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40年后,歧视尚存,澳人还须努力

11 月 11 日
948

纪念澳洲《反种族歧视法》40周年

1965年10月31日,《反种族歧视法》在澳洲正式实施,在法律上郑重宣示所有澳洲人,不论肤色、种族,一律平等,享有同样的基本权利与机会。但40年后的今天,生活在澳洲的亚裔和原住民群体仍感到人际交往中的种族歧视并未消失。

“被动、寡言、屈从的亚洲人”

《悉尼先驱晨报》去年4月称,40%的亚裔移民曾遭到歧视,其中马来西亚人尤其容易遭受到攻击,其次为印度人和斯里兰卡人。

多年来,在法律护航之下,澳洲逐渐形成了多种族、多元文化的社会,容纳了来自200多个不同国家与地区的移民。虽然制度性和法律层面的种族歧视消失了,但来自个人的种族歧视似乎并未断根。

澳洲广播电台曾援引一份名为《2014年澳洲社会凝聚力》(2014 Mapping Social Cohesion Report)的报告指出,在过去一年中,18%的受调查者曾因肤色、民族及宗教受到了歧视,这比2013年减少了1%,但却比2007年上升了9%。值得注意的是,5%的澳洲人(大约110多万人)每月至少经历了一次种族歧视,而受到歧视的主要地点为居住地、购物中心和工作场所。在遭受歧视的群体中,亚裔的处境似乎尤为艰难。

继2014年7月,一名女子因在悉尼乘坐火车时用种族主义言论侮辱一名亚裔乘客而受到指控后,今年6月,一名15岁的亚裔少女也遭到一名澳洲女子的种族辱骂,甚至爆发了肢体冲突,澳洲广播电台称,这位涉嫌种族歧视的女子已被指控。《悉尼先驱晨报》去年4月称,40%的亚裔移民曾遭到过歧视,其中马来西亚人尤其容易遭受攻击,其次为印度人和斯里兰卡人。

华裔移民Joy Chan称,她所遭遇的歧视经常是个人施加的,“在街上有时会有人对你叫‘chink’(中国佬)、‘fish face’(鱼脸),还有其他各种各样难听的话。” 在澳洲生活了近30年的Chan说,她的一些朋友在还未融入澳洲之时就遭遇过种族歧视,而这加深了他们的一个观念:他们生活在这个国度,但永远也不会成为澳洲人。“我已经将种族歧视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了”。Chan说。

此外,亚裔在工作场所也容易遭受歧视。澳洲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官网2014年6月发文称,虽然有半数澳洲人出生于海外或父母出生于海外,大约10%的澳洲人具有亚洲背景,但这并没有反映到工作环境中的领导职务方面。

具有华裔背景的澳洲种族歧视专员Tim Soutphommasane表示,目前联邦政府议员或参议员中,只有三位具有亚洲背景,分别为参议员Penny Wong(黄英贤)、 Lisa Singh及Moore选区议员Ian Goodenough,按比例来说,拥有亚裔背景的联邦议员仅占1.7% 。在联邦政府各部的81名秘书与副秘书中,也只有三位具有亚洲血统。而在商业管理层和领先大学的行政职位上,亚裔澳洲人的情况同样很糟糕。在私人企业中,只有1.9%的行政经理及4.2%的主管是亚裔。

Soutphommasane分析称,这种情况从乐观来看是因为大规模的亚洲移民从1970年代才开始来到澳洲,其中的领导者还在孕育之中;但从批评的角度来看,是因为澳洲的文化把亚洲人描绘为被动、寡言、屈从的人。

逾半澳人认为政府对原住民“有失公平”

除了亚裔,被称为“澳洲第一批居民”的原住民也被视作弱势群体。10月26日,数百名原住民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一起庆祝了联邦政府将Uluru-Kata Tjuta 国家公园的土地还给原住民30周年。有分析称,Uluru的回归是保护原住民古老法律和文化的重要一步。

不过,近年来,澳洲原住民过得似乎不怎么好。澳洲抗抑郁组织Beyond Blue曾于2014年7月29日发起Stop Think Respect的电视活动,旨在呼吁澳洲民众停止种族歧视的行为。在经过对1,000名非原住民澳洲民众进行调查研究后,Beyond Blue发布研究报告称,逾半的澳洲民众认为政府对待原住民“有失公平”。

此外,调查结果显示,约20%的民众承认当原住民坐在身旁时,他们会换座位;而有10%的民众则选择尽量避免在公共交通上与原住民同座。数据还显示,逾10%的受访者承认不愿意雇佣原住民求职者。

有专家表示,种族歧视问题会给原住民带来极大的压力,并容易令其抑郁焦虑。Beyond Blue的主席Jeff Kennett指出,无论是蓄意还是隐蔽的歧视都可能“摧毁人生”。Kennett称,原住民的自杀率是非原住民的两倍,而原住民的心理压力则是非原住民的三倍——种族歧视是造成自杀及心理压力的主要触因。

如今,澳洲原住民和非原住民族裔在教育和医疗等方面仍存在不小的“鸿沟”。Productivity Commission 2014年的报告显示,在教育和就业方面,20-24岁的原住民青年完成12年级的人数占59%,比非原住民低近30%;原住民的失业率则是非原住民的五倍。

澳联社10月15日援引The Lancet Oncology的报告称,生活在包括澳洲在内的四个高收入国家的原住民正经历比非原住民更高的可预防癌症发病率,这也促使澳洲出台更好的健康监测和有针对性的预防、早期诊断和疫苗接种计划。

事实上,澳洲联邦政府已经做出了反应,乡农村卫生部长Fiona Nash推出了实现全国原住民健康的十年计划。这项健康计划原最初由前工党政府中的原住民卫生部长Warren Snowden提出。

《每日邮报》10月21日称,这一计划制定了20个新目标,包括提高怀孕原住民女性的健康、对抗糖尿病问题及提供更多的卫生检查等。原住民儿童将能够接受至少一年一次的健康检查,直到四岁;不抽烟的原住民及一岁以下婴儿接受疫苗注射的数量都将增加。

资料来源:澳洲广播电台6月11日Woman Charged With Assault After Alleged Racist Attack On Sydney Train、澳联社10月15日Improved Indigenous Cancer Programs Needed、《悉尼先驱晨报》2014年4月Racism On The Rise In Australia: Migrants Report Cultural Shift、Beyond Blue2014年报告Discrimination against Indigenous Australian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9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