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我的移民故事系列专题之宋晓玲:深入家庭,走进内心

我的移民故事系列专题之宋晓玲:深入家庭,走进内心

十五年前的某一天,宋晓玲决定放弃中国的一份稳定工作,远赴新加坡,而这几乎算得上是她最不后悔的决定之一,在那里,她认识了可谓改变她一生的导师,也让她投身家庭教育事业。从中国到新加坡再到澳洲,生活环境一再改变,但她始终愿意延续导师的那份“爱”,帮助华人家庭“破茧而出”。

离开朝夕相处的亲人,独自去远行了

此前的13年里,宋晓玲不可谓不成功,她在中国厦门的一所政府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从事青少年的教育培训和活动,所管理和带领的团队成绩斐然,屡次为单位获得省级、国家级奖项,因为成功的管理经验,她还被推荐到全国的校外教育年会上做推广交流。

那时的宋晓玲也已经就读厦门大学管理学硕士,也许未来还有些许发展空间。然而,为了寻求人生的突破和探索更广阔的职业生涯,她做出了不一样的决定,选择出国留学。

从事家庭生活教育,几乎是宋晓玲在出国前就酝酿好的方向。这并非偶然,由于中国多年推行独生子女政策和经济的飞速发展,孩子成为家庭乃至社会的“娇宝宝”“小皇帝”,一家多口围着“小皇帝”转,有关孩子心理和行为问题的报道屡见不鲜。

“记得有个妈妈曾经跟我说她的儿子既任性又顽劣,在学校又偷又逃学,气得她心脏病发作住了院;还有另外一个家庭,孩子被娇惯成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自私自利,在学校看到别人的东西就想占为己有,如果不能占有就出手打人;还有的孩子既敏感又孤单,交不到朋友……”在宋晓玲看来,独生子女现象已经成了中国逐渐凸现的社会问题。

2003年7月,宋晓玲刚刚入读新加坡国立大学。

“不少家庭都前来求救,但是因为缺乏专业人才,无法提供相应的帮助,对于日益增多的儿童和青少年行为与情绪问题,我们始终爱莫能助。”宋晓玲回忆道。

一次,宋晓玲带领青少年艺术团去新加坡交流演出,这让她看到了机会。“那次的交流让我看到有这么好的一个国家,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的美丽和文明都深深吸引了我!”这让她萌发了留学新加坡的想法并得到了先生的支持。随后她成功申请到新加坡国立大学(NUS)社会工作硕士专业的入学资格。

宋晓玲解释道:“社会工作所包含的儿童青少年工作等课程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希望能多了解儿童青少年的发展心理和行为,多了解家庭的互动,以便找到解决我心中疑问的答案。”

告别了亲人,远赴异乡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宋晓玲还记得临上飞机前,她难过地紧紧搂着儿子泪流满面不能离去,“生离死别般的痛苦!”当时,儿子流着泪对她说:“妈妈,我心里有三座大山。”

好奇询问之下,“原来八岁的他竟然懂得用三座大山来具体形象地描述他内心巨大的担忧、难过与不舍:第一座大山是儿子担心妈妈坐飞机会不会平安到达新加坡;第二座大山是不知道妈妈在新加坡安不安全;第三座大山则是担心飞机会不会把妈妈安全带回家。

我心里阵阵难受。”宋晓玲回忆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离开朝夕相处的亲人,独自去远行了。但这几乎算得上一次改变人生轨迹的远行。在秀美的新加坡,宋晓玲经历了不少挫折,也认识了影响至今的导师。

“没有认识翁教授,可能我的生活不是这个样子”

宋晓玲重返校园的生活并不轻松,原来读英文专业的她从没和社会心理学理论接触过,因此系里决定让她多修两门基础课,每门课的老师往往会开出一堆阅读材料,那时的宋晓玲只得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你能看懂每个句子,但是不知道意思是什么,当时内心很焦虑”。

课业上的困难,加上对孩子的思念和无法陪伴孩子的内疚,让宋晓玲一度觉得无路可走,常在图书馆楼顶的角落里哭泣。幸运的是,她遇到了翁约翰教授——《社会学理论在社会工作中的应用》这门课的导师。

“我跟很多家长说过,如果我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学习另外一门课,没有认识翁教授,可能我的生活不是这个样子,就不会认识你们。” 宋晓玲至今仍能回忆起课堂上的一些细节,那时她学习经典理论感到吃力,翁教授却很愿意腾出宝贵时间帮助这位来自中国的学生,他建议宋晓玲把他布置的阅读文章与经典理论反复阅读,写成Summary(即摘要),每周上课前来见他,从Summary中找出宋晓玲不理解的问题并进行解释。

