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裔作家石黑一雄,这个几乎没有出现在任何热门赔率榜前列的作家,有何能耐?

11 月 1 日
984

日裔作家石黑一雄,这些年,都写了什么?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5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颁出了201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这个几乎没有出现在任何热门赔率榜前列的作家,拿到了文学奖桂冠。

与其他少数族裔作家不同,尽管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文化背景,但黑石一雄从不“操弄”亚裔的族群认同,而是以一个国际主义作家自居。他的小说题材繁杂多样,所设置的场景、人物也横跨欧亚文明。

诺贝尔奖官网公布的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的肖像画。网络图片
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于英国,用英文写作,自嘲日文“很烂”,喜欢以“国际主义作家”自称,曾说自己是“一个不知家在何处的作家”,与萨尔曼·拉什迪、V·S·奈保尔并称为英国文坛的“移民文学三雄”。The Independent

1.《远山淡影》:移民母亲的“虚幻”追忆

图片来源:新浪

1982年,已经分别在英国肯特大学和东英吉利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的石黑一雄出版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远山淡影》(A Pale View of Hills)。小说以二战结束初期的日本为故事背景,以居住在伦敦的日本女子Etsuko作为叙述者,大女儿的自杀使她回忆起二战后她在长崎的生活,记忆一点点被点亮、激活,如早已不流血的伤疤一般隐隐作痛。

Etsuko这位移民母亲夹带着哀伤、恐惧与绝望聊度余生。她的孤独宿命有着两个指向:一是哀痛的过去,二是无可置落的他乡。英国印度裔作家萨尔曼·拉什迪曾说:“我的现在是他乡,而过去才是家,尽管它是那已逝去时光中失落城里一个已不复存在的家。”

不过书中,Etsuko没有回忆自己为什么离婚,没有回忆女儿为什么自杀,亦没有回忆为何迁居英伦,甚至有一大部分记忆都是她杜撰出来的幻景。石黑一雄写道:“那种(二战后的日本生活)恐怖从未消失,但已经不再是傲骨的伤痛。人是可能与任何恐怖的事生出一种亲密关系的,就如同是自己身上的一个伤口那样。” 有书评称,这种伤痛宛若是清淡如烟的山景,远近不明,恍若已成为远去的幻境。可一旦亲近,依旧是巍峨不朽的创伤。

2.《浮世画家》:艺术家的罪与赎

图片来源:pinterest

在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中,有一条支线,讲述一位老教师重新思考他一生所构建的价值观。多年后,石黑一雄以此展开,写下了第二部长篇小说《浮世画家》(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这部小说也获得了英国布克奖提名。

主人公小野增二是日本颇有名气的画家,在他的祖国致力于大肆侵略扩张之时,他以其作品极力鼓吹侵略,但战败后,他被国民视为与战犯同罪,受到敌视和孤立,这直接导致他的二女儿大龄未嫁。小野增二在战败后,目睹惨痛的现实,才恍然明白,他过去所为之狂热献身的所谓军国主义理想,是多么荒诞和虚幻。而他建立在这种理想基础上的艺术追求也在战败后灰飞烟灭,乃至成为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有评论称,石黑一雄的文字是温情的、清新的,小说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却是灰暗的、混浊的,这种反衬所产生的效果非常强烈。他在小说中用了大量的文字描绘了当时的日本因为自身的不义战争,造成的国内疮痍满目,民不聊生的悲惨景象,表达了他对战争的反对观点。

小编推荐 文化 新闻
98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