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CITYWALKER尚城特辑:那些刷爆网络澳洲最红的华人VLOG博主们,来咯!(下)

发布于:2020年02月14日 12:02
47

专访澳洲最红的华人PO主们。

电影《一一》(A One and A Two)里有这样一句台词:“电影发明后,人类的生命至少延长了三倍。”而对于如今的人来说,Vlog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至少又延长了30倍。Vlog是Video Blog的简称,截至2020年1月,新浪微博话题#VLOG#的阅读量累积127.1亿,讨论人数超1,120万人。简单点说,越来越多人开始拿起相机,用视频记录生活。他们的视频仿佛一个个窗口,让人们得以窥见不同人生的一个个侧面。

而在澳洲,也有一批这样的华人PO主,《CITYWALKER 尚城》特意为你邀请了几位各有“绝活”的大咖:生活精致有品的@子时当归、健身技能满点又爱吃的运动科学家@Allen有知识、汉服达人@听月小筑、放弃一切来悉尼打拼的新人@方方土的悉尼日记、在悉尼街头寻觅有趣人有趣事的@澳洲李市民和@漂流中的卡卡。他们在各自的Vlog里或悠闲、或拼命地生活着,但共同点是,镜头毫无保留地记录着他们“大写的真实”,正如电影《楚门的世界》所说:你是真实的,所以大家才这么爱看你。

@方方土的悉尼日记:人生就像过关打怪,视频得一点点拍,路要一步步走

@方方土的悉尼日记,新晋悉尼Vlogger

作为南海传媒的主持人,方方土(Karlie)曾主持过许多大型活动,也采访过不少大咖。但热爱生活的方方土也在为成为一名优秀Vlogger努力着。同事眼中的她有种“低频”的力量,虽然温柔,但蔓延甚广。独立、自信、勤奋、认真……“润物细无声”,说的就是她吧!

活跃平台:

  • 微博
  • 小红书
  • 抖音
  • vue

“奔三”的年纪,在从小向往的地方有着一份中意的工作,然而@方方土的悉尼日记(简称方方土,下同)还是决定来到悉尼,走到了我们身边。从此,为拍片熬大夜,狂奔在悉尼各个角落……都成了她的日常。方方土就像Vlog中看上去那样温柔,但她也很有“力量”,认定了一个方向,就要一直走下去。

做Vlog 不是累在体力上而是累在脑子里

还是学生时,方方土就有一个“小目标”,进入凤凰卫视工作;然而,29岁后,她有了一个新的“小目标”:在悉尼做最真实的Vlog博主。

一次悉尼旅行,让方方土一下就爱上了这个城市和这里的生活方式。于是,她和先生放弃了原本稳定的生活,来到悉尼重新打拼。对于方方土来说,从前虽然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工作,但过着很规律、没什么起伏的生活,这让她觉得,人生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而且我达到了一个小目标后,还想达到新的目标,来悉尼就是我人生的新目标。”她对我们说道,“人生就像过关打怪一样,要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作为新晋Vlog博主,方方土面对的困难确实像奥特曼打的小怪兽一样多。比如录制前期,她需要提前寻找有意义的话题,然后跟团队开会讨论,确定选题后,又要马不停蹄地撰稿,交代视频的进场、转场,“有时候好难,还会喝杯小酒,刺激一下灵感”。定稿后,她还要面对拍摄、剪辑、加字幕,“比较复杂的场景由团队摄影师帮我拍,生活化的场景就是我自己拍。后期也基本是我自己剪辑的。”方方土说。

在普罗大众眼中,视频中美美的博主生活总是多姿多彩,很是风光,然而,每条视频背后都藏着份心酸。据南海传媒曾经的资深加班党、方方土的同事透露,方方土经常加班到全公司只剩下她一个人。“灵感可能就在加班时突然出现”,她会一口气把灵感记录下来,如果半路停下来,过会儿可能就没了。

所以,做Vlog不是累在体力上,而是累在脑子里,刷微博和小红书时,方方土会想这个主题要不要也做一下;看别人的视频时,会想人家是怎么拍的,文案是怎么做的。就连出去度假休息,她也会一直带着摄像机,积累素材。“我无时无刻不在为拍Vlog而考虑。”她感慨道。

去过130多个城市,最后选了悉尼

CITYWALKER:走过20个国家,130多个城市,当过主持人、记者、编导等,为什么最后会选择来悉尼做一名Vlog博主呢?

