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专栏 | “被废黜的”朴槿惠:把她推下王座的,不止“亲信门”

3 月 24 日
168

失望过后,最终是韩国的司法制度发挥了作用

从“亲信门”开始,韩国人反对朴槿惠的呼声就从未停止过,但韩国人不肯原谅朴槿惠,不仅是因为她帮闺蜜的女儿走后门,这背后还有着更为根深蒂固的“恨”。

“正因为同情,很多人才选她做总统”

自2016年12月9日韩国国会通过针对朴槿惠的弹劾动议案到被罢免,朴槿惠只离开过一次青瓦台,去墓地看望父母的坟。这位命运多舛的韩国女人,第一次踏进这座总统府是在九岁的时候,如今,她正式离开了。

“亲信干政”事件曝光以来,韩国执政党与在野党几番攻守,“挺朴”派还曾一度试图转守为攻,但最终朴槿惠还是被迫面临国会弹劾表决。可以说,韩国民众要求朴槿惠下台的愤怒是最主要的推动力。愤怒,不仅仅是因为总统有个爱插手干政的“亲信”,也不只是青瓦台买胎盘素这些“花边新闻”。“亲信干政”事件更像是一根导火索,点燃了许多韩国人长期以来聚积心头的一重重怒火。而深深的失望就是第一团火。

韩国首尔光化门广场上有将朴槿惠画成一只鸡的政治漫画。一位韩国人曾手拿一只被拔了毛的鸡,在世宗大王雕像前,交替用英语和韩语、激动难抑地进行“演说”:“朴槿惠不懂与民意沟通,‘鸡槿惠’快下台!”

同在现场的两位高中生解释说:韩国文化中,鸡有傻子、“无法沟通”的意思。虽然在崔顺实干政丑闻曝光前,独断专行的朴槿惠就已经有此“外号”,只是最近骂“鸡槿惠”的人更加普遍了。那时,尽管还有少数老年人和保守团体支持朴槿惠,但全民“倒朴”的呐喊,已从首尔向韩国全国蔓延。

从“选举女王”到“鸡槿惠”,朴槿惠在这四年内到底做了什么,让韩国人如此愤怒?这还要从她当选总统时说起。当有记者问道,朴槿惠身世坎坷,被崔顺实利用才落得如此悲惨下场,“为什么韩国民众不同情她,非要置她于死地?”韩国大学生李韩熙接受采访时吃惊地说:“同情?作为普通人,她是值得同情,也正因为同情她,很多人才投票选她做总统。但作为民选总统,朴槿惠把韩国带入了灾难,政经胶着、社会不公平现象恶化,等待她的只能是监狱。”

在韩国延世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赵京兰看来,朴槿惠当选总统,确实夹杂着一些民众私人的情绪。“她的当选让我们感到很大的冲击,我很长时间都不想看新闻。当时绝大部分韩国知识分子都认为应该是文在寅(2012年在野党总统候选人)赢得大选。”赵京兰说。

朴正熙时代的韩国社会发展迅速,许多人对朴正熙(右)十分推崇,并将这种感情转移到了朴槿惠(左)身上,帮助她当选韩国总统。图片来源:Straitstimes.

直到投票那一天,赵京兰都认为文在寅一定会获胜。在选举结束后,许多人站出来质疑选举过程是不是被操控了,其中是否有什么不法勾当,这种公开的怀疑声直到今天依然存在,不断有证据被挖掘出来。另一方面,赵京兰说,朴槿惠之所以获得选民支持,绝对不是凭借自身的政治能力,而是依靠选民对她父亲朴正熙的怀念和留恋,所以她是借着朴正熙的光当上了总统。对朴槿惠的政治能力和执政事迹的歌颂,实际上是一种误会,把她错认成了她的父亲。朴槿惠没有自己的政治思想,也没有对国家未来的想法,这一点在选举投票前的三次候选人辩论中已经看得很清楚。

