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中国当代青年水墨年鉴奖”悉尼驻留展完美落幕!悉尼《城市周刊》独家对话中国水墨获奖艺术家

“中国当代青年水墨年鉴奖”悉尼驻留展完美落幕!悉尼《城市周刊》独家对话中国水墨获奖艺术家

“中国当代青年水墨年鉴奖”悉尼驻留展于7月21日在澳大利亚南海传媒旗下的亚洲艺术空间开幕,展出中国青年艺术家康春慧与谢天卓的最新作品,以及他们在悉尼驻留期间创作的作品。当天,“中国当代青年水墨年鉴奖”主办方南海传媒总裁李冰、悉尼中国文化艺术中心主任赵立、澳大利亚澳华文联主席余俊武、澳中文化交流协会创始人李宏等嘉宾也出席了开幕并致辞。

康春慧:艺术想怎么看都行

康春慧于1982年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2006年赴新疆克孜尔壁画研究所,整理临摹壁画,2011年从首尔大学视觉艺术系硕士毕业,其作品曾获得韩国总统奖。康春慧曾在北京、香港、悉尼等地举办多场个展、群展。在2016年悉尼“中国当代艺术月”上,康春慧曾携作品《执花寄月系列之齐家葫芦》参加位于悉尼亚洲艺术空间的“造化”展览,获得好评。

康春慧出生于中国新疆,她说自己在绘画中对色彩的运用,是从新疆克孜尔壁画的颜色体系中学来的。

Q & A

City Weekly:听说您曾经临摹过石窟中的壁画,能分享一下这段经历吗?
康春慧:在新疆南疆地区,有一处非常重要的壁画,叫克孜尔壁画,我在克孜尔壁画研究所断断续续进行了两年的壁画研究。克孜尔壁画描绘的是小乘佛教,比敦煌石窟壁画还要早一个阶段。现当代艺术圈中,有不少大画家都曾临摹过壁画,包括我们熟悉的张大千。这段经历对我的影响很大,从颜色、线条到造型都有影响。如今我的水墨画中,色彩部分采用的就是壁画的颜色体系,我所有的颜料都是由克孜尔壁画研究所提供的矿石颜料,经过我的二次加工而制成。虽然色彩一致,但是造型上我的作品与壁画内容还是相去甚远。毕竟,当我面对壁画的时候,我面对的其实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宗教信仰。我还不够强大,没法将壁画中的造型提炼出,用于我的作品中。以后我一定会在我的作品中将它的造型体现出来,但是现在我的能力可能还不足以很好地把控。

City Weekly:我发现您的作品似乎都是在描绘花鸟?
康春慧:是的,而且如果我以后把壁画中的造型运用在作品中,也是用在花鸟上。我不画人,我喜欢“不变”的东西。从有记载开始至今,花鸟其实没什么变化,但是人会变,甚至一个人仅仅换了一身衣服,他的特点就发生了改变。我在悉尼创作的长卷,也是我在游览了悉尼植物园后画下的。悉尼的生态比较原始,到处都是奇花异草,听说这里到了夏天还有更多的花草,我想到时候我还要再来一次。

City Weekly:您觉得在当下,中国的水墨和西方的油画之间有哪些相通之处?
康春慧:在我看来,无论是水墨还是油画,其实都只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而用哪种媒介来表现你要表达的东西,其实并不重要。我相信对于一名优秀的澳洲油画艺术家,如果习惯了使用水墨,也能很好地进行创作。不过,艺术家本身所带有的强烈民族特色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慢慢削弱。一些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我们不容易看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他们更愿意在作品中表现内心更高层次的思想问题。人们对生命认知的表达其实是差不多的,虽然方法不同,但却是相通的,加之现在的信息发达,对于当下的艺术家来说,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时间用来独处和思考。

康春慧的作品《觚哉之十七》。该系列作品共24幅,灵感来自中国的24节气。

City Weekly:艺术家给人的感觉总是很神秘,作为一名艺术家,您是怎么看的?
康春慧:艺术家也是一种职业,大多数职业有上班跟下班,但艺术家并没有。有时候,我们甚至在睡觉的时候都会想着自己的作品。一个人如果真想从事艺术,就要能吃得起苦。有些人觉得艺术家很随性,喝点酒随手泼墨就能卖出几百万,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艺术家都是非常有计划性的,我们也需要一点点地创作。毕竟灵感只有一下,之后其实是一种纯粹的体力劳动。搞艺术不但脑子要好,身体也要好。如今美术学院越来越多,考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在毕业后还能坚持绘画的人,其实非常少。不过这很正常,毕竟社会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都去画画。艺术还是一个基数大,但是范围小的东西。

City Weekly:艺术之路这么苦,您是怎么坚持到最后的?
康春慧:我爸爸是一名画家,但在他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任何艺术市场可言。爸爸觉得我应该找一份正式工作来养家糊口,而不是去画画。刚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们都会问大家的梦想是什么,大多小学生都说想当科学家,但我却很坚定地表示想当画家。也许是这种执着,使我对艺术的爆发力一直持续到现在。

City Weekly:对于欣赏和收藏艺术品,您有什么想跟读者朋友们说的?
康春慧: 对艺术,尤其是抽象艺术的理解,有时候可能需要我们对艺术家的背景和精神境界有一定的概念。冷不丁看一幅不熟悉的艺术家的画,基本上是很难看懂的,更别说看得热泪盈眶了。作品所呈现的状态,其实与画家的生活环境一定是有关联的,对艺术家生活的了解也能使我们多方位了解一件艺术作品。

此外,我觉得艺术不存在误读,完全是自己的观点,人们想怎么看都可以,没有固定的答案。有些人激进、有些人保守、有些人中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不要说普通的观众,就是专家、学者也会因为对同一件艺术作品的理解不同而分成不同的派别。所以,我们想怎么理解一件艺术品,都是可以的。

很多收藏家问过我关于艺术消费的问题,抛开艺术品的价值,首先应该是出于自己的喜爱。艺术消费需要一种共鸣,毕竟我们可能要经常面对这些作品,而不是一直把它们“藏”起来,直到准备卖的时候才拿出来看一下。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她是澳洲最美的女人,7届总理夫人的导师,用90年的时间证明:优雅从来都与年龄无关!

人中有一老,或庸常或优雅,总有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