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 星期四
首页 / 旅行 / 境外旅游 / 基努岛,欧洲最后的母系社会

基努岛,欧洲最后的母系社会

爱沙尼亚基努岛(Kihnu)的传统文化由女性传承了数千年。从该国西海岸出发,乘坐渡船进入波罗的海,四小时后,你就能看到基努岛从海平面缓缓升起。如果在岛上骑自行车的话,只需要半小时就能从一头骑到另一头。岛上共有四个村庄,约700名居民,女性肩负着管理和维护秩序的责任。这里没有旅馆,但却不缺少游客,与其他旅游胜地相比,岛上的游客甚至达到居民的12倍。

当地妇女在给游客表演民俗节目。基努岛的传统主要由女性传承,这些古老而独特的文化吸引了很多爱沙尼亚国内外的游客。

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基努岛不是为了看什么地标建筑或是游乐园,而是为了体验当地独特的文化,因为这个岛一直号称是欧洲最后的母系社会。

2015年,基努岛开放了一个港口市场,当地居民都会来到这里售卖面包、啤酒和手工艺品。图为一名小女孩在一旁观察着熙熙攘攘的市场。

基努文化空间基金会主席马蕾·马塔斯表示:“基努岛的女性承担着重要作用:保存当地的文化传统。她们是在守护人类的生命周期。”

基努岛上只有两幢小公寓楼,其他的房子都是斯堪的纳维亚式的传统木质房屋,当地没有旅馆,就连游客入住的民宿也是这种老房子。

历史上,基努岛的男人每次离岛一去就是几周甚至几个月,他们一开始是出去捕鱼、捕海豹,后来是去国际航线当船员。男人不在岛上的时候,只有女人留下来照料农场、治理族群等,因此这些文化才得以在历史的动荡中幸存。

伊耶·瓦斯科在温室里采摘番茄。通常都是女人照料农场,男人一出海短则数周长则数月。

几个世纪以来,维京人、德意志人、瑞典人、波兰人和俄罗斯人都入侵过爱沙尼亚。20世纪,本土人口大幅减少,剩下的爱沙尼亚人还被强行要求学习外来文化。而基努岛由于地处偏远,有幸保存下当地独特的方言、歌曲、舞蹈以及编织技术。

埃尔维·维塞克在等着看牙医。虽然岛上可以保证随时都有一名医生或护士,但当地居民想要看病还是得去大陆或是等待医生来访,而美发师、警察、牧师也如此。

苏联解体后,基努岛的渔业和农业也衰退了,旅游业成为了当地的经济支柱。但一开始,旅游业并不讨好,当地人都觉得游客就是来岛上撒泼的醉汉,因为基努岛没有常驻警察,他们可以尽情地利用这种自由。

51岁的艾瓦尔·帕尤马正在晒鱼干。在基努岛,捕鱼仍然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活动,渔民会把利润分给其他帮忙处理鱼的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探寻库纳:孤独的海岛上,母系社会在这里传承…

加勒比海的母系社会部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