甚至有媒体称,因为受到早年母亲遇刺的刺激,朴槿惠的心智还停留在青年时代。也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这位前“公主”不善或不喜与人沟通,习惯于照本宣科,很少接见自己的部长,更少举行民主体制下常见的记者会。

“我们应该把这个事件放在一个历史脉络中,用悖论的眼光来审视它。”赵京兰认为,韩国的第一次民主化运动是1960年的“4·19革命”,军事独裁者李承晚下台。随后,朴正熙于1961年发动“5·16军事政变”夺取政权,在此之后韩国就进入了近20年的“维新时代”。

朴正熙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在他长达18年的任期之内,韩国经济高速发展,但他在统治后期完全成为独裁者。在母亲逝世后,朴槿惠开始扮演起“第一夫人”的角色,并完全模仿了朴正熙后期的独裁统治。韩国如今的经济和政治模式仍然延续了朴正熙模式,很多老一辈人怀念朴正熙时代,所以投票给朴槿惠。

此外,在李明博执政期间,韩朝关系恶化得相当严重,而朴槿惠曾去过朝鲜,会见过金正日,当时选民也在一定程度上期待着,如果朴槿惠上台,或将有助于改善韩朝关系。当然两国关系实际上并没任何改善,现在就连韩朝会谈的大门都关闭了。

对此,赵京兰评论称,朴槿惠本应该超越她父亲的统治方式,而她只是拙劣地模仿和再现,所以有关朴槿惠的一切丑闻把朴正熙的“鬼魂”打破了,使整个朴正熙模式彻底瓦解和崩溃。

一手造成了经济萧条下的代际战争

民众的同情将朴槿惠送上了总统的宝座,但她并没有实现这些民众的期望。尤其是对经济现状的不满让韩国民众开始控诉朴槿惠的统治。

2013年2月,朴槿惠身着军绿色大衣,在总统就职典礼上对国民“约定”,要实现经济民主化、国民幸福、文化繁荣三大目标。事实上,执政前期,朴槿惠在内政外交上都有所推进,就任后一个月,她在政治上公布了应对朝鲜挑衅“先打击后报告”的原则,在经济上则公布了“经济改革三年规划”。两大准则都继承而非反对前任的基本政策。不盲目地除旧布新,一时间甚至还曾成为朴槿惠的加分点。

但一个庞大政治体系,不是靠个人意志和风格所能改变的。其后不久,本想谨慎行事的朴槿惠,因为选任干部慎重遭遇到著名的“人事危机”——就任总统仅一个月,她提名的八位政府高级官员中,就有七人因不同原因放弃提名资格。

这之后,朴槿惠政府和韩国选民的“蜜月”即告结束。她除了有所作为以证明自己的功业,几乎没有第二条路可以告慰选民、党员和同僚。于是,这个最初以温柔、沉默、意志坚定形象示人的韩国女总统,走向了前任的急功近利的老路。而朴槿惠就职时允诺推动的改革与发展计划进展甚微,韩国经济放缓势头难改。民众当初期待的重现“汉江奇迹”局面并没有出现,这直接引发了韩国社会的“代际战争”。

“代际战争”是由日本媒体发明的词汇,指的是不同年龄段的人因遭遇了不同的命运,导致了不同的价值观,同时造成了多个层面的相互碰撞、冲突。

事实上,曾有韩国媒体的调查显示,被提请弹劾之后,在19岁-39岁的韩国人中,朴槿惠的支持率不足0.5%;但是如果以60岁以上老人为调查对象,其支持率则超过了20%。

韩国的代际战争,在其国内的经济问题中已经表现明显。根据2015年的数据,韩国应届大学生的就业率不足七成。同时,韩国年轻人也面临巨大的房价压力。韩国国民银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6月,首尔地区住房的平均成交价为5.5亿韩元(约合57.5万澳元)。而与之对应的是,韩国人的平均年薪不到3,500万韩元(约合4万澳元),想在首尔安家,压力可想而知。

