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破解但丁的《地狱》密码,沉迷于丹·布朗所创造的着迷世界……

11 月 16 日
679

神一般的思维创造精彩故事,人们重新谈但丁

随着电影《但丁密码》的上映,其原著小说、美国著名惊悚小说作家丹·布朗(Dan Brown)的《地狱》(Inferno)再次引发人们的阅读兴趣。《地狱》可谓是风靡全球的《达·芬奇密码》的续篇,主要围绕文艺复兴时期诗人但丁诗作《神曲·地狱篇》里的谜题展开,正如评论所说:“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将历史、艺术、符号和谜题完美结合的世界。”

1-1
《地狱》被认为是丹·布朗继《达·芬奇密码》后最成功的小说,主人公艺术史和符号学学者罗伯特·兰登从噩梦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病房,被一堆医学仪器包围……就在迷迷糊糊还没弄明白这一切时,他又遭遇到来路不明女杀手的追杀,最终兰登不得不依靠自己的符号学知识和对但丁《神曲》的解读来摆脱困境……

冒险版《孤独星球》

熟悉丹·布朗作品的人都见识了他小说中层出不穷的密码,新作《地狱》也不例外,这次布朗受到了但丁诗作《神曲·地狱篇》的启发。“入此门者,放弃所有希望”,神游地狱的但丁,在他的导师和缪斯的指引下,阅尽人性之丑恶,进而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学作品。文艺复兴三杰其一的米开朗基罗曾评价:“地球上活着的人中没有比他更伟大的了。”因而此次布朗的《地狱》更加引人注目。

和《达·芬奇密码》一样,这仍是一个解码冒险故事,在遭遇追杀中,艺术史和符号学学者罗伯特·兰登唯一能够摆脱困境的关键,只有手中意外发现的一幅小小的图画,他不得不依靠自己的符号学知识和对但丁《神曲》的解读来破解图画中的谜题,以化解危机。

有报道称,小说的魅力在于,它自带一种电影气质:作者将整个故事的时间铺设限制在两天之内,而空间架构却是跨越三座城市,这就导致场景的切换上速度极快,悬念的设置恰到好处地保持着一种介于扣人心弦和欲言又止的张力。但阅读这本小说如果仅停留于故事内容本身,那就有点可惜了,因为在故事之外还包含着极为丰富的信息量。比如作者在书中反复摘引但丁的诗句,将之作为男主人公破解谜题的关键,同时又在必要的时候,假借书中人物之口说出《神曲》中的相关神话故事。

20161014193011_6

例如,《地狱》在题词部分写道:“地狱中最黑暗的地方是为那些在道德危机时刻皂白不辨的人准备的。”而但丁的《神曲》中,刚踏入地狱之门的他就看见“既无恶名也无美名的凄惨灵魂”。他们常被称为中立者或者无名氏,他们的灵魂意志薄弱,生前默默无闻,遇事从不表明态度。他们不是最黑暗的灵魂,却是地狱中遇到的第一批灵魂。

此外,将艺术与小说结合起来也是布朗的拿手好戏。由此可以想象作者将空间背景设置在佛罗伦萨、威尼斯和伊斯坦布尔这三座城市,肯定是有意为之,书中那些陆续出现的建筑景观与艺术作品简直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兰登和女主人公西恩娜在逃命之余,仍然忙里偷闲地对这些建筑和艺术品纷纷做了见缝插针式的介绍,以至于让人感觉作者是在“炫技”。有一句短评说得机智而贴切:“这简直就像一本冒险版的Lonely Plant(《孤独星球》,旅行指南杂志)。”所以,在阅读这本小说时,不要轻易放过那些页面底部的注释,如果顺手查一查一些建筑和艺术品的资料信息,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e6%8d%95%e8%8e%b72

它可以让人们重新谈论但丁

有着《达·芬奇密码》的成功先例,布朗的《地狱》在刚出版时就引起了轰动,它的全球首发日选在了2013年5月14日——这是布朗和全世界读者玩的一个数字游戏,“14/5/13”里面包含着圆周率(3.1415)数字,原因是,但丁在《神曲》里把地狱各层组成一个圈,圆周率是测量地狱每一层的工具。

