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文化 / 艺术展演 / 老树悉尼画展 / 老树画画——锐意的风雅

老树画画——锐意的风雅

导语:由澳大利亚老树文化艺术学会主办,澳大利亚南海文化传媒集团协办的“老树悉尼画展”即将在亚洲艺术空间盛大开幕。老树将携四十余幅画作来到南半球的悉尼,为悉尼的小伙伴们带来一场独具中国特色的文化艺术盛宴。

这是老树首次在海外举办个人画展,画展将于2017年10月27日至11月9日在悉尼亚洲艺术空间(add. : Level 1 / 541 Kent St, Sydney)举办。画展开幕仪式将于10月27日晚6:30举行,敬请光临。

老树悉尼画展

时间:2017年10月27日至11月9日
开幕式:2017年10月27日 6:30PM
地点:亚洲艺术空间, Level 1,541 Kent Street,Sydney

主办方:澳大利亚老树文化艺术学会
协办方:澳大利亚南海文化传媒集团

下面请欣赏晓帆为老树所撰写的评论文章——

“老树画画”以清新婉约,涵世露锋的图意与诗文,长风激荡般的在华人世界乃至西方社会产生着影响,这在新时期的艺术传播形式中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老树”现象,这种逐渐形成乃至臻于形成的老树文化不能不说是对艺术世界标新立异的贡献。

“老树”的本身含义就是历经沧桑,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受着磨难和风雨所展现出来的年轮!是长期俯瞰着世态炎凉的大千世界所凝集出来的感受和见证。老树不只是名号,而是一种特征,一种给人以坚忍不拔,洁身自好,忍辱负重的过程和经历的形象。

老树画画所体现的内容,大都贴近民众生活,朴实而不失大气,直抒胸臆而绵里藏针,既有贵雍之形,又有高士之态,所配诗文也刚柔相济,嬉笑自娱,并且用迅猛的传播速度影响着上亿的读者点赞与关注,博获了世界各地不同阶层人士的审视目光与产生的意识共鸣。

初识老树是在2001年经他策划并组织实施的中国第一个国际摄影节“一品国际摄影节”上,这是黄河入海口的山东东营的湿地风景区,摄影节规模空前,摄影界的老友们及国内若干知名人士都从各地赶来参加了这一盛会。

时隔多年,我在2013年的春天回国期间,正值老树在山东举办个人画展“花乱开”,参加画展的大都是来自天南地北的摄影界老友和各省市的摄影家与书画爱好者等,那几天的相处极为愉快,也从“花乱开”的内容尤其是画展的前言中看到了老树在另一层艺术上的高雅。

“花乱开”的开篇,说的“就是一个好玩儿”!

老树在前言中用极其平淡的语调言道“画画儿这档子事儿,本来就是件好玩儿的事儿。闲来涂涂抹抹,看着心里的一种样子,渐渐在布上、纸上,或者在石头上墙上反正是个什么地方显露了出来,渐渐是那个意思了,心中就高兴。或者只是看着那些花里胡哨的色彩相互地揖让、沟联、覆盖,看着水跟墨变过来融过去,氤氲漫洇,不成个什么东西,也高兴。”

其实古人真就是这么玩儿的。老树在用平实的语言论述画画儿这档子事儿的时候说:“看看那些岩画,那些光着屁股的,围一圈儿树叶子的,或者是围一张老虎皮豹子皮的古人——高兴了,就在石头上,在山崖上画来画去。”

这类借古讽今的语言在生活中也就变成了诗句,变成了令成千上万的人所崇尚的白话诗,这种诗即普通,又犀利,即高扬,又平实,而且深入人心,妇孺皆知。对于老树画的画,写的诗,作的文章,在他自己的许多文字中就有很精辟的论述,根本也不用去用其它语言试图去评析或解读,你就把老树画画当做一件很高兴的事儿图个自由寻个快乐就行。