于是,韩国青年人往往成为租客,老年人则手持多套房子放租。因此,青年人拼命工作,收入中一大部分贡献给了房东,自然成为了愤怒的批判者;而老年人则幸福指数满满。

3月10日,在宪法法院罢免朴槿惠前,她的支持者们进行抗议。不难看出,朴槿惠的支持者多为中老年人。图片来源:BBC

对国家的理解,两代人也是差异明显。对于青年人而言,他们所理解的国家,基于“伟大的国家是因为有伟大的人民”,是典型的西方泛民主思维,将民权、民意看作是国家之根本。“倒朴”事件的倡导者之一、韩国著名综艺节目主持人金济东,更是多次对着媒体镜头表示,“政治是微不足道,只有国民才是最伟大的。”

但是老一辈韩国人,他们出生在冷战初期,成长于国家主义大行其道的岁月里,经历过朝韩战后物质匮乏、独裁统治,又经历了“汉江奇迹”,对于广场上闹哄哄的理想主义,并不以为然。或许他们会认为,过分的政治洁癖其实并没必要,发展才是硬道理。“朴槿惠的所作所为确实令人失望,但是必须承认,地下交易、利益输送是政治的一部分。”这位韩国专栏作家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韩国老年人的心声。

同是“为了国家”,演变成了两个不同的逻辑,最后分属于相反的阵营。

有分析称,此次朴槿惠事件让韩国民众开始重新审视韩国社会几十年来累积的问题,“我们是时候重新构建国家的角色了。我们在卢武铉和金大中时代向前发展,又在李明博时代经历了经济公平等很多方面的倒退,朴槿惠上台以来,我们一直在关注如何克服朴正熙的遗存模式……韩国现在面临着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下一届政府非常重要,他们面临着更大的课题,亟待提出一个全新的经济模式。”韩国延世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赵京兰说。

“世越”号让朴槿惠彻底成为“无能总统”

2014年4月16日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它让朴槿惠在韩国民众心中彻底变成了一个无能的总统。

在光化门广场上,陈设着“世越”号死难者灵堂。一排排橘黄色的救生衣,醒目地提醒着人们发生在2014年4月16日的“世越”号海难。当时,载有476人的“世越”号客轮在韩国全罗南道珍岛郡屏风岛以北海域意外进水并最终沉没,海难造成295人遇难,并有九人至今下落不明。寒风刮过首尔的冬夜,死难者家属在集会发言中失声痛哭:“至今还有九人失踪,船体还没打捞上来,我们的政府都做了什么?逮捕调查朴槿惠!新国家党都是共犯!”

“说来很惭愧,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国家。政府至今阻拦调查事故原因和救援不力的真相。”市民团体的一名志愿者曾如是说,他们号召游行人群加入“联名要求特检”签名活动,以向法院施压,要求成立“‘世越’号调查特别法”,以国民的力量推动查明真相。

据《韩民族日报》报道称,朴槿惠在事故发生七个小时后才下达指示采取救援措施。报道称,朴槿惠当日11时23分从国家安保室接到“315名未救援人员失踪或残留船内的可能性极大”的电话报告,但她并没有准备乘客救援方案,而是在中午12时左右,将江南区的著名美发师邀请至青瓦台,“盘起了头发”。报道称,朴槿惠所盘的发型是为了能让自己想起已故母亲而专门设计的,需要插进数十个发卡,向左边呈圆形隆起,再加上化妆时间,总计大约耗时一个半小时以上。

此外,在朴槿惠“消失七小时”疑云的诸多版本中,甚至还有传言称朴槿惠在接受美容注射。2016年12月14日,旨在查明“亲信门”真相的韩国国会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举行了第三次听证会。此次听证会上,不少医生作为听证陈述人出席,韩国国政调查特委会对他们重点质询了朴槿惠接受非正规诊疗以及微整形传闻等问题。其中朴槿惠的前医疗顾问、前绿十字IMED医院院长金相满和“亲信门”当事人崔顺实常去的整容医院院长金荣宰成为了“众矢之的”。