当时,有媒体将《地狱》形容为“一棵摇钱树”,一直担任布朗编辑的双日出版社副总裁兼执行编辑简森·考夫曼说:“翻开布朗新作的第一页,我们将踏入一个令人着迷的历史、艺术、符号和谜题完美结合的世界。这是布朗独有的能力。”不只是出版商和书店在盼望这桩大买卖,小说故事发生地佛罗伦萨也在盼望着。当年《达·芬奇密码》热销,带动了小说里出现的多个文化古迹参观人数的上升,甚至在伦敦和巴黎两地出现了“达·芬奇密码”旅游线路。意大利但丁学会会长贾尼表示,他热切盼望《地狱》能扭转佛罗伦萨旅游业的颓势。

3
熟悉丹·布朗作品的人都见识了他小说中层出不穷的密码,《地狱》也不例外,而《达·芬奇密码》被认为是他无法自我超越的作品。1985年,布朗一度前往塞维利亚大学学习艺术史,在那里,他第一次听说达·芬奇的作品里藏着许多秘密。

《地狱》的版本如今有很多,除了英文版,还有德文、法文、意大利文等版本。为抢在盗版之前推出这些非英语版,《地狱》的出版商学了J.K.罗琳小说《临时空缺》的密室翻译策略,全球11名译者被锁在意大利最大的出版商蒙达多利米兰总部的地下室,协同翻译七国语言的《地狱》。这些译者在保安的严密监视下连续工作两个月,每天平均工作至晚上8点,在此期间手机遭没收以免新书内容泄露。地下室没有窗户,保安持枪守卫,译者出入地库需要登记,即便外出吃饭、抽烟、散步也都需要登记。

如今,无论是《达·芬奇密码》还是《地狱》,都有着不错的销量,也都被改编成了电影。有人说,布朗大概没什么理由抱怨自己的人生,小说全球热卖,电影圈钱无数。在《达·芬奇密码》2003年最初出版时,美国记者Janet Maslin就在《纽约时报》撰文称,她“只能用‘哇哦’来形容它,”生怕读者体会不到她的赞赏之情。表达赞赏的不止Maslin一人。《芝加哥论坛报》评论道:“打个比方,你参加了一场学校组织的郊游,收获了丰富的知识以及非同寻常的冒险经历,当你回到家为亲友讲述这些经历时,他们又惊又喜,目瞪口呆。”

sandro_botticelli_-_la_carte_de_lenfer
波提切利《地狱图》原作

对于布朗,有评价称,“喜爱他的人为其设计精巧离奇情节的能力所折服,憎恨他的人相信其最终将接受基督的审判”,的确,很多历史学家、宗教史家和艺术史专家对布朗小说里真假难辨的虚构很不满,认为很多普通读者在阅读后误把虚构当成了历史。

许多批评还来自持有基督教立场的学者。他们反感那些经由对一些经典著作的另类解读所得出的结论,比如在《达·芬奇密码》中,主人公兰登声称自己发现耶稣基督并非死于十字架上,而是活了下来,然后与抹大拉的玛利亚(Mary Magdalene)成婚,并与她生了一个女儿。

事实上,已经有许多人相信了布朗的说法。英国《卫报》称,多年以来,宗教出版物上充斥着有关读过《达·芬奇密码》的教友向牧师和神学家询问相关问题的报道。他们当然知道这部小说是虚构的,即便如此,他们多少也好奇这当中究竟有多少是真的。

不过,贾尼对此不以为意,他表示,“但丁专家们已经警告我要小心布朗,但我不怕。这(《地狱》的出版)是个好机会让大家重新对但丁感兴趣。” 佛罗伦萨但丁博物馆的负责人Silvano Fei也表示了类似的观点,每年有六万人参观但丁博物馆,“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本书可以让人们重新谈论但丁。”

%e6%8d%95%e8%8e%b7

 

责编/李紫君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网11月2日《<但丁密码>上映,丹·布朗依旧坏名声与影响力并存》、澎湃新闻网10月28日《看<但丁密码>前,如何正确打开原著小说<地狱>》、英国《卫报》10月28日Dan Brown: Cracking The Code Of His Enduring Appeal、腾讯网2013年5月15日《丹·布朗新作<地狱>全球出版 中文版今秋面世》(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43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悉尼电影 文化
67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