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无止境的逃离》:10岁就背负上第一条人命的“恶童”自白······

4 月 29 日
687

难民小说成为近年来文学界的热点。

“如果我的父亲不杀人,我就不会出生。” 土耳其男孩加萨似乎生而有罪。他的父亲是人贩,他是人贩的帮凶。他们将从阿富汗、叙利亚等国家逃离出的难民运往希腊等国度。本书就像一部黑色寓言,讲述了一个九岁的孩子如何从聪明的学生变成了可怕的“怪物”。

十岁,背负第一条人命

在加萨不足30年的人生里,绝望和希望将他来回抛掷。他聪明,爱读书,爱下西洋棋,本可以有个普通、幸福的人生。但是他的父亲是偷渡难民的人贩,所以他从小就是父亲罪恶生意的帮凶。

这是他无法选择的人生:九岁,成为蛇头;十岁,背负第一条人命;11岁,便可以对生死别离无动于衷……他说:“我只用了五年就变成了可怕的怪物。我是我父亲、阿鲁兹、多铎尔和哈尔曼的总和。事实上,我比他们加起来还要恶劣。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只有14岁。 ”

《无止境的逃离》以加萨的第一人称写就,就像一场自白。全书以一句“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就不会出生”作为开篇。书的一开始,加萨就讲述了自己父亲的那段经历:在他出生的两年前,有艘船名叫“斯温科博”号,船主拉西姆疯狂地往船上装“货”,至少有40人,包括加萨那个“帮忙偷运移民”的父亲。在船就快到希俄斯岛的时候,遇上了暴风雨,“斯温科博”号在劫难逃,人们掉进了海里。

就在这时,加萨的父亲看到了那个船主,他紧紧抓着一个救生圈。这位父亲对加萨回忆道:“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游过去的,但我游到了他身边……

我一把抓住救生圈,从他手里夺了过来……他愣愣地看着我……像这样伸出手……我使劲儿推了他一把……扼住他的喉咙……跟着,一个海浪打来,把他卷走了……”

主人公加萨本可以有个普通、幸福的人生。但他的父亲是偷渡难民的人贩,童年不堪的经历让加萨九岁成为蛇头;十岁,背负第一条人命;11岁,便可以对生死别离无动于衷;12岁,一个叫库玛的幽灵住进他的脑海,再没离开;13岁,他就已经彻底地死了……亲眼目睹了太多生命在生存面前沦落,他逐渐丧失了一个孩子、一个人应该有的情绪和情感。豆瓣网

那件事后,加萨的父亲继续干着偷运移民的“生意”,九岁的加萨开始子承父业。这些相信天堂的可怜难民,被加萨和他的父亲囚禁在一个贮水池里,“贮水池的大小仅容纳200余人,十分地拥挤”。

他们会在这个地方待上一周、两周,甚至更长的时间,之后再被转运到下一站。在这里,食物和水的供给都很匮乏,有着令人窒息的汗水、尿液和粪便的骚臭味儿。

同龄人去游乐场、电影院的时候,加萨只能“像狗一样干活儿”——清理难民们的排泄物,同时偷偷地将本该免费提供给难民们的食物和水明码标价,无视难民的生命乞求,高价贩售。当这些绝望的人发生了争执,加萨会恶意地煽动情绪,他的表现极为冷酷,看起来绝非一个同龄的孩童所为。

但这一切并非无来由,加萨的残酷根源于他童年时遭受到的虐待,以及他每天目睹的逃难者所面对的恐惧:他十岁时遭受街头难民的猥亵;同时,还要与杀人犯父亲一起生活,并以他为楷模;又因为自己的失误背负上了一条人命——意外杀死一名叫库玛的阿富汗难民。

图片来源:sina

事实上,加萨曾希望可以活得像个正常小孩。他求父亲一起离开,登上多铎尔和哈尔曼的船,在远方的海岸登陆,重新开始生活。但被父亲拒绝了。

现实如股黑色的绳子,将他牢牢捆缚、困住,也让他屈服。加萨亲眼目睹了太多生命在生存面前的沦落,他逐渐丧失了一个孩子、一个人应该有的情绪和情感。

作者哈坎·甘迪曾因为这本小说身陷争议,但他本就是以大胆凛冽的文风著称文坛的。《无止境的逃离》取材于当今世界的痛点——难民问题,但更富创意的是,甘迪从一个人贩的视角去表现一个难民当事人眼中的难民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专栏 小编推荐 生活方式
6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