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9日 , 星期三
首页 / 留学移民 / 澳洲移民 / 我是怎么从重庆的工地走向悉尼。

我是怎么从重庆的工地走向悉尼。

来自Simon(澳洲注册移民律师,纽星达北京分部负责人)的开篇——在生物学上有一个原理,一个细胞进入了相对陌生的环境,或者进入了有点敌对的环境,细胞的活力瞬间会迅速增加。我们人也是一个大细胞,当你进入了某个陌生环境的时候,你一定会变得更加机灵,反应速度一定会变得更快。

我们都需要改变自己的环境,比如你一直待在上海,在自己熟悉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中,即使上海再大,对你的眼光也会有局限。但是如果你到了北京,到了悉尼,到了墨尔本,新的环境一定会激发出你新的活力。

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样,在不断寻找新的环境,寻找新的是自己变的更好机会,那么我们的生命会更加有活力。下面是我的一个客户的故事,他2019年1月4号拿到190签证,上周刚去澳洲完成第一次短登,而此前从未出过国。

在决定做这件事之前,我是一个普通的青年。我高考考得不好不坏,但是也足以让我去到一个还过得去的重点大学念书,22岁那年本科毕业的时候,我没有保研也没有留学,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我去了一个普通的国企,第一笔工资拿去买了一把吉他,第一次过年回家,我给母亲塞了一千块钱的红包。

我的第一个工地坐落在重庆市郊云雾缭绕的山里。那个时候若是想到市中心看个电影,需要先坐半个小时三轮车到最近的镇上,再从镇上坐半个小时公交车到最近的地铁站,再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才能到市区。路途如此遥远,乃至于我甚至在走之前都没机会好好地在重庆市区逛过几次。

在山里飘摇伶仃,那些日子不可谓不苦,而对那时候的我而言,这些苦,我甘之如饴。除去工作本身,即便是在酒桌上,我也毫不退缩。曾经和甲方的人喝酒,碰杯之后杯中酒还剩着杯底薄薄几滴,即便如此甲方也不乐意,而我可以二话不说再斟满一杯干杯下肚,直到对方满意为止。

最后散场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已经喝了多少,但我依然保持着清醒的状态,然后把醉倒的师兄扶上接人回工地的面包车,我再扶着师兄一路回到工地。至于最后吐没吐,我记不得了。我只知道那天喝下去的酒,是一定超过我身体的耐受能力许多的,只是那时候,真的有一股精神力量支撑着我没有倒下,或许那天夜里,我也曾躺在床上肚里也翻江倒海但又吐不出来,翻来覆去地看着空洞的天花板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或许也没有。

我从来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我曾努力地为自己的未来拼搏着。无论是在公司熬夜一个月加班投标,每天十二点回到宿舍点个夜宵吃完休息,或是临检之前准备资料到凌晨四五点,两三点的时候骑着电瓶车去工地外面买烧烤回来吃,这些困难的时刻,我无一不是不动声色地扛了过来。而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生活的不易,反倒只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

那时办公室里的一个师姐。夜里十点多的时候,她在微信视频里哄孩子哄了半个小时,结束之后继续开始了加班。凌晨零点,当我走的时候,我对她说了一声师姐我走了您早点休息,她抬起头,撑着疲惫的双眼和被电脑屏幕辐射过多之后满脸油腻的皮肤,对我淡淡地笑了一笑。然后我从办公室的楼上走了下来,走在街上,在深秋飘摇的雨幕和浓重的雾霾下,再抬起头,连写字楼的楼顶也看不见了。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地感到迷茫。我第一次真正地意识到我们所谓的努力,其实只是为了生存。而时光从不给予你思考的时间。

两年以后。公司公众号的新推文,X项目X天完成X亿产值,往下拉到评论里看到一片点赞叫好之声。然后我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来那个项目的管理人员加班加点的艰辛。也忍不住回想,上次遇到正常工期的项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怎么什么项目都要赶工了?这些压力都是从哪里传导来的?好像现在不正常才是正常吧?

我再也不把某些主旋律纪录片里面宣传的那些大干快上的项目以及所谓“基建狂魔”的称号当回事了,因为我知道这背后是无数个无法照顾自己家庭的父亲母亲。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一切的背后是无数人堆积起的累累白骨。

一年以后。某跨年酒会上,大领导端着酒杯,指着下面的小领导说,你们以为XX(小领导的名字)容易吗?他的肝现在已经纤维化了一半了!小领导随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底下一片叫好之声。

当领导转到我们桌的时候,我默默地放下了手里的酒杯,端起了玉米汁。小领导也不小,小领导的位置也足够让我这样的没背景的草根奋斗很多年。然而,这就是代价吗?

