深度专题

解析“路怒症”现状:愤怒在路上!

7 月 6 日
987

平常开车在路上的你,是否也是路怒症患者?

人类进入汽车时代以来,“公路暴力”愈演愈烈。“路怒症”,绝不是某个国家的个案,而是整个世界共同面对的顽疾。是什么原因让越来越多的人“愤怒在路上”?“路怒症”有药可治吗?

汽车时代的全球通病

去年,发生在中国的一段男司机暴打女司机新闻反转剧虽已告一段落,但由此引发的关于“马路暴力”的讨论还远未结束。关于马路暴力,甚至还有个专有名词——“路怒症”(Road Rage)指的就是机动车驾驶员攻击性或愤怒的行为,包括手势、言语侮辱、故意用威胁安全的方式驾驶或实施人身攻击等——这个词从1980年代在美国洛杉矶的新闻编辑室被“造出”之后,几十年里一直在全球的汽车消费大国被演绎。

作为最早普及汽车的国家之一,美国也是最早将路怒症视为社会问题的国家之一

据可查数据,美国公路暴力犯罪最猖獗的时代是1990年代。美国汽车协会(American Automobile Association)曾发起一个历时七年的调查,结果显示,1990-1996年间,美国公路上由“侵略性驾驶”造成的致人受伤或致死案件的数量超过10,000,并且整个趋势呈递增状。

最新的数据也不乐观。美国旅行网站Expedia发布的《2015路怒症报告》显示,在1000多名受访者中,26%的司机曾对别的司机喊话甚至骂脏话;17%承认自己使用过粗鲁的手势,53%说自己曾被人示以粗鲁手势;4%的人承认自己曾下车威胁对方,13%的人曾被这样威胁过。

LOCAL201505151817353947521107731

路怒症在欧洲也很普遍。英国新闻联合社(Press Association)2015年4月报道称,英国的机动车司机们“在手握方向盘时可不是那么绅士了”:37%的司机参与过某种形式的马路争执,20%说他们曾与另一个司机动起手来。来自15家警察局的数据显示,在2012-2014年间,因路怒引发的争执达到1,331起,而且这还是个不完全统计。

在所有州府城市中,布里斯班是最“愤怒的司机”,相比之下,悉尼的开车族们要显得温和得多。

中国作为新兴国家的代表,由于近些年城市化进程加快和车辆倍增,“公路上的问题”更是有增多之势。2012 年,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进行了“城市拥堵与司机驾驶焦虑调研”。结果显示,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随机选取的900 名司机中,35% 的司机称自己属于“路怒族”。数据显示,中国有超过10%的交通事故起因是“路怒症”。而即便没有过激的行为,在开车过程中,很多司机也都会存在生气的情绪。

那么地广人稀的澳洲呢?保险商GIO对近4000名澳人进行的调研发现,85%的人现在都比以前驾驶得更加咄咄逼人了。在所有州府城市中,布里斯班是最“愤怒的司机”,相比之下,悉尼的开车一族们要显得温和得多;从全国平均水平来看,还是有8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曾是不同程度路怒症的经历者,轻则是粗鲁姿势、口头谩骂或是被追赶,重则是拳脚相见。在这之中,被逼下车的人占10%,因此受伤的人也有2.2%。相比在新州和维州,在昆州遇到这种状况的几率更大些。

1210

谁是路怒症的罪魁祸首?

如此来看,路怒症已经成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那么,为何那么多“怒”都在路上爆发呢?

事实上,“路怒”是有相关医学诊断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曾针对路怒症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认为造成“路怒症”的原因是间歇性爆发性障碍(IED)被确诊为这种症状的人一般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会采用比较暴力的形式来发泄愤怒,比如打人、损坏东西等。

除了司机本身具有路怒的“潜质”外,还有一些因素可能让一个平时还算和善的人,开车上路就变身“公路狂躁症”。

根据资料显示,开车是有一定压力的,因为其具有固有的危险性:即使是最守规则、最安全的司机,但是在路上仍会遭遇一些无法预测的不稳定因素,如糟糕天气、交通拥堵、交通事故和道路上“不规矩”的车辆和行人——尤其是车辆和行人的表现危及自己安全或阻碍行动时,多数人会切换到愤怒模式。

2015061521585813_46319

汽油味的影响也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埃及开罗大学的研究员通过实验发现,汽油味会让老鼠变得更有攻击性,而且无铅汽油比含铅汽油作用更明显。

另外,汽车的私密性也更容易让人发泄情感。1995 年,美国学者Ellison 等人找来了敞篷车和吉普车,让不同年龄、性别、背景的司机开车,并安排工作人员故意堵塞交通。实验发现,把敞篷车的顶完全打开时,人们按喇叭催促的反应时间要滞后,声音长度也是最短的,换言之,更“文明”。这证实了Ellison 的假设:由于汽车是移动在公共场所的私密空间,私密性让人充满随心所欲表达自我的可能,于是有些人忽视了规则意识。

25

“路怒症药”

不过,如果你有路怒症倾向,一些疗法是可以减少路怒发生的概率的。比如,保证足够的睡眠,因为在犯困时开车,人会更容易暴躁且出现危险驾驶;此外,听一些轻松的音乐,让自己在驾驶过程中有个好心情,可避免成为一个挑衅者。

如果遭遇路怒者,“针锋相对”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或许你可以从澳洲汽车配件零售商Repco的策略中得到些启示——Repco总经理Peter Webb表示,他们专门针对路怒症提供了“额外服务”,为顾客提供免费的“路怒症药”:一盒糖果糖果盒上写着“如果你路怒了,请吃两片药,并回报给令你不爽的司机一个大大的微笑。”这种举措的初衷是为了让气氛在剑拔弩张之际缓和下来,制造一点小乐趣,Webb说,这也是在处理严肃问题时的“澳洲方式”。

128489918_14490183065651n

LINK 最恼人的司机

手机狂魔 26%

一只手把方向盘,一只手忙着发短信,注意力在手机上比路面上停留得都长。

跟车狂魔 13%

紧紧跟随在你的车后,恨不得把你逼出道路。

超车道霸 12%

比最低限速还能慢15mph,占据快车道,但开车比开船还慢。

“爬行动物” 10%

开车速度极慢,在公路上慢悠悠享受路边风景。

多任务狂魔 7%

低速开车,同时发短信、吃零食,甚至把后视镜当作化妆镜。

漂移狂魔 7%

行车道和超车道之间随意变道,永远在漂移。

开篇

 

责编/薛筱槿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环球网2014年11月《欧洲国家路怒症较普遍 英国居首》、果壳网2011年6月《路怒症:鸡毛蒜皮如何引发严重后果?》、网易1月23日《且上路且息怒 请问你有“路怒症”么?》、AOL4月3日Road Rage On The Rise、Caradvice2011年7月Australian Drivers Becoming More Aggressive(本主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路怒症
9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