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文化 / 澳洲文化 / 国歌是国家的象征之一,但在澳洲国歌的选择上,澳洲人民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意见

国歌是国家的象征之一,但在澳洲国歌的选择上,澳洲人民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意见

国歌是国家的象征之一,在国歌的选择上,每个国家可谓慎之又慎。但即便如此,要照顾到所有国民的感受,也并非易事。近年来,包括澳洲邻国新西兰在内的不少国家都出现了“改国歌”的声音。而在澳洲,虽然政府并未有这方面的意向,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澳洲国歌就没有任何异议。

“在我们唱国歌感到昏昏欲睡之前,还是趁早将它换掉的好”

4月26日,当澳洲还沉浸在前一日澳新军团日(Anzac Day)的爱国主义氛围中时,来自布里斯班的联盟党议员Andrew Laming却表达了对澳洲国歌的不满。“我对(澳洲国歌)现有的两段歌词没有疑问,但它们表达的都是同样的意思,讲述一个年轻且正在扩张的国家欢迎那些愿意努力工作的人群。”

澳洲国歌《前进,美丽的澳洲》(Advance Australia Fair)由苏格兰工匠Peter Dodds McCormick于1878年创作。不过,在Laming看来,这首歌的第一段主要歌颂澳洲土地的美丽,第二段讲的是来自海外的移民以及澳洲广袤的土地,两段内容雷同,因此他提议修改歌词,“第一句歌词应该强调澳洲的自然特征,第二句应该凸显澳洲的价值观”。

他还认为,澳洲国歌应该加入新的歌词,反映澳洲人勇敢、坚韧和感恩等精神。“使国歌与众不同的唯一之法就是传递一些价值观。澳洲国歌创作于1878年,那时候澳洲还不是一个国家,所以它怎么能反映澳洲的价值观呢?”Laming说。新歌词应该反映澳洲人的“幽默感”、种族多元化以及澳洲的活力,“我们国家已经足够成熟和多样化了,完全可以讨论加入这些内容。”Laming说。

澳洲国歌取自苏格兰工匠Peter Dodds McCormick创作的《前进,美丽的澳洲》的第一段和第三段,并进行了稍微修改。

不过,他的提议遭到了昆州联盟党议员George Christensen的反对,后者表示现在的国歌就很好。

至于澳洲价值观,澳洲主流社会目前尚无明确的定义。《悉尼先驱晨报》4月26日报道称,澳洲联邦政府正在商议如何定义澳洲价值观。在Laming提议修改国歌前,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还曾宣布对澳洲公民入籍测试进行修改,加入涉及“澳洲价值观”的问题:“澳洲社会不是用种族、宗教和文化来界定的。澳洲的基本价值观成就了澳洲人。从根本上说,将澳洲人团结在一起的价值观有相互尊重、法治、男女平等、崇尚自由和民主。我们的公民入籍测试应该反映这些价值观。”

在澳洲,Lamning并不是首位吐槽国歌的政要。2001年,国家党议员Sandy McDonald就曾表示澳洲国歌“很无聊”,“在我们唱国歌感到昏昏欲睡之前,还是趁早将它换掉的好。”当时,一些人建议用《丛林流浪》(Waltzing Matilda)这首歌替换《前进,美丽的澳洲》。《丛林流浪》是由澳洲丛林诗人Banjo Paterson创作的一首民谣,多年来,它一直被视为澳洲的非正式国歌。它描述的是19世纪卷着铺盖到处流浪打工的澳洲工人。一位工人在桉树下的水塘边烧水冲茶时,偷了一只到水塘边饮水的羊,后来被羊主人与警察发现。但他宁可投水自尽也不愿被逮捕,他死后的灵魂仍在水塘边歌唱。这首歌被认为唱出了澳洲人的特色,即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宁死也不愿放弃自由。

不过,在澳洲,更改国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步就是要进行公投,征得大多数民众的同意。对于Laming的提议,联邦政府并未作出回应。

网络图片

从《天佑女王》到《前进,美丽的澳洲》

虽然《前进,美丽的澳洲》这首歌已经诞生了一百多年,但它成为澳洲国歌的历史不过30多年。

1901年,澳洲联邦建立时,澳洲政府决定采用英国国歌《天佑女王》(God Save the Queen)作为澳洲国歌,因为1901年通过的澳洲联邦宪法规定,澳洲继续同英国保持政治体制上的密切关系,采用以英国君主为国家元首的君主制。当时许多澳洲人仍将英国视作他们的“祖国”。