老树画画儿一直还是比较好玩儿的—— 将画画儿这档子事儿搞得挺难过的,其实是现在的人,古人没那么多的想法。

今人说古人,基本上就是在胡乱地想象古人,把古人想得跟自己一样没水平。而今人看今人,基本上就是两个话题:一个是与古人古画样子上的有所不同;一个是要去关心表现当下的问题。前一个好办,后一点稍微有点儿麻烦。于是就出现了画儿里面的故事。

“真的,画画儿这档子事儿被后来很多人搞得一点儿也不好玩儿了:过度意义化的想象和强制太多了,从现实功利的角度对绘画不怀好意的要求和利用太多了,绘画与画画儿那人的性情和内心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总之,附加在画画儿这件事儿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

其实在老树画画的若干内容当中,人们无需去用过多的语言和思考来解读个种之谓或所指,仅凭老树本人的若干文章,述评,演讲等一些表述中,就完全明了和悟释,也就是老树所说的“无非是诚恳与自由”。

老树不仅在作画和写诗上深得众粉丝喜爱,对于一些看起来很是普通而且稀松平常的现象也用极其平实的语言说的很是透彻:我喜欢的画家都是一些特别好玩儿的人。他们活得挺快活,身体也挺健康,血压也不高——他们的画直见性情,看着就特好玩儿,跟那些一脸的正儿八经、其实心中无限焦虑的伟大画家们有所不同。

老树说:“我觉得那些满口的当代生活现实意义艺术价值的艺术家理论家们都是在那里瞎扯淡,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在那里瞎起劲,还捎带着暴露出自己根本就是个四六不通。我们就是要好好地画画儿,好好地玩儿,玩儿痛快了,玩儿出个花样儿来。那些个庄严伟大的责任,就让那些伟大的人物去担当吧。我们只想做一个于社会无用的人,一个纯粹好玩儿的人,一个画起画儿来忘乎所以的人。反用我们一位古代亲戚陈胜同志说的话来回答,就是:鸿鹄安知燕雀之快活哉?”

老树的画,处处透显着一种人生哲理,这种哲理不是他自己,而是一种广众的意识形态,也是从漫长的生活中提取出来的艺术理念。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种认知,这类认知是被成千上万的粉丝们所崇尚的。

“其实,我过去不是这么画画的。我跟许多人一样,一直在那里装逼,一直觉得画画是件挺那个的风雅之事。所以提起笔来时,顺便提起来的就是颗好古好雅之心。先是一味追摹古人笔墨,继而使劲儿想象古人什么什么心境。时日一长,画中意思,便距古人近,离自己却远。”老树如是说。

对于人生,各类演说家们曾在这个老生常谈的名目上冠以国学抑或传统文化进行过一些讨论,甚至闹得沸沸扬扬,而老树则清淡的笑侃着若干年都有人在探讨和仍在继续探讨的人生话题:人之一生,不就那点儿破事儿吗?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想明白了,通达了,你就会放松下来,将过去那些所谓的标准所谓的规矩看得稀松平常,你就会在心里顿感自由。你管什么古代现代后现代后后现代,你管它这流派那风格,不想这些。你就自由地去表达你心里的想法就是了,所谓无古无今无中无外荤素不拒雅俗无别嘻笑怒骂自成一种好看的图画。

再看老树对画画的经典论述:“画画,乃至其他一切语言的表达,无非是诚恳与自由。有大诚恳在,可见出真的性情与大的襟怀。有自由之心境,可言语无碍从心所欲应对裕如。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还真是没有什么了。

前不久,老树又被山东的好兄弟众影友请到了“一品国际摄影节”的基地,为一个很有品位的摄影展剪彩和祝贺,相隔数周,老树又来到悉尼短期访问,其实也就是为了一个诚恳与自由。

用著名作家、学者程东为老树写的“独自存在”中的话说:“在这里的,唯有我。存在着的,唯有我——所有的人,都是我。所有的物,都是我。所有的事,都是我。

一切画,都是我画的。一切画,都是画我。”识我者识画,识画者识我!这就是老树。

 

 

作者:晓 帆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就是好玩儿——老树为画展所作的序言

老树的豁达之心是大多数文人所不具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