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类研究所 / 你对躁郁症可能一无所知,但你可曾想过,有多少人正活在地狱……

你对躁郁症可能一无所知,但你可曾想过,有多少人正活在地狱……

香港歌手卢凯彤(Ellen)、高楼坠亡、躁郁症……从8月5日起,这些词汇构成了不少新闻标题。躁郁症也以极为残忍的方式走入人们视野。这场悲剧发生在大洋彼岸,似乎离澳洲很远,但躁郁症并不遥远,事实上,在澳洲,在华人圈,也许就在你身边,同样有这样一群人,而不少人却远未真正了解躁郁症。

“这种感觉显然一点也不好”

“致患躁郁症的你:三年了,你还是每天乖乖地定时吃药,药没有让你完全康复,但有令你情绪渐渐变得平稳,没有那么多疯癫的高低起伏,但你每天都还是在矛盾跟不安中与自己的心灵与大脑斗争,偶尔听到别人跟你说‘不要吃药了或不要依赖药物’,别怕,不用听进去,他们不懂,躁郁症就如同心脏病、糖尿病一样,药不是依赖品,而是必需品。”

香港歌手卢凯彤曾这样描述了自己的状态,在她从高楼坠亡之前,很多人都认为她已经走出了幽谷。

香港歌手卢凯彤生前曾罹患严重的躁郁症,在治疗期间,她曾和刺青师傅一起,把画作刻上自己的身体。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

躁郁症,伴随着卢凯彤的悲剧,以极其刺眼的方式走入人们视野。“最严重的时候,每五分钟想一次怎样自杀,割腕自残,不吃不喝,不想接触任何声音,必须戴耳塞才能上街,除了海浪声,什么都听不进。”这是卢凯彤曾经的“躁郁”生活。她不是第一个饱受躁郁症折磨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澳洲,也许就在你的身边,同样有一群人正与躁郁症搏斗。

在身边的人看来,来自黄金海岸的Missy Robinson的人生几乎可以称得上完美,她不仅事业成功,还有一个十分爱她的未婚夫。但这些人不知道的是,过去十多年来,Robinson一直饱受躁郁症的折磨。

来自黄金海岸的Missy Robinson(上)身患躁郁症多年,甚至一度萌生自杀的念头,幸好有母亲(中)与未婚夫(下)的陪伴与支持,让她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图为ELLE澳洲官网报道截图

Robinson今年39岁,28岁那年确诊患病。Robinson回忆道,其实在她20多岁的时候,就有很多迹象表明她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滥用毒品、酒精以及混乱的私生活等等,她都曾经历过,而且她经常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地自责与羞愧。

直到生活开始被强烈的自我怀疑与自我厌恶情绪占据时,Robinson决定去看医生。起初,她被诊断患有抑郁症,于是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但她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甚至发作了更严重的躁狂症状。Robinson依然清楚记得那时候自己被极度的痛苦折磨时的感受,为了摆脱,她甚至想过自杀。

在某天夜晚,不堪病痛折磨的Robinson来到楼下的厨房,从橱柜中拿出一把刀,想要用自杀来缓解痛苦。这时,她养的猫突然出现在厨房,并跳上了一旁的凳子,这让Robinson顿时清醒过来,暂时搁下了自杀的念头。之后,Robinson决定再去看医生,也是在那时,她确诊患上了躁郁症,同时也开始了更有针对性的治疗。

图片来源:ellashablan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虽然Robinson的躁郁症一直没有彻底根除,但在母亲与未婚夫的陪伴和帮助下,她已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在澳洲,与Robinson有着类似经历的人还有很多。今年33岁的Matt Berriman是澳洲当前最火的科技初创企业Unlockd的创始人之一。在众人眼中,Berriman年轻有为,是一位前途无量的科技新秀,但其实,Berriman也是一位躁郁症患者,病痛已让他再无心力专注于当前的事业。

今年2月,Berriman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辞职信,决定辞去时任CEO的职务。在信中,Berriman写道,在Unlockd快速崛起的过程中,他一直在与躁郁症作斗争,他把罹患躁郁症的原因归咎于缺乏睡眠以及创业阶段事业如坐过山车般起起落落带来的精神压力。

躁郁症发作时的表现因人而异,它不一定表现为一种低落情绪,有时还会让人莫名的兴奋或自信。对于Erin Stewart来说,躁郁症会让她出现一种错觉,那就是认为自己拥有比现实中更多的金钱,从而导致她经常过度消费。

图片来源:akoprezitrozchod

在确诊换上躁郁症之前,Stewart曾做出一个冲动决定,那就是和男友一起去法国旅行。要知道,那时的她只是一名大学生,往返法国的机票费用已完全超出了她的支付能力。但Stewart还是成功去了法国,不过刷的是信用卡。但在抵达法国后,懊悔与忧虑接踵而至。

尽管那次法国之行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冲动消费,但对Stewart而言,买东西已成为她满足幻想的一种方式。她经常突发奇想地买一些珠宝饰品,觉得它们是幸运符或护身符,但当清醒过来,看着这些冲动之下买回来的东西,Stewart时常会感到尴尬和羞愧。

2012年,Jesse Millar也确诊患上了躁郁症,当时正值他的31岁生日,所以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一开始是抗拒的,我很怀疑,根本无法接受。” Millar说,他当时意识到自己有点不正常,但只是觉得“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Millar的躁郁症发作时,有时会持续两三个月,“狂躁时,我会喝很多酒,冒一些大多数人都不会冒的风险,我会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认为自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但在抑郁时,他会感到焦虑煎熬,丧失自信,而且无法与人正常相处,总感觉自己在被人评判。“这种感觉显然一点也不好。” Millar说道。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这种工作月收入$12000以上!躺着啥也不动就能做!只要你胆够大!

你愿意做实验小白鼠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