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非法枪支数量上升,政府或“枪支大赦”换安全!

9 月 27 日
1545

澳洲可能会再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

从澳洲各州公布的数据来看,这个国家的非法枪支数量正越来越多。澳媒甚至警告称,澳洲可能会再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在社会各界的呼吁下,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枪支大赦即将拉开帷幕。

20年来首次“枪支大赦”呼之欲出

“澳洲声称已经解决了枪支问题,但这恐怕只是一时的幻觉。”今年年初,谈及澳洲的枪支问题,悉尼大学的副教授、GunPolicy.org的创会理事Philip Alpers如是表示。

1996年,塔州南部的亚瑟港(Port Arthur)历史遗址发生了澳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枪击事件。一名男子持半自动步枪杀害了35人,并导致23人受伤。这次事件后,当时霍华德(John Howard)领导的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签订了《全国枪支条约》(NFA),禁止半自动枪支,制定全国枪支登记制度,实施严格的枪支所有权法,并通过调整医保税筹得的5亿澳元,在1996年10月-1997年9月期间,从民众手中回购并销毁了逾70万支枪。

01
1996年10月- 1997年9月期间,霍华德领导的联邦政府从民众手中回购并销毁了逾70万支枪。但《时代报》9月13日报道称,现在,许多犯罪案件中使用的枪支是在1996年政府的回购中没有上缴的非法枪支。

事实证明,NFA是成功的,自1996年以来,澳洲再未发生过任何大规模枪击案。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澳洲就安全了。Alpers指出,如今,澳洲拥有的非法枪支数量,比亚瑟港大屠杀发生前的还要多。澳洲广播电台(ABC)4月28日援引澳洲犯罪委员会(Australian Crime Commission)的数据称,澳洲拥有超过25万支步枪等非法长柄枪支和10万支非法手枪。同时,犯罪专员Chris Dawson指出,2015年,澳洲约90%的非法、未登记枪支都来自黑市(贩卖非法走私枪支)或者灰色市场(贩卖在霍华德执政时期未登记或上缴的枪支)。

这可能导致澳洲国内的枪击事件愈演愈烈,尤其是在墨尔本和悉尼等大城市。为此,9月14日,联邦司法部长Michael Keenan在堪培拉宣布,联邦政府将进行近20年来的首次全国性“枪支大赦”,即主动上交非法持有及未登记枪支的澳洲人,可以免于刑罚。不过,他并未明确大赦开始实施的时间,仅表示政府希望能尽快开始。Keenan将在未来几周内和阁僚、警方、各州及领地警察厅长讨论此事。此外,联邦政府将立法,增加枪支走私的最高刑期至20年,并设立五年的最低强制刑期。

Keenan表示,本次大赦主要是为了降低非法及灰色市场中的枪支数量,“比如,你爷爷留下来的老枪支或者藏在你家后院等没有登记的枪支,就属于应该主动上交的那一类。我们希望最大限度地为没有做(枪支)登记的人提供机会,让他们上缴非法武器。”他还指出,非法枪支市场的性质意味着,政府无法掌握犯罪分子以及守法公民所持枪支的确切比例。他希望在大赦期间能收到“数以千计的”枪支。不过,Keenan强调,此次大赦并不会使用类似20年前的回购方法。

枪支大赦计划得到了国家党、州政府以及司法机构的一致支持。Keenan表示,在霍华德执政时期,虽然部分国家党成员曾强烈反对枪支改革,但这一次,国家党完全支持政府的行动。

此外,社会组织也积极响应本次枪支大赦。儿童安全慈善机构The Alannah and Madeline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Lesley Podesta表示:“澳洲社会不能满足于现状——一些人感觉枪支问题已经在1996年的收缴中解决了。”该机构是为了纪念在亚瑟港屠杀中被杀害的两姐妹(当时分别为六岁和三岁)而成立的。

不过,合法枪支拥护者警告称,政府还必须深化打击非法使用枪支的行动。新州农渔捕猎党(Shooters, Fishers and Farmers Party)的Robert Borsak呼吁联邦政府加强边境管控,打击枪支走私。他还支持增加对枪支走私者的刑期,呼吁对所有枪支犯罪行为实施更严厉的惩罚,对非法枪支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现在,人们会无缘无故遭到枪击”

