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1日 , 星期六
首页 / 生活研究所 / 悉尼生活指南 / 租金高昂、居住拥挤、维权困难······留学悉尼,住处难觅······妈妈我想回家······

租金高昂、居住拥挤、维权困难······留学悉尼,住处难觅······妈妈我想回家······

悉尼开学季已经来临,又一批初来乍到的留学生寻觅起了住处。在澳洲,由于租金高昂、不熟悉当地情况和法律条款,不少留学生不得不租住在群租房里,他们有的是八个人合租,还有的甚至是十个人。看似心甘情愿承担不公平条款和霸王条约的背后,是这些年轻人住处难觅的无奈。

十人合租一套两居室,但“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房子之一”

Ramonde Wong住在悉尼的一套两居室,只不过除了他,里面还住了其他九个人,他们主要是来自各国的留学生。房子里超过一半的主要居住空间被隔成了三个临时卧室,其中一名租户甚至住在狭窄的阳台上,而所有人的床几乎都挤在角落里。

Wong告诉前来采访的媒体:“这里有淋浴,是七个人共用的。”SBS称,对于这些生活在悉尼等城市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处于可负担租房成本的边缘地带,他们的住所大抵就会是这个样子,而这也是他们选择住在离学校、工作地点较近所要付出的代价。

根据今年3月澳洲统计局(ABS)公布的数据,在截至2016年的过去五年里,新州在拥挤环境居住的人数飙升了74%。全澳范围内,2016年住房环境过度拥挤的租户中,非本地人几乎占到总人数的一半,高达47%,而五年前这一比例还不到三分之一(31%)。报道称,这个群体的年龄段多在19-24岁和25-34岁之间。

很多租房网站及论坛都有针对留学生的租房信息,这些房间大多有多张上下铺双人床,居住环境非常拥挤。图为《卫报》网站报道截图

即便在如此拥挤的居住条件下,Wong和他的室友每人每周也需要支付约200澳元租金,而如果租住独立单间,租金大约是每周600-800澳元。附近的双人房学生公寓中,一张床的价格是每周354澳元。

对Wong来说,与他一起在这里居住的留学生都是幸运的,“这是一个干净、现代化、宽敞的公寓,面积的确可以容纳这么多人。我不想抱怨什么,因为事实上这是我目前见过的最好的房子之一。”Wong这样表示。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SBS在分类广告网站Gumtree上发现了几十个类似的群租房广告。此外,SBS还发现中国社交平台新浪微博上还有专门针对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帖子。其中一篇微博写道:“从公寓到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步行五分钟,到墨尔本大学步行15分钟。”

在悉尼Surry Hills的一间群租房内,由于房源紧张、租金高昂,有的人不得不住在阳台旁边。图为SBS网站报道截图

SBS报道称,在悉尼的Clarence街,2017年9月,一家租房中介公司曾以645澳元的价格出租一套一居室公寓,而现在,同一套公寓的租房广告出现在Gumtree网站上,只是变成了能容纳八个人的群租房。

“一个普通的公寓里面,四名租客睡在客厅,每张床都被窗帘和硬纸板隔开。卧室里则塞了两张上下双层床,可以容纳四个人。每位租客的周租金是150澳元。”在媒体的采访中,这样的情形几乎是众多群租房的一个缩影。

Clarence街负责这栋公寓的物业经理表示,他“几周前”还检查过这处房产,不过当时还是“标准的一居室公寓”,“业主和我本人都没对现在转租、群组的问题引起重视,不论标准如何,我们每年只会做一次检查。”这位物业经理说道。他也承认,这样的情况在悉尼并不少见。

“找房看房搬家让我在第一学期就挂了两门课”

Divya Bhusal是西悉尼大学的研究生,现在租的房子每周租金140澳元,与其他四位国际留学生一起合租。夏天气温偏高的晚上,狭小的空间变得格外闷热,她一般就睡在后院的瑜伽垫上。

六个星期后,她打算搬走。Bhusal在Gumtree上看了至少十处租房信息,其中一间公寓位于Ultimo,十个人睡在同一间卧室里;另外一间是由破旧的生锈大篷车改造而成;还有一间是房东的车库。“找房、看房的压力以及搬家所花费的时间,让我在第一学期就挂了两门课。”Bhusal说。

今年2月到3月,《卫报》在Gumtree以及一些论坛上发现了五十多个针对留学生租房的广告。“Gumtree上的照片并不是很真实准确,从照片上看不出有多少人一起合租。但是等你去看房时,发现多人合租但还是会租下来,因为找房让人绝望,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了。”Bhusal表示。

图片来源:abc

新州租客协会(Tenants Union NSW)的Leo Patterson Ross认为,这些国际留学生之所以居住在如此拥挤的环境中,主要是他们面临着支付房租的压力。学生们常常无法负担独立房间的房租,这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经常忍受一些不合法规的居住方式,这样才能找到靠近学校的住所。

Ross认为,在租房这个层面来讲,学生是弱势群体,因为“他们通常缺少租赁的法律意识,这其中就包括——居住环境过度拥挤其实是违法的”。在留学生来到悉尼之前,他们也许没有办法获得租房的必要信息。他们依靠的是朋友分享的信息,或者是在网上看到的信息。“我经常见到学生们被要求支付过高的押金。”Ross说道。

过度拥挤的群租房自然会带来不少安全隐患。悉尼市政府的一位发言人对此忧心忡忡:悉尼对待过度拥挤住房的态度是“非常严肃的”,因为“这会产生火灾和安全隐患”。此前,悉尼市政府调查发现,一些公寓为了增加床位而堵住了公寓内的火灾逃生口。

图片来源:realestate

尽管自2016年以来,新州物业计划(Strata Schemes)已经通过,其限制了公寓的人数,即每间卧室最多只能住两个人。然而物业律师Goddard说,实际居住的人数往往远超规定。

在这一点上,Goddard认为,业主没有尽到相应的职责,“业主应该知道租客是谁,他们为什么租房。被问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租客时,业主说‘我不知道’是不行的,如果他们都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

有分析称,随着留学生的上涨,租房情况或许更加严峻。Sydney International网站援引澳洲统计局数据称,仅仅2017年一年间,澳洲留学生人数就上涨了12.6%。

澳洲国际学生联合会主席Pratik Ambani表示:“学生手里的预算有限,我们不能不吃不喝,也不能不交学费。我们能够做出的唯一妥协方式就是找一间便宜的住处,有空间睡觉、放行李就可以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生活全攻略之给孩子取名那些事:在澳洲取名字有哪些讲究?快来看看吧~

给宝宝取名是一门大学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