方方土:去凤凰卫视是我从小的梦想,自从我知道“凤凰卫视”这个存在后,就一直想成为一名电视人。大学毕业之后,我也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凤凰卫视实习,并最终因为表现还不错而留了下来。去凤凰卫视是经历了很多波折和努力的,我们那一届只有两个人做到了。

不过,来悉尼这件事并不影响我继续做喜欢的媒体行业,不影响我做我喜欢的事儿,只是换了个地方。有更多挑战,接受更多东西,我觉得是一件好事。而且我认为人生不只有工作,还要享受生活,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CITYWALKER:初来乍到,你是如何开始自媒体生涯的呢?

方方土:我以前写过一段时间公众号,一个旅游公众号。当时只是想记录一下生活,给大家分享一下旅游攻略。现在回头看看,我觉得挺好的,也算是对当时生活的一种记录吧。经营公众号的时候,我接触到了自媒体,让我觉得很享受。用心记录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自己会更认真地生活。

素颜、早起、不高兴的样子…… 越真实,越无畏

从公众号背后走到Vlog中去,方方土的生活改变得不是一星半点。就像她自己所说,几乎没有了自己的时间,因为她的工作就是拍摄生活。而且,与粉丝分享生活点滴也让方方土失去了一些隐私。“私下我原本不是很喜欢表现自己,算比较害羞那种。但当了博主后,素颜、早起的样子,不高兴的样子,都会展现给大家,这样才是最真实的Vlog。”方方土说,团队里的小伙伴也会一直push她,让她把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不过,她也乐于接受这些变化,“以前会觉得素颜很可怕,但后来想,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就是我。”对于她来说,拍Vlog让她可以更加认识自己,更能做自己。此外,这份工作还让她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风景,接触更多优秀的人,“比如去fashion show啊,采访钢琴王子马克西姆,很有趣,很好玩。”

而有意思的是,在成为博主的这段时间里,她和先生的相处方式也发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刚开始时,先生担心方方土老晒自己,会被男粉丝撩。这种小吃醋在她看来可爱爆表,“慢慢了解后他就不纠结了,反而觉得他老婆挺厉害的。”方方土说,她专门发了一期自己与先生恋爱日常的Vlog,先生还时不时问她“有人夸我帅吗?”,这让她意识到,先生完全接受了她的工作。

让方方土开心的是,拍摄Vlog不止改变着她的生活,也帮助了不少人,“像高考回忆那期,许多人在评论里分享了高考经历,也有很多人求助,问要不要复读之类的,”方方土说,这是她作为Vlog博主最开心的时候,“我的视频是有意义的,帮到了大家,带给了大家力量和鼓励。”

变化,没在怕的

CITYWALKER:放弃一切来悉尼,心理上应该经历了很大的起伏吧,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心理历程吗?

方方土:也不能说是有起伏,就算是人生的一个挑战吧。我之前从没在悉尼生活过,所以在这边没有朋友,偶尔会觉得孤独吧,但也还好。对了,这边物价比较高,吃饭、租房、购物都挺贵的,但是悉尼的自然环境真的很好,人与人之间感觉挺单纯的。

CITYWALKER:你现在也算是个斜杠青年了,又当主持人,又当博主,又当节目策划,你是如何分配时间的?会不会有冲突的时候?

方方土:随时随地都在冲突,感觉每天都一堆事儿,就是硬着头皮去做呀。没办法,这些东西我都很喜欢,都想去做,辛苦一点也没关系了。

CITYWALKER:成为一名博主,展示自己的生活,你有挣扎或后悔吗?

