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勾勒香港的百年沧桑,马家辉用《龙头凤尾》道出他眼中的“黑社会香港”……

勾勒香港的百年沧桑,马家辉用《龙头凤尾》道出他眼中的“黑社会香港”……

就在香港回归20周年的前几日,第十届香港书奖公布了获奖作品,其中就包括《龙头凤尾》,颁奖词写道:这是一本豪情历史小说,勾勒香港百年沧桑,家园、江湖与性别相互隐喻,故意鄙俗的语言显出文艺问道,写出大变局中隐藏在每个人内心的一股不可言说的冲动。

《龙头凤尾》的故事背景是1936年到1943年的香港,正经历中日英战局,从买毒品的“毒虫”、舞女、车夫,到杜月笙、戴笠、宋子文等大人物悉数登场。作者刻意加入粤语的方言描写,可谓是一部原汁原味的“香港往事”。网络图片

以黑帮视角去看香港

写专栏、做电台和电视台评论员,臧否港台社会现象的马家辉在2016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作品《龙头凤尾》,他说:“人至五十知天命,我年龄到了,要开始思考死亡的问题,开始思考接下来事情的安排。”所以就有了《龙头凤尾》这个故事。

故事背景是1936年到1943年的香港,正经历中日英战局,书中,从小人物,如买毒品的“毒虫”、堂口的烂仔(小混混)、舞女、车夫,到杜月笙、戴笠、宋庆龄、宋子文等大人物悉数登场,就着香港的风雨飘摇,每个人都面临着各自的生死抉择。马家辉以第一人称讲述父辈的江湖恩怨,讲述了主人公陆南才经历的每一步,以及乱世中各色人的人生轨迹和选择。

“龙头凤尾”是主人公陆南才在牌桌上的砌牌、发牌方法,也是马家辉费尽苦心书写的隐喻。这个隐喻的一端指向江湖上的一段禁忌之恋,陆南才原本是一个广东茂名乡下的木匠,但被命运之手推着向前,摇身一变成为香港黑帮孙兴社的龙头,他和英国情报官员张迪臣有一段同性之恋。

隐喻的另一端则指向沦陷时期的香港史实。沦陷时期的香港,从殖民地到沦陷区的身份换位,多重复杂权力关系的明争暗斗,在张爱玲的小说、许鞍华的电影之后,借着马家辉的文字再次展露在公众的面前。

图片来源:凤凰网

有书评称,这是一次以黑帮视角去看香港的尝试,毫不夸张地说是对香港历史形象的一次丰满。就像故宫之于北京,弄堂之于上海,黑帮亦是香港的一个象征。风靡一时的港剧想象和血腥残暴的江湖往事终于重逢在历史的长廊中。马家辉在书中这样形容他的黑帮江湖:“乱世里的江湖人,活得都像爆竹,轰然一响之后,粉碎落地,红彤彤,却是血腥的红而非喜气的红,里面有自己也有别人。”

上世纪40年代的香港,身份尴尬,在英国人和日本人的权力博弈中苟且摇摆,留下一大块暧昧的历史空缺。政客、汉奸、黑帮,鱼龙混杂,你来我往,支撑着香港精神的反倒是小人物的江湖义气。围绕着“义气”二字,故事的行文并不阴柔,反而处处呈现着阳刚,江湖上的人懂规矩,讲道义,在打打杀杀中亦割舍不下兄弟义气、儿女情长,所谓的江湖豪杰归根结底不过一群各怀秘密的天涯沦落人。于是,有评价称,《龙头凤尾》的故事不再关乎殖民与被殖民,更超越了男女,这是香港的故事,这故事也只能发生在文化多元界限模糊的香港。

1963年,马家辉生于香港湾仔,专栏写作30多年,在53岁时发表了他写作生涯中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龙头凤尾》。而这源于一次和施南生、林青霞、徐克、张大春等人的饭局,期间,施南生对马家辉说,“你没写过小说,怎么能说自己是作家呢?”这让马家辉决心写出《龙头凤尾》。网络图片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背黑锅的“纵火犯”项羽、“抠门大师”齐白石、“女酒鬼”李清照…《人五人六》试图戳穿历史名人的固有形象!

每一篇文章皆有出处,历史本就这么“重口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