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汉正指出,2014年5月13日朴槿惠与“世越”号沉船事故遇难者遗属面谈前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其面部有明显淤青,他质疑朴槿惠注射了用于微整容的填充针。而金荣宰在答问时则表示,从照片来看像是打了填充针,但他否认自己给朴槿惠打过脸部针剂。但在新世界党议员黄永哲质问金相满“在被任命为医疗顾问前是否给朴槿惠进行过诊察”时,金相满承认有过两三次。黄永哲指出,在没有正式任命前,医生进入青瓦台给总统诊察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1月7日,韩国民众在韩国光化门广场上摆放救生衣、系上黄色气球,悼念“世越”号事件的死者。 网络图片

根据总统弹劾案,在生死攸关的黄金救援期,作为国家总统,朴槿惠在应对危机事故中未能有效保护民众生命的行为,是违反宪法规定的总统渎职行为。但朴槿惠在答辩书中再次辩解称:“我在正常工作,迅速采取了应对行动。”

双方各有说辞,但韩国民众已知的是,朴槿惠在当天下午3时,才向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下达“准备”指示;下午5时许,她还在向安全行政部第二副部长李京玉询问,“据说学生们都穿着救生衣,就那么难发现吗?”——在反对者看来,朴槿惠这是对事故极度的漠不关心。

正是从“世越”号事件起,朴槿惠成了一位“无能总统”。“政客不要开空头支票,国民要看行动。”李韩熙说,“朴槿惠许诺的政策一个都没实现,韩国人失望透顶。”

最终,种种不满,因一则“富二代”的小道消息而引爆。人民曾相信“无父无母无夫无子”“嫁给国家”的她会带来新气象,却未曾想,她还有一个“在我患难之际伸出援手的”闺蜜。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我身为韩国公民的70多年时间里,除了朝鲜战争,我们没有经历过如此规模的政治动荡。民众对政府管理不力感到非常沮丧和愤怒。他们认为,对国家领导层的信任遭到了背叛。”而此前在光化门广场“给宪法法院写明信片”的投递箱前,反对者纷纷驻足,有人在明信片上写下这段话:“我们呼唤宪法法院法官们对弹劾案尽快作出审判,使韩国回归正常国家。只有这样,才能树立宪法的权威,才能恢复大韩民国的主人——国民的自尊心。”

韩国呼唤一场社会“大清扫”

在韩国舆论看来,拉朴槿惠下台的,不仅是政治、经济上的斗争,更是一场呼唤消除腐败的社会“革命”和“大清扫”。由于对“政经胶着”的权钱腐败交易深恶痛绝,韩国民众心头一直积聚怒火。

事实上,朴槿惠上任之初,曾把加强限制财阀作为“经济民主化”的措施之一。2016年9月,被称为韩国史上最严反腐败法案的《金英兰法》开始实施,欲使反腐深入到杜绝“人情腐”的程度。但“亲信门”调查显示,崔顺实涉嫌胁迫大企业向其控制的财团捐款,财阀则涉嫌以出资换取政府特殊政策待遇。这对于韩国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旧戏码。难怪韩国媒体追问,“韩国官员腐败,官商勾结究竟要到何时?”

