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CITYWALKER尚城》杂志专访创作歌手于湉:沉浮归来仍织梦

7 月 29 日
370

专访歌手于湉。

Hello,写给浮沉在成人世界的你

在这个特别的2020年,有人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也有人奔波在路上,无论工作和生活,都有很多焦虑和不易。一曲Hello,是于湉带来的一声温暖而治愈的问候。

于湉在描述Hello时,曾写下这样一段话:Hello,写给浮沉在成人世界的你。希望这首歌能够提醒我们,要一直一直,跟自己心里的梦想,还有从那个夏夜一步步走来的自己,Say Hello

17岁时,于湉去海外学习音乐,后来通过“快乐男声”走上了歌手之路,这一走,就是七年。“快乐男声”的比赛对于他来说是进入音乐行业的一张入场券,虽然之前一直学习音乐,但从没“实战”过,“当我真正被检验了才能发现,以前的学习是不是跑偏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海选,于湉对名次其实看得不重,但是随着比赛进行,他也变得“贪心”,想要更好的名次。“被淘汰的那刻,我对成绩已经很满意了,但还是想如果能再好一点那更好。”他说。

所有的绚烂和遗憾结束在2013年北半球的夏天,于湉急切地想证明自己,他本打算在行业里大展拳脚,一起参加选秀的小伙伴们也热热闹闹地开始了演艺事业,但他却沉寂了下来,因为他彷徨了。“学音乐时,我会看艺人们的采访和纪录片,他们有各种发展方向、规划。”于湉说,可真正走进这个行业时,才发现,自己甚至没有一个规划性的发展,虽然能量满满却找不到方向,完全懵了,“比较有想法的艺人有时会被归类为‘不听话的艺人’,自然而然也会遭受一些打压。所以,彷徨是必经之路吧”。

从歌手到全能音乐人,为爱找到更多出口

彷徨带来了短暂的思考与停留,接下去的是继续向前奔跑,于湉开始学会乐在其中,“踏踏实实做事儿就好”。所以在之后的几年里,他出了四张专辑,从拥有创作技能的“魔力炭乐队”主唱,到涉足影视成为演员,再到成立个人音乐厂牌“梦织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能音乐人,于湉为自己的热爱找到了更多出口。

其实从一开始,于湉就希望以创作歌手的身份出发,被大家认识,但过程中的阻力很大,公司同事们不赞同,觉得失败的风险高,他的创作还不够成熟等。“但幸运的是,虽然一路上一直有反对的声音,也架不住我自己写歌比较便宜,预算低。然后写得也还可以,大家也就慢慢顺其自然了。”他说。

成立“梦织音”自己当老板,其实也是为了让更多曾像他一样彷徨的歌手们有个“靠山”。“我能看到很多选秀歌手出道后,缺少好作品。另一方面,新人词曲作者在音乐行业里一直属于弱势的群体。”于湉说,所以“梦织音”能让词曲作者们有一些保障,为业内多输入些高质量的词曲。

很多人也看到了“梦织音”参与制作的高品质歌曲的价值,《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等大热的音乐选秀节目,都是由“梦织音”提供音乐版权服务 。《青春有你2》成团之夜最终舞台《猎》更让“梦织音”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王俊凯、鹿晗、易烊千玺、RISE、火箭少女101等歌手、组合也与“梦织音”有过很多合作。但于湉喜欢将这叫做一点点运气,“因为我们拥有很多海外作者,又有很多曲适合男团女团的风格。如果偶像组合没那么大的需求,音乐版权还是相对混乱的状态,我们就不会那么幸运。”他说。

如今成为了老板,于湉能明显感觉到身份转变带来的责任越来越重,他不仅要对自己的舞台负责,还要学着给他人创造优质的舞台。“做艺人有任性的权利,做公司是不可以任性的。”他说,很多压力是来源于没有足够的认知能力解决现有的问题,而自己能做的就是不断提升自己,去消化掉这些压力。