9月11日,墨尔本Broadmeadows地区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一名歹徒在追逐一名受害人的过程中,拔枪向受害人腿部射击,造成受害人重伤。
事实上,这已经是墨尔本,作为全球最宜居城市,自2015年1月以来发生的第一百起枪击案。9月,澳洲《时代报》针对墨尔本的持枪犯罪进行了一项为期三天的调查,结果发现,2015年,有755名嫌犯因枪击案被抓,这个数字在五年前还只是143名。

《时代报》评论称,在犯罪领域,一种持枪和用枪文化已经根深蒂固。这些嫌犯所使用的枪支大都是便于藏匿与使用的手枪以及半自动化步枪,也有少部分使用威力更大的全自动步枪。这些枪支有些来自于黑市,更多来自于每年超过1,500起枪支失窃。此外,犯罪分子甚至使用3D打印技术,自己制造枪支。

更加可怕的是,使用这些枪支的罪犯大多是当地人口中“愚蠢”的青少年,他们莽撞、自负,游离在法律的制裁范围之外,使得他们更加无知而无畏。“他们都是年轻人,沉默寡言,而且持有武器。”一名前黑社会成员说,几年前,他在悉尼西部地区的一次枪击事件中幸免于难,“过去,如果你不幸卷入一些纠纷,你才可能担心会遭枪击。而现在,人们会无缘无故遭到枪击。”根据澳洲犯罪统计局(Crime Statistics Agency)的数据,2015年,年龄在20岁-34岁之间的罪犯将近1,500名,是五年前的2.5倍。

此外,伴随着一连串枪击案而来的是愈发猖獗的地下毒品交易。据警方称,很多罪犯在开枪之前都吸食过大量毒品,换句话说,那时他们是不可理喻的,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而开枪,这使得他们的威胁对市民来说更加无法控制。

有分析称,政府对于枪支的管控力度下降直接导致了黑市上枪支泛滥,价格下降,这让更多犯罪分子有能力使用枪支武装自己。警方称,在2012年,黑市上的AK-47还要卖到2万澳元,而现在你只要花 8,000澳元就能买到。此外,对于犯罪团伙来说,黑市的一些枪支交易还能产生暴利。以700澳元从美国合法枪支经营商那里购得的全新Glock半自动手枪,在墨尔本甚至可以卖到8,000澳元-12,000澳元。

糟糕的是,警方要想追查枪支的去向正变得越来越困难。澳洲犯罪情报委员会(Australian Criminal Intelligence Commission)的助理(犯罪)处长Steohen Fontana表示,如今,犯罪分子很容易就能隐藏和走私枪支,“他们将枪支拆开,将零件与一大堆汽车零件以及金属装在一起。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挑战。”

非法枪支的流通还引发不少人对恐怖袭击的担忧。“非法市场上的许多枪支会四处流通,因此它们最终可能落入极端分子手中。”Fontana表示。
2015年10月2日,年仅15岁的Farhad Jabhar在悉尼Parramatta警察局外持枪杀害了华裔警察Curtis Cheng。Jabhar没有持枪证,也无法通过法定渠道获得枪支。新州警察局检察官表示,他使用的手枪38 Smith and Wesson并未被登记,这把枪由新州Merrylands的恐怖主义嫌疑人Tala Alameddine非法购得,并最终落入Jabhar手中。据称,Alameddine从一个中东犯罪团伙那里获得了这把手枪。这个犯罪团伙活跃在西悉尼地区,他们和Alameddine的一些同党曾经接受过有关走私和买卖非法枪支调查。

警方称,这次袭击事件与恐怖主义有关。新州警察局副局长Catherine Burns透露,Jabhar似乎是被这个犯罪团伙选中来执行这次袭击行动的。此外,今年4月24日,新州警方又逮捕了一名16岁的男孩,后者试图购买枪支,在澳新军团日发动恐怖袭击。今年2月,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的总干事Duncan Lewis向参议院委员会表示,ASIO和警方在过去几个月已经侦破了六次恐怖分子的阴谋。一些恐怖主义阴谋者试图获得爆炸品,他们会和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合作。