方方土:没有挣扎,也不后悔,我现在挺开心的。我觉得人要多尝试,尽人事,听天命,哪怕失败了,你至少努力过。而且如果有一个信念,有一个目标,其实百分之八九十都能实现。

不是X二代,逼自己一把,要做就做好

当然,再热爱分享生活的博主也不是“永动机”,方方土也有很多想熄火的时候,尤其是听到恶评时。“有人说,你不就是有钱吗,没准家里有好几本护照,说什么是富二代、官二代、红二代,才能出去这么玩儿。”看到这些,方方土坦言,“我什么二代都不是,每一份工作和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对那些评论我很想怼回去,不过我心比较大,很快就过去了。”

方方土明白,自己为今天付出了很多,即便再疲惫,也坚持做到最好。“工作撞车时真的顾不过来,每当这时,我都能听到一个声音在诱惑我:‘要不就别更(新)了’。”但处女座的尊严不允许她得过且过,“我挺追求完美的,就逼自己一把,就是得更新。我的想法是,要做就做好。”

不过,为了找到生活与工作的平衡点,方方土如今适当放慢了更新速度,从一周一个变为两周一个,“但我不会停更,也不会拖更,而且一定保证质量!”这也是她 2020年的目标,“我想在短期里提升视频质量,去中国时也准备看很多书,做些research,更专业些。”方方土说,到目前为止,她觉得自己会一直做下去,“因为有生活,就会有Vlog,如果一直有精力去做,那我就会坚持做下去”。

我敢问,你敢答吗?

CITYWALKER:我们采访的其他几位要么是微博大V,要么是百万粉丝大咖,而你进入本期专题可能有一点“走后门”的成分(别打我)……对于这点你怎么看?

方方土:我觉得还好吧,我有实力才会给我开后门,要是没有内容,没有实力的话,有机会了我也抓不住。所以我还是挺开心,我至少是有能力抓住这个机会的。感谢南海传媒给我“开后门”!我会更努力工作的!而且我是个新人啊,也并不比谁差,几年之后,谁知道呢,对吧~

CITIWALKER:成为博主后,你也经常出入悉尼网红圈,觉得圈里会有一些不好的现象吗?有想要吐槽的吗?

方方土:还真没有,而且跟我想得不太一样的是,悉尼网红圈还挺单纯的,大家都挺好相处,挺辛苦的,也都很努力地做视频,有的全职博主甚至每日更新,我挺佩服的。

CITIWALKER:现在的收入多还是以前的收入多?

方方土:跟当地物价比起来,那现在是没那么潇洒了,也不像以前那么大手大脚了。但是我觉得,在以前的舒适圈里没什么意思,现在虽然辛苦一些,却也得到了很多其他东西,都是公平的。而且这都是暂时的,以后肯定会更好,只要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就一定有回报。

CITIWALKER:对于现在的生活,有什么想要吐槽的?

方方土:澳洲口音真的很难懂!很难听!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变成澳洲口音哈哈。

@澳洲李市民& @漂流中的卡卡:有趣,有用,有情,我们的视频与合作都是这样

@澳洲李市民,生活资讯通

曾经的互联网“民工”,专业开发APP,如今的澳洲生活百事通,大到哪里的新楼盘降价,小到哪个牌子的酸奶好喝,在澳洲,有不懂的问他就行了。

活跃平台:

  • 新浪微博
  • 抖音

@漂流中的卡卡,情感+摄影双title博主

主业摄影,对时尚也有一定敏感度,闲下来时还喜欢码字记录心情、感想。或者你也可以称这位才女为“思想者”,在人生这条路上,她转换的角色将比你想象得还要多。

活跃平台:

  • 新浪微博

当我们结束了@澳洲李市民(简称李市民,下同)和@漂流中的卡卡(简称卡卡,下同)的采访,最深的印象就是,这两位合作无间的伙伴实在太不一样了!接地气的李市民希望能将事业做大做强;而卡卡则被李市民“吐槽”太有原则。但无论如何,两人做出的Vlog都同样走心,也更有人情味。

抓独特的点,也要走心才行

“Chefin星期五餐厅探店”是李市民和卡卡合作的第一段“正经”的Vlog。从此,给澳洲新移民、留学生带来海量生活资讯的李市民,和既会摄影又能写作的卡卡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之后的7月圣诞节主题活动、西北区别墅项目考察、新媒体心得分享、独立英式摇滚乐队橘子海悉尼演出等等一系列视频。