在去新加坡留学前,宋晓玲就对家庭教育方面感兴趣。

翁教授就这么说到做到,每周花几乎两个小时单独为她耐心讲解,有时甚至顾不上吃午餐,宋晓玲回忆道:记得有一次,翁教授为我讲解错过了午餐时间,我提议说:“您帮我讲课,请让我来请您吃午餐,这是我们中国的惯例。”翁教授却笑着说:“我们新加坡是老师请学生吃饭。”

几个星期后,宋晓玲拿着Summary去见他,这一次,翁教授在Summary下面写了一个: Good(好),“我觉得那一刻,是我来新加坡以来最幸福的一刻,不仅悟到了坚持的魅力,而且为日后的教学与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宋晓玲说。

而翁教授给她带来的影响还远不止于此,在一次应邀去翁教授家做客后,宋晓玲此前对家庭关系的认识完全被颠覆了,“他的家庭是我见过的一个非常美好的大家庭”。

2004年的某一天,宋晓玲无意中透露春节期间她的先生和孩子要来看她,翁教授听了后,说:“那他们来的时候我要请你们一家吃饭。”只见他翻开记事本,在宋晓玲家人来新加坡的日子旁做了标记。

等到那天到来,宋晓玲一家团聚后,翁教授夫妇邀请他们去了全新加坡最好的、得过奖的泰国餐馆。之后,翁教授还邀请他们去自己家里做客,一一介绍了他的妈妈、兄弟姐妹、侄儿侄女几十位家人。

“那情景,让我在人生的三十多个年头头一回看到如此和睦美好、如此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宋晓玲感慨道,不同于以往所常见到的有距离感或充斥纷争、不和的大家庭,这一场温情的家庭聚会让他们流连忘返。

宋晓玲(左一)和家人在2004年春节曾去拜访翁约翰教授夫妇,儿子杨熹还将他画的中国画梅花赠送给喜爱中国文化的教授夫妇。

翁教授的家庭关系“就像一个上帝教导人际关系故事的现实版”:一群人用长筷子争抢食物却怎么也吃不到,于是争吵推搡,过着焦虑和痛苦的生活;而另外一群人用自己的长筷子夹起食物互相喂对面的人,过得却无比开心。翁教授的家无疑属于后者。

翁教授一家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宋晓玲一家,“这让我们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之后我经常在教会礼拜后到翁教授妈妈家里享用午餐。”在这之后的十多年里,两家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这些经历也在宋晓玲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她有了这样一种念头:“我要像翁教授一样,我们的家也要像他们一家人一样相亲相爱!我希望能帮助更多的家庭像他们一样!”

就这样,宋晓玲度过了自己的留学生涯,毕业后,她回到中国,当时因为中国紧缺社会工作专业的教师,她受邀到著名学府厦门大学任教,教授本科生的《青少年社会工作》课程,并带领学生深入学校开设和推广社交情绪课程,深受多方好评。

图为宋晓玲(前排左二)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就读社会工作硕士学位课程时的合影,后排右一为翁约翰教授。

期间,她还推荐自己的导师翁教授前来讲课。翁教授身兼国际社工联盟亚太地区主席、多家非营利机构主席和新加坡政府顾问,在百忙中成行,缘于“他内心有一种激情,很乐意去帮助华人家庭”。在厦门大学的课堂上,翁教授分享了一个故事,让人感受到了他对中国人的情谊。

翁教授说,他的爷爷是从中国下南洋的,刚来时在码头卖苦力,后来凭借着勤劳和智慧建立家业。爷爷有一个老式水果篮,用绳子吊在房梁上,每当孙儿们去的时候,他就取下水果篮,并且总会先问一个问题:“你长大了要做什么?”只要孙儿们说:“我要回中国去帮助中国人”,爷爷立刻笑眯眯地把水果递给孙儿。他在传递这样一种价值观,“我要为华人做一些事情”。

就这样,宋晓玲在厦门大学教了一段时间的社会工作课程后,因为先生的工作需要,她和家人重返新加坡,并从此定居新加坡。此时,翁教授再次给她提供了帮助,在重返新加坡的第二天,宋晓玲被翁教授推荐到在新加坡社会服务领域享有盛誉的飞跃社区服务应聘,并成功地获得了家庭生活教育者的工作。

她和同事们一起深入学校、社区、教会、青少年收容所、监狱等机构,针对不同的群体,有针对性地设计课程,深入传授家庭教育专题,支持关怀并协助他们从危机中走出来。在此期间,她还与同事一起代表飞跃社区服务为新加坡政府编写亲子教育书籍和参与亲子教育影片的拍摄,为新加坡社会的家庭教育做出了贡献。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华人神探李昌钰大婚,5克拉钻戒用画的!时薪10000美元亲历案件8000起,他有过怎样的传奇?

华人第一神探是这样炼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