梦想这条路是长跑,跟着别人的速度跑会累坏

或许正是因此,于湉从来没有停下创作,而是在不断学习,他的第七张个人EP就和以往不同,浪漫狂野乐队化的音乐风格里包裹着一颗温暖的内核,“所以这张专辑有了暖核摇滚的标签”。

先行曲Hello,也仿佛让人们看到了那个选秀节目中温暖的大男孩,面对“快乐男声”舞台上那个对音乐道路充满憧憬的自己,七年后的这句“Hello”,更像是一个可以拥抱你我的朋友,温暖且有力量,也是对成年人浪漫主义的一种解读。对于沉浮在成人世界的我们来说,见识过世间冷酷,也经历了世事浮沉,但依旧怀揣着曾经作为少年对于生活的期许,对于梦想的执着以及对于美好的坚持。

“以前被输入的价值都是,要活得很苦,多愁善感才能做出好音乐。现在不这么觉得,只要保持内心的敏锐和敏感,还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于湉说,这些年,他对音乐的理解发生了些变化,他的人生发展也从没有一刻停止变化,“一开始就只想做一个什么都不用操心不用管的音乐人,觉得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就是做生意,居然现在自己开起了公司”。之后,于湉还会通过Vlog、电台、直播等自媒体,和大家见面。

追梦的路上有阳光,也有风雨,可能也有无奈,有妥协,于湉对生活赠送给他的磋磨照单全收,用自己的方法玩音乐,靠音乐养活自己,“我觉得我已经很幸运了”。在保证健康的基础上,他也希望那些刚刚接触到音乐、热爱音乐的年轻人,能享受追逐梦想的过程,然后从中找到自己的节奏,不要被其他人牵着鼻子走。“梦想这条路是长跑,跟着别人的速度跑可能会累坏,用自己的速度也会到达终点,只是会稍微慢一点。”于湉说。

听着《咸鱼》,追“音乐”

CITYWALKER:你在创作过程中会从什么地方获取灵感?

于湉:我尽量以精神饱满的状态,在阳光明媚的上午,把家里桌子收拾得干净一点,然后进行创作。

CITYWALKER:生活中的你偏爱什么风格的音乐?

于湉:我生活中就是什么都听,其实没有风格分类。最近偏爱尺八(竹制古乐器)和古琴的声音。

CITYWALKER:你翻唱的莫文蔚的《爱情》唤起了很多人的回忆,大家都喜欢这个男声版本,那么未来还有计划翻唱更多歌曲吗?

于湉:有机会当然希望多翻唱一些经典。

CITYWALKER:你觉得翻唱和原创哪一个对你的挑战更大?

于湉:我觉得是原创,翻唱其实是已经有了词曲,和制作人探讨出一种适合我的表达方式就好。但原创,是从无到有。在还没有变成成品之前,是会不停地被审视和推翻的。

CITYWALKER:哪首歌对你来说有特殊意义的呢?

于湉:五月天的《咸鱼》吧,这首歌是我中学想要追寻音乐梦想,却被所有人觉得是痴人说梦时,一直听的一首歌。

CITYWALKER:17岁时是怎么下了决心要到海外学习音乐呢?

于湉: 还是喜欢吧,而且想了解是什么样的教学体系和成长环境,可以做出那么好的音乐。

CITYWALKER:现在回望那段时光,有什么话想对那时的自己说呢?

于湉: 注意休息,好好养生,别熬夜。

CITYWALKER:未来有什么想要挑战的曲风或者有什么领域想要有所突破呢?

于湉: 我觉得先把我的暖核摇滚深入人心。还没到极致,讲突破有点早。

CITYWALKER: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喜欢你的音乐,也很支持你对音乐的热爱,包括家人、朋友和粉丝,你有什么心里话想要对他们说呢?

于湉: 好好地享受生活,我们一起加油!

 

 

图片均来自被采访人

采访:Sarah Kong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3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