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五花八门 / 「假发潮流」依然没有被这个时代所抛弃,但,做它的匠人却正在消失……

「假发潮流」依然没有被这个时代所抛弃,但,做它的匠人却正在消失……

假发潮流仍没有被这个时代抛弃,但在纽约,尼古拉斯·皮亚扎(Nicholas Piazza)和拉法埃莱·莫利卡(Raffaele Mollica)等都成了这座城“最后的假发工匠”。他们基本是由手工假发编织这一古老行业里的意大利和犹太移民培养出来的。《纽约时报》称,“这似乎是由于匠人一个个离去而从纽约消失的另一门过时手艺。”

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尼古拉斯·皮亚扎都在曼哈顿57号街经营着一间工作室,这条街曾经是高端假发中心。而如今皮亚扎在曼哈顿中城一个不起眼的沙龙里租了几个房间,主要是对客户的假发做一些维护工作。图为皮亚扎(右)在曼哈顿的工作室为顾客打理假发。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由于好的假发需要用真人的头发,皮亚扎经常从各地搜集头发。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拉法埃莱·莫利卡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制作假发,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日常佩戴的假发需要逼真到隔着一米远也看不出来,还要经久耐用。图为莫利卡制作的假发。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现在只是平稳过渡”

来自美国纽约的尼古拉斯·皮亚扎在车库里保存了600磅头发。《纽约时报》称,在他的一个箱子里,闪亮的棕色发束像蛇一样相互偎依在一起,他从箱子里提出两根粗粗的辫子,这些辫子伸展开后有 0.9 米长,几乎垂到了地面。“这都是从俄罗斯的人们头上剪下来的头发。”皮亚扎说。

皮亚扎今年69岁,祖辈是西西里移民,父辈是侦探和锦标赛钓手。而皮亚扎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是纽约市最受欢迎的假发制作者之一。他曾为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Jacqueline Kennedy Onassis)制作了定制头套和发片。

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皮亚扎都在曼哈顿57号街经营着一间工作室,这条街曾经是高端假发中心,拥有不少假发制作大师。但如今那里已经被改造成豪华高层建筑,皮亚扎也搬到了中城。最近,他在中城一个不起眼的沙龙里租了几个房间,每周只在这里工作三天,主要是对客户的假发做一些维护工作,“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现在只是平稳过渡。”皮亚扎说。

如今,皮亚扎渐渐成为了纽约最后一批假发制作者之一。《纽约时报》称,这些假发制作者大多来自旧世界国家(Old World,包括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德国等),基本都是由手工假发编织这一古老行业里的意大利和犹太移民培养出来的。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过去,学徒在能摸到手织假发钩针以前,得花上好几个月时间打扫工作坊、学习给头发分类;而现在,人们只要看 YouTube 视频就行了。2013 年的一段视频用11分钟时间教大家编制假发,“抓住头发、拉扯,让它交在一起。”视频里的老师雅克(Jacquee)说,“就是这样。希望你喜欢,(做假发)很简单,很容易。”

这让皮亚扎等手工假发制作者感到不悦。在他们看来,假发制作是一门注重细节的手艺。好的假发通常用真人的头发制作,拥有能与皮肤融合在一起的复杂精细的发际线。制作这种假发需要用小针将头发编织到蕾丝网帽上,一次只能编织几缕头发,这一过程叫做“排发”(ventilating)。一套蕾丝假发的根部可能包含多达15万个结点,其“排发”过程可能需要40个小时。

上过温迪·威廉姆斯(Wendy Williams)脱口秀节目的假发造型师哈蒂亚·巴贝尔(Hadiiya Barbel)说,假发依然流行,明星一直都会戴假发,但 2000 年代以来,由于高清摄像机的出现,明星需要自己的假发更逼真。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曼哈顿区皮亚扎工作室里的假发。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给假发设计造型时,常常要用到卷发棒。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好的假发都是用真人的头发制作的,拥有能与皮肤融合在一起的复杂精细的发际线。制作这种假发需要用小针将头发编织到蕾丝网帽上。发际线是最难模仿的部位,这也是许多假发喜欢使用刘海的原因。为了获得自然的外观,假发制作者需要将头发一针一针地缝到发际线上,而且常常需要添加刘海。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如今纽约的定制假发大多来自中国

《纽约时报》称,如今,这些假发“匠人”的一个个离去让手工假发制作渐渐变得“过时”,进而正从纽约消失。但与之相反的是,假发潮流远远没有被时代抛弃。实际上,自从 1960 年代末和 1970 年代初的那阵假发热潮以来,人们对假发的需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始于接发的人发贸易正在蓬勃发展,假发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纠缠:头发的秘密经历》(Entanglement: The Secret Lives of Hair)的作者Emma Tarlo表示,接发重新点燃了 1990 年代早期的“全球头发贸易热潮”。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美国去年进口的人发价值为 6.853 亿美元,而在1992 年,这个数字只有 5,160 万美元。

事实上,纽约的假发世界广阔而具有多样性。在中城,韩裔美国批发商在“人发区”成批地销售假发,一屋子的假发制造者都在为大都会歌剧院和百老汇的音乐剧编织假发。在哈莱姆区 125 号街和布鲁克林区富尔顿大道的假发商场里,女士们挑选着“塞内加尔发辫”和“秘鲁波浪”等各不相同的假发样式。在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的一些地方,正统犹太妇女只有在游泳池等少数场合才会当众脱下假发。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不过,《纽约时报》称,目前纽约市场上的大多数假发都在中国制造,那里的数千名工厂工人从事着纽约假发制造者曾经从事过的工作:拔下发束中的短毛和细毛,烘烤发卷,手工编织假发。如今,“(纽约)许多自称制作‘定制’假发的人只是将订单寄到中国,并在收到货物以后做一些调整。”皮亚扎说。

现年 85 岁的克莱尔·格伦瓦尔德(Claire Grunwald)在自己位于布鲁克林的工作室里为正统犹太教社区制作假发和假胡子。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格伦瓦尔德在德国纽伦堡市郊外的一个难民营里、从一个德国假发工匠那里学会了假发制作。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曼哈顿哈莱姆区 Apollo Beauty Land 展示的假发。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责编/李紫君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纽约时报》4月7日Last of New York’s Master Wigmakers、《好奇心日报》4月20日《假发日益流行,做它的匠人却渐渐消失,这是纽约最后制发大师的故事》(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纽约时报》)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5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飞机马上起飞,安静女子却被突然请下飞机!而原因,让她感恩不尽…

美国西南航空所做的一切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安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