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4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我的移民故事系列专题之蔡妙甜:艺术“火花”何曾熄

我的移民故事系列专题之蔡妙甜:艺术“火花”何曾熄

“我是火花性格。”移居澳洲近30年的蔡妙甜这样形容自己。这种性格指引着她永远在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从跳舞到唱歌,从美声到上世纪80年代风靡大陆的流行歌曲,从为澳洲华人驻唱到创立“音乐至尚”与“小火花”演唱团,成为悉尼华星艺术团声乐总导师……正如她遇到的很多“伯乐”一样,她似乎也成为了这样的角色,“后浪推前浪是没得违抗的,我顺应它,我一直退后,越来越小”。

“你很有音乐天赋,去考音乐学院吧”

在今年为“小火花”演唱团招收了几个四五岁的小成员后,蔡妙甜意识到,这已经是她移居澳洲的第28年了。

“他们一个个小小的、很可爱,我整天给他们排练,发照片到朋友圈……”蔡妙甜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也愿意“推着”这些年轻人更多地登上舞台。而她完全有底气这么做,她是上世纪80年代活跃在中国大陆歌坛的女歌手,来澳生活二十多载,创立了“音乐至尚”与“小火花”演唱团,还在悉尼华星艺术团担任声乐总导师。

蔡妙甜这样形容自己:“我永远有激情,因为我永远在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但这么多年,唯一不变的是,她还行走在音乐这条路上。

谈及这“宿命”一般的选择,蔡妙甜仍记忆犹新,30多年前,她还是中学里一个活跃的舞蹈演员,但正是此时,这个小姑娘遇到了自己的“音乐伯乐”——广州星海音乐学院的钢琴老师刘春荣。当时的刘春荣到处寻找人才,而蔡妙甜引起了她的注意,在被要求唱几句之后,蔡妙甜的声音打动了她。

上世纪80年代,因为颇有天赋,唱歌又很有灵气,蔡妙甜在中国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女歌手之一,还曾献唱日本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的中文主题曲。

“你很有音乐天赋,听觉好,去考音乐学院吧。”这位老师说道。就这样,经历了大约一个多月的考期和一轮又一轮的复赛,蔡妙甜收到了她音乐路上的第一张“通行证”,“那时候我们全市就收了一名(学生),就是我。”

事实证明,蔡妙甜的确是有“天赋”的,在她的印象中,学音乐实在是太容易了。“每节课我都是满分,” 蔡妙甜回忆道,“我听和弦、听音也比一般人准或者比他们容易。”

从此,她的人生就像“开了挂”,在她还没开始思考音乐学院毕业后应该何去何从时,广州交响乐团开始选拔人才,又选上了她。于是,毕业之后,蔡妙甜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广州交响乐团。

“然后我一直唱美声,”那时的蔡妙甜从未意识到什么叫“火”,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引入中国,里面的歌曲需要翻唱,并录制成一张专辑。蔡妙甜接受了试唱,另一位试唱的是成方圆。最终,编曲者认为蔡妙甜“很有灵气”,而那首歌很活泼,两者再合适不过了。于是,蔡妙甜得到了这次机会,从此走向了流行歌曲之路,也和这张专辑的名字《青春之火》一样,切实体会了一把“火”的感觉。

“我终于看到什么叫前呼后拥了”

“那张专辑一发行,全中国有150万的销量。从那时开始,我尝到了点甜头,知道了什么叫出名。”蔡妙甜说,她第一次离开广州参加大城市演出,是去上海参加节目,“整台节目都是名人,除了我”。蔡妙甜记得那些名人有李谷一、姜昆、王洁实、谢莉斯等,起初,大家并不知道蔡妙甜是谁,结果第二天彩排以后,他们每个人都过来说,“你真棒,这才叫流行歌唱,又有功力,又很时尚的感觉”。

姜昆也当即起了惜才之心,以致作为司仪主持活动时,他故意出现口误,把蔡妙甜的名字颠来倒去,好让观众印象深刻。而等到蔡妙甜真正开口唱歌,观众也热情高涨,“再来、再来”的返场呼声几乎将她包围。

上音乐至尚第一个组合:闪亮的日子(中为蔡妙甜)

