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澳洲的“鬼镇”,游客的旅行乐趣,却是几代原住民的噩梦······

澳洲的“鬼镇”,游客的旅行乐趣,却是几代原住民的噩梦······

位于南澳偏远西部沙漠的马拉灵加(Maralinga)是一片不毛之地,但却是澳洲唯一对游客开放的核旅游景点。这里的辐射对游客几乎没有什么危险,除非选择“吃上几口土”,但它背后却藏着原住民的噩梦。

来到南澳马拉灵加那座和纽约曼哈顿一样大的废弃军事基地,满心以为会见到导游穿着黄色连体衣、戴着呼吸机面罩的游客们一定会大失所望。

这里一片荒芜,今年65岁的罗宾·马修斯(Robin Matthews)是当地唯一的核旅游导游,驾驶小巴车带领游客参观基地。1956-1963年,澳洲和英国在这里进行了七次核试验,留下了硕大的弹坑、深受荼毒的原住民和他们的后裔。

南澳西部马拉灵加有一处废弃的核试验军事基地,如今成为了对外开放的核旅游景点。图为《纽约时报》网站报道截图

马拉灵加在已经消失的原住民语言Garik中有“雷霆“之意。20世纪五六十年代正值冷战高峰期,有35,000名军事人员住在这里。1956 年9月,墨尔本奥运会召开的两个月前,马拉灵加进行了首次核试验,规模堪比美国在日本广岛投掷的原子弹。

自那以后,这里又进行了六次核试验。而最恐怖的还是那些所谓的小试验。这些秘密进行的试验旨在研究包括铀和钚239在内的有毒物质在燃烧或爆炸时的反应。

1956年10月4日,一个“核地雷”在基地里引爆,炸开了一个140英尺宽、70英尺深的弹坑。一年后,伊迪·米尔普迪(Edie Millpuddie)和家人穿越维多利亚大沙漠平原,寻找过夜的地方时,他们找到了这个巨大的弹坑,洞穴里尚留有温度,马修斯称,“他们喝了些许弹坑底部的雨水,晚餐过后就在这个弹坑里过了一夜。”两周后,米尔普迪生下了一名死婴。自那以后,米尔普迪存活下来的儿女所生的后代全部患有先天性“身体和精神畸形”。

上图为1950年代,一名身着防护服的核试验员站在辐射警告标志前。下图为军事基地内的一座建筑遗迹,用于试验的核弹就是在这里制造出来的。图为《纽约时报》网站报道截图

核爆炸的幸存者及其后代都会患有白内障、血液病、关节炎、胃癌和先天缺陷。1980 年代,调查这些核试验的一个英国皇家委员会向米尔普迪赔偿了7.5万澳元。

但此前,马拉灵加的核试验未曾曝光于大众面前,直到1970 年代才有所改变。核爆受害者开始站了出来,为数不多的记者和政客开始密切关注这些核试验及其背后的秘密。

1972 年,马修斯和身为阿南古(Anangu)原住民的妻子德拉被请来担任马拉灵加的首批看护者。如今,定居马拉灵加村庄的居民仅有四人,这里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鬼镇”,除了游客到来的时候。

如今,马拉灵加军事基地吸引了越来越多游客来此参观。为了确保游客参观核试验场的安全性,澳洲政府花费了数百万澳元进行整治。图为《纽约时报》网站报道截图

马修斯总会做好准备迎接一架架满载游客的包机。他表示,若有当地原住民代替他做马拉灵加的导游,他会非常开心;但他同样能够理解原住民不愿意充当本地导游的原因。

“现在,我们把我们的孩子和孙辈带来这里,向他们解释这里曾经发生的种种,”他说,“这里是他们的故土,也是他们祖先的家园。”

 

 

责编|李非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纽约时报》4月15日Australia’s Least Likely Tourist Spot: A Test Site for Atom Bombs、好奇心日报4月23日《澳大利亚最不可能成为旅游景点的旅游景点:核试验场》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15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惊现真的皮卡丘!罕见金色负鼠刷爆朋友圈!网友:是皮卡丘转世没错了!

这小家伙真是越看越像皮卡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