02
4月24日,新州警方逮捕了一名16岁男孩,后者试图购买枪支,在澳新军团日发动恐怖袭击。这次事件后,新州警方安排更多警员巡逻,加大节日期间的安保力度。

对此,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反恐政策中心的主任Jacinta Carroll 4月29日在《澳洲人报》上撰文指出,在澳洲,有人正在密谋发动恐怖袭击,他们在寻求获得武器来制造大规模伤亡。澳洲法律的底线是,不允许人们轻易获得枪支,严格限制和监督获得半自动和自动枪支的合法途径。但是反恐的难题在于控制非法枪支市场的犯罪组织和恐怖分子之间形成了犯罪联盟,两者进行着非法枪支交易。

保住“全球控枪最好国家”

早在2015年6月,查尔斯特大学(CSU)澳洲政策和安全研究院(Australian Graduate School of Policing and Security)的副教授Nick O’Brien就曾呼吁澳洲进行一次全国性的枪支大赦,“在亚瑟港屠杀案之前的十年,澳洲发生了11起大规模枪击案。自从1996年的枪支回购后,澳洲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枪击案。但是,维州警察局声称,他们每隔一天就会缴获到非法枪支,那么澳洲未来再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我们是时候需要采取一些行动了。”他还指出,如果现在不采取更多措施控枪,澳洲将失去“全球控枪最好国家”的声誉。

事实上,澳洲部分州已经率先实施过枪支大赦,并收到了不错的效果。继在2012年8月1日-10月31日期间实施枪支大赦(共收缴了3,100支)后,南澳于2015年12月1日开始再次实行了枪支大赦,并在仅仅六个月内收缴了2,635支未登记的、非法的以及不需要的枪支。南澳政府也因此宣布将枪支大赦延期至今年年底。不愿上缴的人将面临最高5万澳元的罚款或最高十年的监禁。

在枪支大赦执行的前五周,共有444支枪支上缴,其中353支上缴给了南澳各地的警察局(231支来自阿德莱德以外的地区),其余91支上缴给了47家枪支经销商。在上缴给经销商的枪支中,一部分将被销毁,还有一部分未登记的枪支将被登记或者卖给经销商。其中,一支带有两个弹盒的手枪是于1993年从位于Mt Gambier的一栋住宅里偷来的。“我们知道,大部分被偷的枪支来自农村地区,所以我们特别高兴阿德莱德以外的地区上缴了这么多枪支。”枪支大赦的负责人Kym Hand表示。

article-buyback-5-0506

此外,新州先后在2001年、2003年以及2009年实施过枪支大赦,前两次一共收缴了6.3万支手枪,第三次则收缴了逾4,323支手枪。除了枪支大赦,2013年,新州政府还引入一项新的法律,允许警察发布命令,禁止犯罪嫌疑人持枪进出房屋,或者在持枪人士的陪同下进出房屋。这项法律已经被使用了500多次。侦探主管(Detective Superintendent)、新州警察局组织犯罪理事会代理主任Peter McErlain表示,这项法律赋予警察“特殊的权力”,让他们能够在不需要搜查令的情况下,搜查被禁的嫌疑人(a prohibited person)。这项法律似乎在起作用。“新州的枪支暴力事件正在全面下降。我们可能不能将这全部归功于这项法律,但是它确实起作用了。”McErlain说。

不过,控枪拥护者警告称,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枪支大赦,要得到公众的响应,必须在全国范围内配合宣传为什么要采取这些措施。“1996年联邦政府实施枪支回购时,就曾配合进行了大量的社区教育、公共宣传和讨论,并在社区集合民众,告诉他们‘这就是我们希望这个国家成为的样子。’”The Alannah and Madeline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Podesta说。

无论如何,O’Brien表示:“我们每收缴一支枪,就意味着它不可能被用来进行犯罪活动。”

 

责编|吴士己 设计|王京

资料来源:《澳洲人报》9月14日Gun Amnesty Announced By Turnbull Government、《时代报》9月13日New National Gun Amnesty To Be Announced、澳洲广播电台9月14日Illegal Firearm Owners Could Surrender Guns Without Penalty Under Proposed Amnesty、《澳洲人报》4月29日Why Another Guns Amnesty Won’t Stop Terror Attacks、澳洲《时代报》9月12日专题报道How Melbourne Became A Gun City、adelaidenow.com 1月7日More Than 400 Firearms Handed In After The First Month Of A Statewide Amnesty、澳洲广播电台2015年6月19日Call For National Gun Amnesty Amid Victoria Police Concerns About Illegal Firearm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36期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15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