我重新拿起了英语单词书。我在手机上下载了百词斩APP。我重新从四级词汇开始背了起来。

我开始研究起了加拿大移民。我看到了萨省州担保的项目,默默地对着打分表算了一次又一次,算我雅思需要考到多少分才能凑够那个60分的分数。发现在那个时候,我还很难达到。想想那时的生活似乎也还算是过得下去,于是又把这个想法摁了下去。

而这个种子一旦埋下,或许发芽只会是迟早的一天。

再有一年以后。某天夜里,我再一次陪领导喝酒喝多了。躺在滴滴的后座上,借着酒劲给之前没追到的一个女同事打了一个小时电话。女同事很有风度地陪我聊了整整一个小时。

我再一次酩酊大醉。这次是陪某利益相关方喝酒唱歌到凌晨三点。而到了凌晨三点,这场应酬还没结束,彼时彼刻,占据我内心深处的唯一想法是找个地方睡一觉。我提前走了出来,而部门另一个同事凌晨一点刚下飞机仍在从机场往KTV赶。当我站在路边等待出租车的时候,身后KTV里面包房的门缝钻出来的歌声依然在我耳边回响,凛冽的夜风瑟瑟地吹着,反倒把醉酒的脑袋越吹越清醒。回想起刚才在包房里看到的种种,一个问题逐渐地占据了我的大脑,我努力,就是为了过这种生活?

我早已发现PTE考试可以等效替代雅思的分数,国内雅思考试口语写作压分的说法让我对雅思4个7一直望而却步。但彼时彼刻,我还没真正决定采取行动。

第二天酒醒过后,我再次彻底去调查了解了PTE考试的相关资料,了解了它机考的机制、了解了打分的套路。我发现于我而言等同于雅思4个7的PTE考试4个65分是很可行的,而这就足以让我凑够60分的EOI打分。

我毫不犹豫地决定开始准备澳洲技术移民。从报名网课到最终出成绩,在职复习,两个月时间,两次考试,如愿以偿考到4个65的分数。在Simon的北京纽星达团队专业高效的策划和组织下,从职评到签证阶段,一切都出奇地顺利,语言成绩出来之后一年零两天,我已经坐上了飞往澳洲大陆的航班。

当地时间早上九点三十四分,当我一觉睡醒睁眼的时候,透过屏幕的定位系统,发现飞机已经越过巴布新几内亚,刚好飞抵澳大利亚大陆的最北端约克角。打开舷窗,窗外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平视舷窗之外是太平洋的海面,我从未见过如此澄澈洁净的蓝天白云,而舷窗之下,隐然能看到一片新大陆,彼时彼刻,我的心情或许与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相差无几,这朝思暮想整整一年的澳洲大陆,我终于来了。

我真的来了。

尽管短短半个月的短登不足以让我对澳洲的生活有很深的体会,但在我面前呈现的,是一个我愿意用“更加正常”四个字来形容的社会。国内的经济固然发展迅猛,但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在生态环境、精神文明、人文关怀等方面国内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我所感受到的,是我在这里,只要我真正去勤勉地努力,我不会过得差。我不用再为了生存而不断地用酒精去伤害自己的身体,我不用再迎合和谄媚谁,我不用再拥挤在三十几层的筒子楼里过活,我可以真正地去追寻自己的内心,真正地去做一次自己,真正地为自己活一次,追寻自己想过的生活……

而此时此刻,当我回想起以前领导和我说的“在这个社会你要学会改变”那句话时,我还是深深地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和背后城市里闪耀的霓虹灯。我真的学不会如何改变。我只想做自己。

回国之后,我回去见了下现任领导,和他再次聊起如今的一些现状。领导劈头盖脸地一番话砸将过来:为什么别人都受得就你受不得?为什么就你要求最多?你怎么不去看看别的企业,压力比我们小吗?哪个不是像我们这样加班?你想朝九晚五,你去看看现在哪里还能朝九晚五?

我原本还想和领导说现在同事已经有人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了,我甚至还想和他说早些年我们固然工作也辛苦,但是至少时不时下班之后还能去游游泳健健身,保持着一个健康良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想在这个行业这个企业有发展,就得过8107的生活,更何况像我们这样没背景的草根,即便是按着8107的方式去拼命了,上升的空间也是一眼就看得到头了,死去活来一年多挣那么几万块钱,假如中年之后因为长期喝酒因为身体操劳过度导致得了什么大病,这些钱还不够拿去医的……既然如此,为何不多为自己的生活考虑一点……然而这番话,最后我却不想再说了。

现在回想起自己整个心态的转变,是一个蛮有意思的过程。

——The End

看完后,小编想起前段时间我们在微信文章中讨论的一个话题“移民已经这么难了!是什么原因让你在这条路上咬牙坚持?”,许多许多的留言都说因为“移民是难,但是回国更难!”很多很多的读者也分享了自己在国内工作生活家庭等等压力。

而NewStars采访澳洲网络红人[澳洲李市民]时,曾在国内工作了9年的他也说“在澳洲(工作)是一个缓慢的上升线,不像在国内是一个曲线。澳洲的公司只要是干实事的公司都是慢慢上升的,自己也随着公司慢慢进步。然后可能到了某个阶段有某个机遇就到了另外一家公司。所以在澳洲不是两难选择,而是抓住唯有的机会。”

其实,他们说的你未必不懂,他们的感受你未必不曾体会,只是比起他们,你可能思虑更多,可在这个移民形势下,已然耗不起思前顾后了。文中给小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我从来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我曾努力地为自己的未来拼搏着。” 也许现在,应该换个方向努力了。

相信看完此文后很多人也会有感而发不管是心有戚戚焉,还是有辩证地思考,都欢迎在本文文末给我们留言分享想法。

本文作者,如果有任何问题,欢迎长按二维码直接咨询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一步到位PR明年就拿绿卡!抓住这个偏远地区的好机会,你仅剩7个月黄金时间!解析澳洲技术移民大变革对偏远雇主担保的影响!

抢占最后的一步到位PR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