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她丈夫出轨、家产被夺,被迫扫厕所受尽屈辱,却活出女人最高贵的样子!

3 月 31 日
751

岁月和磨难从未带走她的精致和优雅

来源:视觉志(ID:iiidaily)
作者:不一

我总是记得在秋天的那个黄昏里,从窗子外徐徐吹进来的,是暖和的晚风,老年戴西坐在用旧了的绿窗帘前,用手指轻轻把空气划向自己,她仰起脸来,半闭着眼睛,很享受地说:”你闻到空气里的桂花香吗?这样甜蜜的香气。”

——《上海的金枝玉叶》

戴西是谁?她的中文名叫做郭婉莹,是上海永安百货的四小姐,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小姐,却屡经风雨跌入绝境,失去正常人的生活,失去丈夫,失去家庭…..但任凭命运一次有一次轻薄,她却始终活得优雅而高贵。

她用一生的传奇,向世人展示了女人应有的活法。把苦难的生活活出诗意,把薄情的世界活出深情。迟暮依旧美人,末路仍是贵族。

01

郭婉莹出生1909年,其父亲是上海当时最新潮的百货公司:永安公司的创办人,从小锦衣玉食,因为姐妹中排行第四,人们都喊一声“郭四小姐”。

1920年,郭婉莹进入中西女塾读书,在这所宋庆龄和宋美龄同样就读的学校里,郭婉莹不仅成绩优越,而且成长得越发优雅得体,追求者更是无数。

小时候的郭婉莹

从中西女塾毕业后,她想要出国留学,走向更广阔的天地,然而这个想法却遭到家里的严厉拒绝。郭婉莹的父亲认为女孩子多读书无用,早嫁人才是正经的事。在父亲的要求和安排下,她不得不与一个从未了解的富家子弟订了婚。

和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结婚,生儿育女,从此过上顺遂无忧的生活,这是当时很多富家小姐所作出的选择。然而郭婉莹却不愿意将就,更不愿意就这样依靠男人过完自己的后半生。

于是,毅然决然解除婚约,选择继续读书。然而不想这个决定却惹恼了富家子弟,他找到郭婉莹,举枪对准她,要求她和他结婚。

生死面前,郭婉莹没有半分怯意。她对着男子冷静:“你不杀我,我不愿意和你结婚,你要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和你结婚,因为我再也不能和你结婚了。”

男子又以自杀威胁,郭婉莹依然平静:”现在你好好地回家去,只是不和我这样一个人结婚,要是你杀了你自己,你就永远不能结婚,连整个生活都没有了。”

她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第一个婚约,离开了在三十年代循规蹈矩的温顺富家女中流行的故事。独自奔赴北平,考入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燕京大学。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拼才华,说得大概就是郭婉莹这样的人。

02

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出生名门,学识丰富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把任何一个人放在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里,大概都能风姿绰约,举止优雅。然而真正感动我的却是接下来的故事。

在燕京大学读书期间,郭婉莹认识了后来的丈夫——在清华大学读书的吴毓骧。两位青年一见如故,吴毓骧的有趣和才华打动了郭婉莹,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1934年,25岁的郭婉莹遵循自己的内心嫁给了吴毓骧。

在外人看来,两人男才女貌,堪称一对璧人,然而婚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样貌才华均出众的吴毓骧爱妻子,懂情趣,却是个不满足过居家生活的人。这个生性风流的男人,婚后却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和一位寡妇纠缠不清。

1943年,郭婉莹第一孩子出生时,在医院难产两天生不出来,吴毓骧没有出现;郭婉莹因为肺炎在家静养,吴毓骧在俱乐部玩牌到深夜回家。

面对丈夫对家庭的不负责任,郭婉莹没有像个泼妇一样去折腾,她的骨子里始终保持着贵族的优雅。40年代一个晚上,吴毓骧夜宿寡妇家,郭婉莹平静地前往将丈夫领回来,没有大吵大闹,而丈夫此后也再也未见过那个人。

婚姻的挫败并没有让郭婉莹一蹶不振,她也从没想过让感情的事情主宰自己全部的人生。无论何时,都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即使结婚,也要活得漂亮,她和朋友合开了“锦霓”服装店,这是中国第一家现代女子时装设计沙龙,用中国的原料设计合适都会妇女穿的长礼服。

虽然曾接受西式教育,但从中西女塾毕业后,郭婉莹终身只穿中式衣服,众身保持中国发髻。她创立锦霓也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中国服装的美。

“现在的上海时装只是光怪陆离而已,不要把自己的国产品看轻了。中国的服装,其实也很好看。”

03

然而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每个人都注定要面临重重磨难。在锦霓生意最好的时候,日本人燃起的战火逼近了上海,锦霓被迫关门。不久,丈夫的工厂也被炸了,郭婉莹和吴毓骧的生活遭逢巨变。

失业后吴毓骧一心想要迅速致富,于是总寻些投机取巧的方法,却缺乏应有的商业意识。开酒厂失败,与人合伙做生意同样失败…..

1939年,丈夫已经挣不到足够的钱交房租,郭婉莹不得不带着全家住进了娘家;1941年,郭婉莹再次出去找工作补贴家用。那个时候上海的上层圈子里都在议论,骄傲的郭四小姐千挑万选,还是嫁错了人,落得自己出去抛头露面。

然而外界的议论从来没有扰乱过她的生活。“一个女子能靠自己的工作挣钱,总比寄生要光荣。自己什么都能做。才是值得夸耀的。”

郭婉莹一家四口

抗战胜利后,经历过战争混乱的郭婉莹一家,在和平的年代终于放松下来。没有战争,没有溃兵,没有黑社会敲诈,丈夫的生意渐渐有所起色,郭婉莹也凭借流利的英语成为公司的英文秘书。一切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走去。但命运却开始露出了更加狰狞的一面。

04

1957年,郭婉莹48岁。命运的风暴突然袭来,猝不及防将她打入深渊。先是丈夫吴毓骧被“划右”,关进了监狱;自己也被送到“资本家学习班”去学习,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大小姐被迫学着用锤子把大石头砸成小石,送去修路用。经常是满手的血泡,动则就血肉模糊。但当时的郭婉莹不知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不久,她又被要求去农场喂猪。每天5点起床赶路,晚上10点之后才能上路回家。一天晚上她太累了在公交车上睡着,再下车已经是完全陌生的地方。

那时已是深夜,近50岁的郭婉莹孤身穿梭在陌生的街道,一步一步摸索回到了家中。生活的苦难从来没有让这个女子屈服过,不管在此刻,还是在未来。

冬天郭婉莹被派去码头仓库里,去剥大白菜被冻坏的菜皮。每天结束工作后,两只手已经完全冻僵。久而久之,十个手指开始变形僵硬。曾经弹钢琴的手如今却再也无法弹奏出一曲流畅完整的曲子,对此,郭婉莹没有咒骂,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谢谢天,我并没有觉得很痛,我只是手指不再灵活了。”

只是后来每次拍照时,她总习惯把手背在身后。从不会将苦痛彰显于人前,以尊严的方式承受苦难,这是郭婉莹一生的坚持。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生活方式
7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