蔡妙甜回忆道,那天她唱了两三首歌,第二天报纸几乎全部报道了“南国来了个蔡妙甜”,一时间,报摊上“都是我的照片”。此后,蔡妙甜接到了更多的演出工作,也渐渐成了演出中的压轴人物,当然酬劳也是水涨船高。“有一天晚上我打电话回家,我说,我终于看到什么叫前呼后拥了。”蔡妙甜回忆道。

火了之后,机会也就更多了,当时,广东省文化厅找到蔡妙甜,想要成立一个轻音乐团,蔡妙甜成了其中的主要演员。“轻音乐团,全部唱流行歌。从那时开始,我就没有回头,没有回到美声那条路上。” 蔡妙甜说。

当时,很多乐团歌手感慨道:“练了那么久,你怎么舍得?”蔡妙甜只是回答一句“我喜欢”,再不做别的回应了。

在蔡妙甜看来,自己只不过是转了一个唱法,而流行歌曲似乎更适合自己,“你怎么唱都是你自己,你怎么穿也都可以。我一下子觉得,原来唱流行歌那么开心,没有压力”。

“我本来想从你的甜里挖一块苦,结果没挖到”

那些年,蔡妙甜听到了不少诸如“表演得太好了”“蔡妙甜到哪儿从来不会冷场”等赞誉,但她也慢慢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登上歌唱舞台,这时,她觉得,是时候转移战场,到一个新的环境寻找新的奇迹。当时,澳洲几乎是她不需要多考虑的选择,因为她的妈妈和妹妹一家都在澳洲生活。

1990年,蔡妙甜申请来到澳洲,但初到这里的她完全没有其他华人的担忧,有的只是新鲜感。由于有家人在此,接机、住宿,样样都不需要她操心。几天后,她甚至连以后的生存问题也解决了。

就在来到澳洲的第四天,蔡妙甜参加了一个歌唱比赛,中途签约成为了驻唱歌手,“我不想拿冠军,我只想维持这个职业、能生存”。蔡妙甜当时驻场的地方是文华社——华人的聚集点,每个星期都在那里唱,“一到周末很多华人来,满满的”。

渐渐地,她也开始在一些婚礼、晚宴上演唱。1991年,卡拉OK很风行,蔡妙甜被一间卡拉OK邀请说:“你能不能在我们这儿开个小班,一个星期一次,我们找几个客人来,你教他们唱”。蔡妙甜欣然接受,后来,她想到“教,我说干嘛不自己教?我还自己租了房子做教室,从此成了老师”。当时,她打出的宣传语是“为了让唱K的人提高一点”,学生主要是中年商人、香港移民,慢慢地,蔡妙甜组织他们开小型演唱会,也吸引了一些年轻人。

网络图片

这很符合蔡妙甜的性格,按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的性格很好奇,没见识过的东西从不害怕”。

而她的这种“冲动”性格却没有给她带来丝毫坎坷,“很顺,真的很顺。”她这样形容自己的澳洲生活,即便是初到澳洲面临的语言障碍,在她看来,也很快不是问题了。那个年代,澳洲华人要么说广东话,要么说英语,基本没有普通话。几乎所有茶馆、娱乐场所都是香港人开的。“那时我的英语不好,可是广东话好,我还能混,这点比(中国)北方人稍微幸运一点”。在此后的生活里,蔡妙甜会说普通话、广东话、英语,教三种语言的歌,生活无忧,房子也买了。

“我来的第二年,有一个记者专门来采访我,交谈过后,他说,我本来想从你的‘甜’里面挖一块‘苦’出来,结果没挖到。”

蔡妙甜的澳洲生活几乎是一帆风顺的,除了有时会思念家乡,和当时还在广州的年仅几岁的女儿,她们唯有通过电话联系,蔡妙甜还记得,等她再回中国的时候,女儿很平静地对她说了一句:“妈妈,你比想象中瘦一点。”

后来,她把女儿接到澳洲一起生活,偶尔带着女儿出席一些聚会,这让她的朋友很是羡慕,“原来蔡妙甜已经有一个这么漂亮、这么大的女儿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日本人跟拍24年的9分神作,打脸多少中国父母

不是乒乓球里有人生,是人生里有乒乓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