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2018 年“澳大利亚文学周”作家专访 理查德·弗兰纳根: 记录战争,但别抱着仇恨不放

2018 年“澳大利亚文学周”作家专访 理查德·弗兰纳根: 记录战争,但别抱着仇恨不放

“从头到尾都特别好。”“澳大利亚文学周”期间,中国作家余华如是赞美了澳洲作家理查德·弗兰纳根(Richard Flanagan)的小说《深入北方的小路》(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弗兰纳根根据父亲参与修建泰缅“死亡铁路”的经历,用12年完成了这本小说。但他表示自己并不是为了“记录仇恨”,只是“说出了基本事实”。

《深入北方的小路》讲述了澳洲医生多里戈·埃文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了日军俘虏的故事。他在战俘营的工作除了治疗生病、残疾的战俘,还要负责从他们中挑选出日军规定的人数,去修建泰缅铁路。在修建这条“死亡铁路”的过程中,每天都有人因为殴打、饥饿、热带疾病和繁重的工作而死去。《深入北方的小路》被《卫报》称为“大师之作”,2014年,凭借这部小说,弗兰纳根获得了布克奖。

“我不写这本书,就再也写不了别的书了”

3月17日的下午,窗外的大雪下得正起劲时,北京单向空间连锁书店中面积最大的爱琴海分店里人头攒动,座无虚席。在这个150平方米的书店里,就连站着都会感到来自四周人群的压力。

书店舞台中央,第11届“澳大利亚文学周”文学对谈活动的两位主角——澳洲作家弗兰纳根和中国作家余华正在进行一场名为“赋予历史以小说的声音”的文学创作分享会。很显然,大雪并没有阻挡来听讲座的读者的热情。

在这场活动之前,余华和弗兰纳根素未谋面。但读过对方作品之后都非常喜欢,颇有些一见如故。谈到弗兰纳根的作品时,余华说:“不要以为托尔斯泰死了就没有文学了。我读过《深入北方的小路》。这本书找不到什么地方是好的,因为从第一章到最后一章我都非常喜欢。读完以后好几天我都在想这本书,弄得我很难过。”

余华所说的《深入北方的小路》是弗兰纳根的代表作之一,帮助他斩获了2014年英国布克文学奖,也使他成为了澳洲历史上第三位获得布克奖的作家。

当年,评审的点评是:“文学的两大主题是爱与战争,而《深入北方的小路》正是这样一部关于爱与战争的巨著。弗兰纳根用其优雅的文字叙述了一个充斥着罪恶和英雄主义的故事,将东方与西方,过去与现实相连。”

弗兰纳根是当今澳洲最优秀的作家之一,同时还是一名导演,他将自己的小说《孤掌之鸣》改编成电影,并入围1998年第4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小说中,澳洲医生多里戈·埃文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日军战俘,被抓去修建泰缅“死亡铁路”并和心爱的女人失之交臂。“为什么万物之始总有光?”小说伊始,读者被带入如梦似幻的往事回忆,主人公的人生也就此展开。“快乐的人没有过去,不快乐的人除了过去一无所有。”

作为战争幸存者回到澳洲的埃文斯得到了英雄般的褒奖,却失去了爱情,他陷入了爱、战争与人性的漩涡,“要活下去就必须有一个荒唐的信念,那就是你能活下去,这信念高于一切”。弗兰纳根也是这样,为穿过一生中的惨烈绝境、荒诞的记忆之谷,他不在意功名利禄,向往自由胜过权力。

活动当天,弗兰纳根在现场回忆说,自己原本没打算写《深入北方的小路》,但一写就是12年。事实上,弗兰纳根的父亲阿奇·弗兰纳根曾是一名普通的澳洲士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爪哇岛遭日军俘获后被运往缅甸,参与修建“死亡铁路”。但他从这场劫难中侥幸活了下来。

图片来源:chinawriter

“二战时期我父亲被带到缅甸修‘死亡铁路’。所以我也就成为了‘死亡铁路’的孩子。父亲经常说起以前的故事,也有一些怪异的行为。他对物质上的成功没有任何兴趣,所以我一直很怕写这本书。”

究其原因,弗兰纳根不想让《深入北方的小路》和市面上有关“死亡铁路”的书雷同。他想让它被铭记。可是,太难了。刚开始,他劝自己“别碰”这个厚重的题材,“可能会毁了它”。

随着时间推移,他却发觉,父亲年迈,如果不趁他在世写完,就永远完不成了。于是写书的想法“不停膨胀着,如鲠在喉”:“我不写这本书,就再也写不了别的书了。所以我必须写,为的就是能继续当一个作家。”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弗雷德•霍洛基金会特别策划:行走世界,瞳燃希望

专访弗雷德·霍洛基金会董事会主席约翰·布伦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