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演出及影讯

男女老少匍匐在地,磕起长头,《冈仁波齐》里这条长达2000公里的朝圣之路,因藏民的虔诚而令人向往…

10 月 31 日
1601

几步一叩首,只因心中有神明……

“中国第六代中坚导演”张杨的新作《冈仁波齐》10月19日在澳洲上映,本片讲述西藏腹地古村“普拉村”11位村民从家出发,磕头2,000多公里去冈仁波齐朝圣的故事,此行历经生死、灾难、变故,看似波澜壮阔,实则平静至极。藏族人的生活观、生死观在这条路上生动展现。

生老病死的轮回像极了人生

“虔诚而淳朴的藏民,为朝圣而生,亦为朝圣而死,是一种对自然及信仰的绝对尊重与膜拜。电影里的朝圣之路是打消心中疑惑杂念的旅途,让很多海外影迷起了去西藏的念想,甚至有一些曾经去过的人也打算以行走的方式再去一次西藏,去拉萨、去冈仁波齐进行一次朝圣。”《冈仁波齐》在海外亮相后,美国著名电影刊物《好莱坞报道》如是撰文提及它对海外影迷的影响。

《冈仁波齐》的故事很简单:藏族汉子尼玛扎堆,为了帮叔叔杨培完成朝圣的愿望,选择在新年过后带他上路。这一年刚好是藏历马年,是释迦牟尼降生和成道的年份,也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诸神会聚集冈仁波齐。转山一圈,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

《冈仁波齐》讲述了一队西藏朝圣者的故事。电影中,西藏芒康普拉村村民尼玛扎堆准备带着叔叔去神山冈仁波齐朝圣,最终凑了一支11人的队伍,他们一起踏上了长达2,000多公里的朝圣之路。网络图片

村里很多人都想加入尼玛扎堆的朝圣队伍,最终成行的11人中,有即将临盆的孕妇,有杀了很多牛自觉罪恶深重的屠夫,有身患残疾的少年,有盖房子遭遇家人死伤的中年夫妇,还有他们懵懂的九岁女儿。一辆拖拉机用来运装备和物资,没有任何锣鼓喧天的仪式,镜头就突然切换成,男女老少匍匐在地,磕起长头,朝圣之路就这样开始了。这段路长2,000多公里,每一步路,他们都要这样走过,几步一叩首,只因心中有神明。有人为了洗刷心中罪孽,更多的人则是为了众生祈福,他们带着那些不能朝圣的人的心愿,在虔诚的仪式里走向心中的圣地。

有媒体称,《冈仁波齐》是一部没有高潮的电影。在电影过半的时候,有观众等待着电影里“意料之中”的高潮和反转:当看到醉汉摔倒在雪地里,想着他可能不会再站起来了;当看到朝圣路上遇到暴风雪,想着这群人必会度过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当看朝圣路上车来车往,想着也许下一秒,会有惨烈的一幕;当看到青春期的藏族少年和拉萨城里的洗发小妹相遇,想着肯定会留下一段风花雪月……

在《冈仁波齐》里,朝圣者用磕长头的方式伏地叩拜。磕长头又称五体投地的行佛礼,须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向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网络图片

然而这些情节都没有出现。从大雪纷飞到桃花盛开,再到绿树成荫,最后又见大雪纷飞。朝圣者依旧如故,对于命运的一切安排,他们都坦然接受。他们依旧磕头,太阳照常升起。拖拉机被撞坏了,没有出现怒目或争吵,司机说车上有人等着急救,于是众人提醒了司机几句后就放他走了;遇到水洼,脱了厚重的衣服,照样一路磕头过去;钱不够了,就去打零工,赚得旅费后继续上路;年迈的老人在某天清晨离世,众人把他葬在神山的怀抱,没有痛哭只有祝福,然后继续赶路……直到电影结束,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冰天雪地里那群朝圣者,在神山冈仁波齐安葬完逝者,继续磕长头上路。那重复了上万次的动作、无意识的连贯,在生老病死的轮回里,像极了人生。

有评价称,导演张杨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用冷静而克制的手法去呈现了属于藏族人信仰的一种生活方式,并没有多加主观的结论。于是,观众记住并且发自内心喜爱这部影片,也是因为影片通过朝圣所传达出的,一种击中心底的力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悉尼电影 文化
16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