但到了20世纪60年代,澳洲的社会和文化发生了巨大变化。二战后的一代,即所谓“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一代人”成为一支积极的力量,他们力图改变澳洲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关系。导致这些变化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战后移民造成了其民族的多样性;作为世界强国,英国当时的国际地位下降了,它对澳洲的重要性相对于美国来说减弱了,尤其是在越南战争期间。

20世纪70年代以前,澳洲关于国歌问题的争议不多,但此后,随着澳洲在各方面从属于英国的状况逐渐改变,澳洲人对于英国王室的感情也趋于平淡,是否继续用《天佑女王》作为国歌也因此成了一个问题。在The Unknown Nation: Australia After Empire一书中,联合作者悉尼大学高级讲师James Curran和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历史学家Stuart Ward指出,随着澳洲逐渐独立于英国的统治,国歌就成了澳洲需要改变的几个国家象征之一。

图片来源:blue maize

于是在几年间,很多商业和官方比赛都想找到另一首歌来代替《天佑女王》。更重要的是,澳洲民众想要更换国歌的呼声越来越高,征集澳洲国歌的活动也一直在进行着。1974年4月,澳洲统计局发起了一次公众投票,约有六万人参与,从《天佑女王》《前进,美丽的澳洲》和《丛林流浪》三首备选歌曲中选出一首作为澳洲国歌。最终,《前进,美丽的澳洲》获得了51.4%的选票,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备选国歌。随后,时任总理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宣布《前进,美丽的澳洲》成为澳洲的新国歌。在举行国家庆典时,演奏《前进,美丽的澳洲》,但在英国女王在场或有需要表明英国女王是澳洲国家元首的场合,将同时演奏《天佑女王》和《前进,美丽的澳洲》。惠特拉姆后来在其著作Abiding Interests(1997年)中写到:“这是历史必然,澳洲和新西兰必须效仿加拿大,制定自己的国歌。”

不过,当时并非所有人都支持更改澳洲国歌。在1974年的澳新军团日,维州退役和现役军人联盟(Returned and Services League)主席William Hall就违背澳洲联邦政府的命令,拒绝演奏《前进,美丽的澳洲》,“我是故意这么做的,澳洲民众还没有授予澳洲政府更改国歌的权力,演奏《前进,美丽的澳洲》是错误的。”1976年,在澳洲政府换届选举后,《天佑女王》又被确定为在英国女王、总督出席的代表王权的活动中演奏的歌曲,而《前进,美丽的澳洲》则在其他正式场合演奏。

1977年5月21日,澳洲再次针对国歌举行了公民投票,超过700万人参加,其结果为《前进,美丽的澳洲》的得票率约占65%,《丛林流浪》占35%。1981年,澳洲国庆日委员会建议,选取《前进,美丽的澳洲》的第一段和第三段作为澳洲国歌,并对其进行稍微修改,因为这首歌第二段、第四段和第五段歌词的英国情结过重。最终,1984年4月19日,霍克(Bob Hawke)政府将《前进,美丽的澳洲》定为澳洲国歌,并规定在所有官方庆典礼仪中用于演奏而不是用于歌唱,如果有英国王室家族成员在场,仪式开始时必须演奏《天佑女王》,并在仪式结束时演奏《前进,美丽的澳洲》。至此,关于澳洲国歌的选择终于尘埃落定。

网络图片

“它代表着澳洲黑暗的过去”

国歌虽然选好了,但争议并没有停止。2015年9月,澳洲原住民女高音歌唱家Deborah Cheetham拒绝在当年的澳洲职业足球联赛(AFL)总决赛现场演唱国歌,曾引起全国舆论一片哗然。

她于2015年10月20日在The Conversation 上撰文指出,站在澳洲观众人数最多的舞台演唱澳洲国歌,是每一位歌手的梦想,我很荣幸受到了邀请。“但是作为一名原住民领袖,我无法唱出‘we are young and free’,这句歌词告诉我们,澳洲是一个年轻、自由的国家。许多澳洲人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一点。可这不符合事实,它没有反映出我们是谁,要知道,澳洲原住民文化有着七万年的历史。澳洲人能够永远说自己的国家年轻吗?如果澳洲想成熟起来,那么我们就不能坚持这一令人绝望的说法。”

