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 星期六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辛苦工作一生,退休后却生活艰辛……在日本,有一种破产叫 “老后破产”

辛苦工作一生,退休后却生活艰辛……在日本,有一种破产叫 “老后破产”

今天,在步入超老龄社会的日本,可以称之为“老后破产”的现象正在蔓延。在《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简称《老后破产》,下同)一书中,每一位老人都在年轻时认真地工作,做好了退休后的储蓄计划,却从没想过老后生活如此孤独辛苦……

“我一直认真地工作,可没想到会成为今天的样子”

田代孝先生住在东京港区的公寓里,一个人生活,电也停了。领取养老金两个月后,下一次养老金支付日之前几天,他终于落入了“老后破产”的窘境,不知不觉间,现金便见底了。他的表情极度憔悴,脸色也不好……

这是《老后破产》中描述的一个场景,读到他们的故事,就像在看纪录片一样,事实上,《老后破产》正是NHK特别节目录制组针对日本老人这一群体采访过程的全记录。书中的这些老人都在疑惑着,长寿,这个幸福社会的象征,会否成为压垮他们老后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

《老后破产》是NHK特别节目录制组针对日本老人这一群体的采访过程全记录。节目组以“金钱问题”为主轴,揭露“老后破产”在居住、生活、医疗、人际关系等方面的各种影响。案例中的每一位老人,年轻时都与你我一样认真工作,做好了退休后的储蓄计划,却从没想过老后生活如此孤独辛苦,甚至失去求生欲望。

东京港区有着繁华的闹市,如六本木、表参道等,这些地方因穿着时尚的年轻人而热闹非凡。但在城市中独居老人激增的大环境下,该区又是孤身一人生活的老人受孤立情形特别严重的地区。如今,区政府正在为此谋划对策。

2014年8月初,NHK节目组抵达位于幽静的高级住宅区一角的公寓探访。一座座宅邸前高级外国车一字排开,而街道对面,则是一幢建于50余年前的陈旧木制公寓。这是时年83岁的田代先生的家。从门厅进去,眼前是一个三张榻榻米大小的小厨房。房间在里面,约六张榻榻米大小。整个住处,加起来也不足十张榻榻米大,很狭窄。可能是没收拾的缘故,垃圾散乱,被子也没叠。

在田代先生看来,日本只靠养老金无法安度晚年的老人渐渐多了起来。“我自认为一直都是认认真真地工作,可万万没想到会成为今天的样子啊。”

图片来源:xuehua

乍看之下,田代先生很年轻,根本不像80多岁的人。身材细长,走起路来也很轻快。但这种“苗条”,实为节省伙食所致。田代先生无时不谨记在心的是,伙食费每天不超过500日元(约合6澳元)。他每月有10万日元(约合1,231澳元)左右的养老金。房租每月6万日元(约合739澳元),剩下的4万日元(约合492澳元)就用来生活。去掉水电煤气等公共支出,再交完保险,手里的生活费就只有2万日元(约合245澳元)了。

对于生活,田代先生似乎无能为力,书中写道,当夜晚降临,在漆黑的房间里,田代先生在被子上躺成个“大”字,旁边的收音机里传来的是经济新闻:“曾支撑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制造业,现因在海外设厂,及国外进口产品的挤压,正在急剧衰退,制造业从业人员也在减少……”

图片来源:xuehua

和田代先生有所不同,74岁的铃木先生经营着一家西装裁缝店,但随着地方经济的衰退,营业额不见增长,年收入只有24万日元(约合2,940澳元)多一点,每月还有6万日元的养老金。不过,由于他的妻子住院了,每月的住院费就要6万日元。如今,铃木先生每一餐的花费仅为100-200日元(约合1-2澳元)。

书中介绍,日本老人可以选择日本政府支付的生活保护费,一旦接受了生活保护,医疗费、护理费也将全部免除。但有财产不能享受生活保护,包括房产。铃木先生有100万日元(约合12,250澳元)的存款,存款被视为财产,若要接受生活保护,就必须花光。但这笔存款,铃木先生坚决不想去动,因为这笔钱是为妻子的葬礼准备的,他视若珍宝。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微光·炬火》节选之“因爱之名”表白

神奇的命运,美好的爱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