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2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有怎样的生活,就有怎样的梦······《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讲述一个奇幻小镇的千年传奇!

有怎样的生活,就有怎样的梦······《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讲述一个奇幻小镇的千年传奇!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是波兰家喻户晓的女作家,她充满奇幻色彩的作品《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简称《房子》,下同)近日出版了中文版。

书中融合民间故事、史诗神话、乡居见闻、梦境记录,描摹出一个边陲小镇光辉灿烂的千年传奇:一幢时空交错的房子、身体里住着一只鸟的酒鬼、化身狼人的小镇教师、雌雄同体的圣女、会冬眠的做假发的老婆婆……

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善于在作品中融合民间传说、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观照波兰的历史命运与现实生活。图为Wroclaw网站截图。

各色布片缝缀起来的百衲衣

有人说,《房子》无疑是20世纪90年代波兰文学中的一部奇书,它一共有四百余页,看起来很厚。然而读起来,读者往往不会感到枯燥,其中的魔幻故事更能勾起人们的好奇心。

《房子》讲述了一座边境小城的千年故事:从第一位拓荒者——刀具匠人在此安居,到女主人公与丈夫迁居这片乡野,同一片土地在千年之间不断变化。各种传奇人物在此粉墨登场:长出胡子的圣女、性别倒错的修士、身体里住着一只鸟的酒鬼、化身狼人的小镇教师、会冬眠的做假发的老婆婆、靠网络收集梦境的女人……

书中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有如电影分镜一般纷至沓来……千年之间人世沧桑变换、起起落落,但对于土地而言,人的悲欢离合、人的世代更迭,不过是土地的瞬息一梦。

小说讲述了一个边境小镇,从第一位拓荒者——制刀匠人在此安居,到女主人公与丈夫迁居这片乡野,同一片土地千年之间的变迁。小说由一百多个特写、故事、随笔片段集结而成,错综复杂的叙事方法带给读者解谜一般的阅读乐趣。

因为这本小说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单线条情节,它也被评论家们称为“各色布片缝缀起来的百衲衣”。作家运用表面上彼此毫不相干的插曲,随意组成一幅幅令人惊诧而又费解的画面,不过,其中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人物——做假发的女人玛尔塔。

玛尔塔是一个颇为“奇特”的人物。她也被视为鼓励小说叙事者回忆自己童年和成长过程的感召者。

小说中写道,玛尔塔是个不起眼的农村老妇,从未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却不乏天生的智慧,叙事者自始至终对她流露出深深的敬意,对她的爱甚至超过了对自己丈夫的感情。

玛尔塔是个对什么都关心、对什么都知晓并拥有某种神秘力量的女巫。她的知识不是来自学校和阅读,而是来自大自然,她本身就是大自然季节周期的化身。

每年春天,小说叙事者来到位于谷地中心的房子,玛尔塔也从酣睡中醒来,总是第一个出现在叙事者面前。到了秋末万圣节这一天,叙事者要离开谷地,也就在这时,玛尔塔把自家的小屋打扫得干干净净,进入地下室,开始为期几个月的冬眠。玛尔塔回到地上,意味着生命的延续,她进入地下,便意味着死亡来临。

图片来源:artsbj

生死轮回正是大自然的规律。大自然准许玛尔塔深入自己的秘密,她意识到,在大自然中任何东西都不是死的、无声音和无知觉的。

对她而言,一切都活着,都在跟她交谈,都有感觉。代表作者托卡尔丘克本人的叙事者想向玛尔塔学习这种能力与智慧。

除了玛尔塔,“梦”也是这部小说至关重要的内容。依照托卡尔丘克的看法,梦是连接有意识的白天生活和无意识的黑夜生活的桥梁。人有怎样的生活,便有怎样的梦。

小说中,在家和银行之间疲于奔命、生活枯燥乏味、渴望爱情的克雷霞会梦见一个叫阿摩斯的人爱上了她,不幸的是她对梦信以为真,从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曾经流放西伯利亚、在饥寒交迫之中吃过人肉的埃戈·苏姆,会梦见自己成了狼人,以至于夜晚不敢上床睡觉……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生而为克隆人,应当如何?《莫失莫忘》带你感受克隆人的成长与孤单……

身为克隆人,命运不是他们能左右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