Cheetham认为,澳洲人需要接受“这个国家的成熟”(embrace its maturity)。只有当澳洲重视、理解和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澳洲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澳洲才能真正走向成熟。她也建议修改澳洲国歌的歌词,因为用“年轻”来形容澳洲,是在传播这样的思想——澳洲的一切都是英国人到来后才建立的,它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土地。

事实上,在接到演出邀请后,Cheetham曾试图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她向活动主办方建议,允许她用“in peace and harmony”替换“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这一句歌词。但主办方经考虑后,拒绝了她的要求,并表示他们无权公开支持更改国歌歌词。

2015年9月,澳洲原住民女高音歌唱家Deborah Cheetham拒绝在当年的澳洲职业足球联赛(AFL)总决赛现场演唱国歌,引起澳洲舆论一片哗然。

一年后,同样在澳洲职业足球联赛总决赛上,另一位原住民、澳洲前橄榄球球星Anthony Mundine也表达了他对国歌的不满。2016年9月30日,Mundine呼吁所有球员在当年10月初的澳洲职业足球联赛和澳洲橄榄球联赛(NRL)总决赛上以单膝下跪的方式抵制国歌。他认为国歌在歧视原住民,“它代表着澳洲黑暗的过去”。他在Facebook上发文称:“多年来,我一直在说这件事。《前进,美丽的澳洲》创作于19世纪晚期,当时黑人被视为动物。它是为白人写的,根本不公平。所有的原住民和非原住民都应该抵制它,改变澳洲社会的无知心态。”他还呼吁更换国歌,否则他将永远不唱国歌。Mundine的行为得到了Larry Corowa和 Joe Williams两位原住民橄榄球运动员的支持。

除了政要、歌唱家、球星,一些作家也加入到澳洲国歌的吐槽队伍中,包括澳洲已故作家和评论家Bob Ellis。早在2010年9月29日,Ellis就在澳洲广播公司(ABC)上撰文“狠狠地”吐槽了澳洲国歌。他直言,澳洲国歌打动不了澳洲人,它让澳洲人看起来像白痴(dickheads),每当澳洲人在奏国歌起立时,内心其实在撒谎。“《前进,美丽的澳洲》的前六句歌词听起来很虚伪,因为澳洲并不年轻,也不自由。澳洲的土壤不是金黄色的;澳洲的财富并非都源于艰苦奋斗,有些是靠出身、投机得来……澳洲也并非遍地都是珍宝,三分之二的国土是沙漠。”Ellis说。

他还认为,第二段的歌词“For those who come across the seas / We’ve boundless wealth to share”(可译为“对那些远涉重洋到来的人们 ,我们有无尽的财富来分享”)也是一句大谎话,“澳洲的财富不是取之不竭的,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ton)不喜欢分享财富。对于那些偷渡到澳洲的难民,澳洲政府把他们送到印尼,或者关在Woomera、Baxter、Port Hedland、Villawood和Nauru等地”。

虽然现在的国歌屡被吐槽,但在不少澳洲人心中,唱国歌依然能激发他们内心的自豪感。在澳洲篮网球(netball)运动员Natalie von Bertouch看来,和队友手挽手唱国歌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这让她感受到,代表澳洲参加比赛是多么幸运,这能让她在比赛中充满战斗精神。特恩布尔也表示:“国歌能让所有澳洲人团结在一起,从第一批到达澳洲的人到每位移民和他们刚出生的婴儿,每个人都应该会唱澳洲国歌。”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4月26日Coalition MP Andrew Laming Calls For New National Anthem Verse To Reflect Australian Values、《卫报》2014年4月23日The Forgotten Story Of … Advance Australia Fair And The Socceroos、The Conversation 2015年10月20日Young And Free? Why I Declined To Sing The National Anthem At The 2015 AFL Grand Final、《卫报》2016年9月30日Anthony Mundine Says He Will Never Stand For The National Anthem Again、澳洲广播电台2010年9月29日Australians All, Let Us Not Lie、《今日阿德莱德》2月2日Australia’s Anthem All About Unity And Inspiration, Says Natalie Von Bertouch(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6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Myer业绩大幅下滑,多家门店关闭!为提振业绩,Myer将推出甩卖楼层,最低10刀就能买到大牌商品!!

悉尼各家myer开始清仓大甩卖了,快来抢购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