分享有趣的人、有趣的生活,是两人合作视频的内核。我们让两人回想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合作,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潮爷”。

收藏了千台相机、开敞篷车、骑摩托、喜欢潮牌……77岁的天津人张大爷人老心不老,很多事都不放在心上让自己烦恼,“他简直是精神偶像,我们聊起医生说他可能得了癌症的事,他居然转头就把这事忘了,连复查都没去,还好只是虚惊一场。”李市民说。

这期视频一发出,浏览量创了新高,“惊呆了”很多悉尼华人,“在年龄和心态这个层面,张大爷给了人们一种可能性,一种新的认知”。卡卡说,“其实很多媒体也采访过他,但我们这个视频能这么受欢迎,主要是抓住了一个比较独特的点。我觉得做内容还是要给人带来影响,要走心才可以。”

人设和本人

CITYWALKER:作为微博大V ,你们有人设吗?

李市民:我原来是在IT公司工作,做APP开发,那段时间我发的东西都和工作有关,所以人设其实就是真实的自己。后来全职做自媒体,我的人设变成了信息传递者,传播房地产、教育、法律等各个领域的信息。

卡卡:在别人看来,我的人设应该是摄影师,另外也活跃在时尚相关的领域。说我是情感类博主,我觉得也可以,因为我比较喜欢写东西。我觉得自己是自由、多样化、思维比较多元的人,希望能不受限制,不管是思维上还是生活上都不受限制。

CITYWALKER:给你们一个互相“吹彩虹屁”的机会,请说出对方身上的优点!

李市民:卡卡最好的一点就是她的原则性非常强。如果她觉得这件事对她不会有什么提高,没有意义,她就不会去做。另外,我觉得她很有才华,这也是悉尼华人圈公认的。

卡卡:李市民对新媒体的思维和行动力都非常厉害,而且他真的非常高产。像我,一个月能出一个视频就不错了,但他几天就可以出一个,而且质量都很高。他在生活中也很会思考,能发现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点,而且跟粉丝的互动也很真实。

当“严肃认真”碰上“随心而动”

李市民与卡卡能做出这么多有趣的内容,多亏了他们之间奇妙的化学反应。“我们俩合作的话基本没什么争论。”卡卡说,但其实,两个人的创作风格非常不同。

作为一个比较“严肃”的人,李市民对待每段素材都很认真,但他知道粉丝们喜欢“轻松娱乐”的氛围,所以也会做些“妥协”。而卡卡则是十足的体验派,“很多东西我计划不来,一定要根据感受写出来”。或许正是这样,让两人的视频严谨有趣的同时,又有感性温情流淌其间。

当然,能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人和事,有时也是托了粉丝的福。早期阶段,李市民总是为了想主题而头疼,但在澳洲积累了一定的粉丝量后,主题大多来自粉丝投稿。比如两人合作的“澳洲好物推荐”,就是一个粉丝互动专题,李市民会邀请粉丝推荐比较好用的东西,比如澳洲哪家酸奶好喝,然后进行筛选。李市民说,有些粉丝的疑问被解决后还会给他们发感谢信。而卡卡的粉丝虽然没有李市民多,但大多是铁粉:“我们会像朋友那样交流。有的粉丝会给我留言,很长很长,跟我说他们从我这里收获了什么。”

穷得有骨气?

CITYWALKER:有没有哪个阶段为“变现”发愁过?你们的Vlog中也会做一些软广告,有没有遇到过比较有想法的“金主爸爸”?

李市民:有是肯定有,但好在一开始我有一份全职工作。我用“全职工作+兼职自媒体”这个模式度过了最早那段不能变现的时期,所以2019年年初全职做自媒体后,马上就有收入了,这也是长期积累的成果。

卡卡:如果有人说,给我钱让我直接帮他发某段文字,我是不会做的,因为我只发自己写的、有感悟的东西。但并不代表我不差钱啦,只是和钱相比,我更愿意做有意义的事情。穷得很有骨气!哈哈。

CITYWALKER:会不会做一些跟自己风格、性格不相符的内容?会感到很有压力吗?

