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演出及影讯

被乌龙的《月光男孩》凭什么拿下奥斯卡?因为它讲述的故事尽管苦涩,但方式却温柔动人……

3 月 8 日
1127

跳出固有套路,一位黑人同性恋者的成长经历

第89届奥斯卡闹的乌龙实在是百年难遇,在被《爱乐之城》(La La Land)抢了大约五分钟的风头之后,《月光男孩》终于拿到了属于它的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这并没有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黑人+同性恋”的题材让《月光男孩》从一开始就引发无数关注,它讲述的故事尽管苦涩,但讲述的方式却温柔动人。

2月26日,在美国洛杉矶好莱坞杜比剧院,马赫沙拉·阿里凭借在影片《月光男孩》中的出色表演,获得第89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这注定是一部会打动人的电影

早在奥斯卡开奖之前,美国《时代》周刊就在今年1月将“2016年十佳影片”的冠军送给了《月光男孩》。没有枪战、爆炸,也没有超级英雄,这部由巴里·杰金斯自编自导的电影为人们呈现了一位黑人同性恋者从童年到成年的经历。电影在真实感上几乎可以媲美人物研究的案例,在深入探讨主题的时候也跳出了固有的套路。

《月光男孩》围绕一个名叫Chiron的佛罗里达男孩展开,他在八九岁的时候就显得跟周围的小伙伴们很不一样——不过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当地一个毒品贩胡安和他的女朋友特丽莎把Chiron当成朋友来对待,Chiron开始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父母般的爱,而他的母亲宝拉由于身陷毒瘾无法自拔,反而没能给予他足够的关爱和鼓励。

当Chiron进入青春期之后,他和另一个男孩凯文发展出了一段情感关系,两人都想方设法,不愿让学校里的混混头子知道他们的性取向,而正是这段经历让Chiron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个同性恋者。几年之后,两人都长大成人,凯文忽然给Chiron打电话,要他来找自己,希望可以有一个了结,而由于成长条件所限,Chiron在当时那个不接受同性恋者的文化环境下依然无法接受自己,还在不断挣扎……

《月光男孩》的剧本是杰金斯根据剧作家Tarell Alvin McCraney的作品《月光下忧郁的黑人男孩》改编的,检视了同性恋、非裔美国人的身份认同和男子气概这三个问题。

“内容丰富的故事,情感强烈的人物,再加上细腻的手法和审美过硬的画面,《月光男孩》注定是一部会打动人的电影。”而这部影片最大的特点便是“非常私人的视角”:被同龄孩子追打,第一次学游泳,母亲嗑药后不可理喻的样子,成为“避难所”的干净房子,沙滩上的“初恋”,学校里的屈辱,十年后的老友重逢和一首歌。整部影片就是由这些回忆的片段构成。它是一个内向探索的过程,一步步走向终极问题:我是谁?

有影评称,外在的社会与人际关系变化,个人境遇的起伏,都被导演轻轻掠过。日常的一句话背后,常常是死亡、牢狱、戒毒以及长达十年的街头生活。电影很像一个人回忆往事的状态,想起什么,略去什么,标准就是——记忆的深刻程度。

以“政治正确”解释得奖,是自以为是的偏见

黑人、同性恋、毒品、贫穷……加上超高的媒体评价和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月光男孩》很容易让人产生“偏见”。作为在过去一年美国黑人经历诸多风雨之下诞生的影片,《月光男孩》的得奖被很多人认为是“因为政治正确”

但看过之后,观众可能会发现,《月光男孩》的重点并不在于讨论社会问题,而只是关于一个小男孩的成长。“别处World”微信公众号也发表影评称:如果以“政治正确”解释《月光男孩》为什么能得奖,似乎是一种很过时的、自以为是的偏见,并将《月光男孩》形容为“终于有了一部不偷懒的黑人电影”。

这篇影评先从美国 2015-2016 年非裔文化作品的集体主流失语开始。文章称,《为奴十二年》的成功既是突破,也是诅咒。因为这部豪华制作的电影在非裔题材的深度方面毫无寸进,它延续了非裔严肃影像题材在主流层面的一贯价值观和重点——不可忽视的历史潮流,画面锋利的群体矛盾。这是非裔题材长久以来的固定路数,本身也和非裔的平权历史及阶层困境有关。

《月光男孩》呈现了一位黑人同性恋者从童年到成年的经历。没有枪战、爆炸,也没有超级英雄,导演用“细腻温柔”的手法讲述了一个关于“男子气概”的故事。

非裔群体面临的歧视和打压一度常见且具有普遍性。于是,他们形成了特别的群体意识和凝聚力,进而衍生出许多所谓的“默契”。在过往的影视作品里,演员的台词和动作,价值观和生活环境都加深和强调了这种“默契”——抱怨和玩笑的语调,日常或非常的困境,都令其他群体对非裔的印象变得单一、刻板。而这些内容也反过来影响了非裔群体本身的表达和举止。它与港产片近年来的粗口对白相似,一边让人以为粗口真的是广东话里不可隔离的部分,另一边也有广东人真的越来越频繁运用粗口,变成主流文艺对真实的反噬。而这些年的非裔题材影片,的确与反噬密切相连。它让很多人以为,所有非裔主导的题材都在讲述那些他们已知的“黑人问题”,都是表达政治上无法完整倾吐的意见。

而《月光男孩》 的“黑”,不是苦大仇深地被压迫。影评称,《月光男孩》全片没有任何一幕在写其他族群压迫了非裔,也没有灌输其他族群如何压迫了他们,他们受到了何种不公。它不是所谓过往“黑人题材”的书写方式。此外,《月光男孩》与其他非裔题材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将过往一味求大求全的“视野”放回到了非裔的个体层面。以往的非裔电影内核极度暗示“社群”的重要,个体的暧昧、畏缩和拒绝,都是群体弱势的表征。《月光男孩》里提出的“你自己究竟是谁”,实则是非裔电影里面极少提出的问题,那不是一种“与白人相比,你是谁”的较劲,而是为了正视自身,抬起头来走自己的路。

 

责编/李紫君    设计/芊惠
资料来源:《新周刊》、南方周末、澎湃新闻网(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7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悉尼电影 文化 艺术
11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