今年3月9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三星财阀“太子”李在镕向总统朴槿惠及崔顺实行贿一案。根据特检组的指控,李在镕在2015年的第一毛织株式会社与三星物产会社合并一事中,曾涉嫌向崔顺实行贿430亿韩元(约合4,800万澳元),以促成手握三星物产大量股份(由国民年金公团持有)的韩国政府批准这笔交易。这也成为此次韩国检方针对崔顺实调查的一个突破口。

早在2016年7月26日,《朝鲜TV》就曾报道青瓦台首席经济秘书安钟范介入“Mir文化财团”共490亿韩元的基金募集。随后,《韩民族日报》揪住了崔氏掌控高层管理的人事权,披露K体育财团的幕后操纵者是崔顺实。因此此次韩国中央地方检察厅刑事八部决定全部调查向Mir文化财团和K体育财团捐款的53家企业,确认募捐774万亿韩元的经过。检方认为是崔顺实指使前青瓦台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官安钟范出面向全国经济人联合会(简称全经联,下同)施压,迫使企业向两家财团捐款,并将其中一部分捐款据为己有。

2015年2月24日,朴槿惠在青瓦台举行以活跃“文化体育”为目的的韩国大企业人午宴,出席午宴的有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和现代汽车副董事长郑义宣等财阀集团的“三世”们。朴槿惠曾当场表示,“希望企业家扩大文化艺术领域的投资和支持”。同年10月,Mir文化财团成立,以三星集团和现代汽车集团为首的16个大企业募集基金共490亿韩元。紧接着2016年1月K体育财团成立,大企业等募集基金400亿韩元。

这两大文体财团都对外宣称为发展文化体育事业而设,均在申请设立24小时内便迅速得到政府许可,并都通过青瓦台的介入由全经联主动募集资金。全经联早在1968年朴正熙政府时期成立,当时朴正熙推荐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哲董事长担任首任会长。

1月12日,朴槿惠的腐败丑闻涉及面再次扩大,韩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将三星集团领导人李在镕(中)作为嫌疑人进行传唤。该公司被指向朴槿惠亲信崔顺实运营的非营利组织提供捐款。图片来源:腾讯新闻

那一时期全经联被认为一方面作为政府募集资金的便捷渠道积极支持政府的经济开发,并以提供“秘密政治献金”的方式协助政党参政,另一方面代表财团利益,向政府传达财团对政策的立场和意见。它被看作“政经勾结”的产物,以“协助政府”为掩护,公开获得“国家政策助理”的身份。自其设立至今的近50年间,始终与历届政府维持“密切的合作关系”。例如政府在调整税法时,会制定具有倾斜性的企业集团保护策略使财团内的相关企业得到相当的利益,同时大企业总裁还拥有一些赦免特权。

如今朴槿惠被弹劾,三星财阀“太子”李在镕受审,在对韩国政界一次次的失望过后,最终是韩国的司法制度发挥了作用。但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很难期待“政经勾结”这一韩国政治中的普遍现象,通过对朴槿惠的弹劾、调查就会被连根拔起。事实上,那些被弹劾吸引了全部眼球的韩国政党与民众,对这一深层次的政治痼疾,可能只是投以匆匆一瞥。如果不能在财阀与政界之间建立制度性的隔离,大韩民国可能仍然只是“三星共和国”的一个代名词。

如今,朴槿惠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成功弹劾的总统,宪法法院外,“挺朴”派已经失去了继续对抗的理由,“反朴”派获得胜利。有分析称,朴槿惠总统的那一页已经翻过,而近年韩国政坛那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依旧存在,下一位总统会继承多少朴槿惠的政治“遗产”,人们不得而知。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Vista看天下》3月10日《“别哭!下台吧!” 被休掉的朴槿惠》、《三联生活周刊》3月10日《弹劾朴槿惠》、《南方周末》2016年12月9日《记者手记:弹劾!韩国民众怒火为何烧向朴槿惠》、中新网2016年12月15日《韩干政门调查:“世越号”事故当天朴槿惠行踪仍成谜》、界面新闻网3月10日《专访韩国学者赵京兰:朴槿惠没有超越其父的统治模式 只是拙劣地模仿》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9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往期回顾

专栏 | “被废黜的”朴槿惠:“别哭了,下台吧”

专栏 新闻 爆料
1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