李市民:我本身是个有些“严肃”的人,现在抖音上有很多搞笑视频,比如上班时翻跟头,播放量100万,这种我就不会做。我会做带一点幽默感的内容,总体是比较平和的,也算是对喜欢我的粉丝负责,不能今天做一个搞笑的,明天不做了,粉丝也会觉得很奇怪吧。

“我其实是‘社恐’,真的!”

如今,不再为选题发愁的李市民表示,自己做得更多的是把线下资源打开,了解各个行业里优秀的人,“比如我通过朋友Stephen,一位优秀的咖啡师,接触到了另一位咖啡界的前辈Frankie,他曾经获得全澳咖啡烘焙大赛的冠军,也是华人第一人。这些人会成为我在各个领域的信息节点,告诉我一些深入的独家资讯,我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信息用普通人的语言说出来。”这个过程让李市民觉得就像是滚雪球,可以认识很多人,再连接更多人,信息也就更加丰富了。

而与李市民的善于社交不同,卡卡说自己是个内向的人,不太擅长认识新人,“大家都认为网络红人一定是非常健谈的,但其实很多人不是。”李市民回忆起第一次见卡卡时,也表示,没想到她是如此内向的人。

“我其实是‘社恐’,真的!”卡卡说,前几年参加活动时,如果手里没拿着相机,她就会觉得非常尴尬。“但是慢慢有了经验,后来就好了很多”,如今的她更focus在自己该做的事情上,而不是去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不需要去找存在感,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就好了。”她说。

默契搭档,只有一件事没法一致

作为微博的大V,李市民和卡卡如今在圈子里走得更加游刃有余。而对于今后的发展,他们的计划也像各自的创作风格一样截然不同。李市民的“野心”很大,除了Vlog,他还希望做一些“文青”喜欢的内容,比如邀请独立乐队来澳洲演出。事实上,他自己就颇有些“文青”气质,“平时很喜欢画画,也会做一些音乐remix”。

而作为摄影师+自媒体人的卡卡则想活得更自由些。“谁也别想把我固定在某一个身份。”卡卡觉得,以不同身份作为一个局外人去看待不同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自己的发展更有益。“像我从小学习过很多乐器,但都谈不上专业。我觉得这个时代需要‘三心二意’,也正是因为我什么都懂一点,每个圈子都了解一点,反而给我带来了更多实际的好处。”

这也曾是李市民和卡卡合作的原因,“她涉足的圈子更多,领域更宽,机会更多。”不过,李市民觉得,“卡卡其实可以更商业化一点,她是可以做大的。但她不想,她更加自我。”卡卡显然很赞同:“这可能是我们两人唯一无法达成一致的事,但我肯定会支持他变现。不过就我自己而言,是不会为了赚钱而赚钱啦,做我自己最重要。”

我敢问,你敢答吗?

CITYWALKER:(to 李市民)有买过水军吗?

李市民:没有。因为数据作假会让你对真实情况的判断出现失误。做自媒体是需要不断测试,收集反馈,找到自己读者喜欢的内容。反馈包括例如互动和粉丝增长这些方面。但如果你买假数据,最后会连自己都骗过了。

CITYWALKER:(to 李市民)有人觉得你的内容很接地气,以至于比较“土”。对于这个说法,你怎么看?

李市民:哈哈很正常,我本人就是个接地气的普通人,以后我也会保持这样的风格吧。

CITYWALKER:(to 卡卡)你如何看待“网红”这个称呼?你喜欢被称为网红吗?

卡卡:我觉得随便大家怎么说,当然我不是晒美丽的网红,而是一个愿意表达自己见解的人。我觉得如果通过网络的分享能带给别人新鲜的信息、体验,或者各方面的启发和灵感,那么就很有正面意义。被称作网红还是KOL(意见领袖)都不重要。

CITYWALKER:现在赚的钱能令你们满意吗?

李市民:赚钱永远不够,钱再多也不嫌多。我的公司有一个3-5年的计划,希望未来能够做大。

卡卡:现在是越来越好,但如果有人给我很多钱让我做一个社会价值不大的事,我还是不会做,我没那么商业化。

 

 

本专题特别鸣谢:Catherine Yu、寻清

图片均来自被采访人

采访:董秀兰、Sarah Kong、Amber Wu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