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思考:房市繁荣重塑澳洲社会,中等收入家庭将被挤出房地产市场!

11 月 3 日
469

父母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将转移给下一代

在澳洲各大城市,尤其是墨尔本和悉尼,房地产繁荣有了一种“残酷的解读”,即澳洲人代际之间的冲突——年轻一代被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一代人挤出了房地产市场。然而,社会学的社会阶级理论表明,父母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将最终转移给他们的下一代。因此,人们在探讨住宅担负能力问题时,将重点集中在代际中间的不平等是错误的,这种不平等最终会被逆转。与此同时,房地产繁荣的影响非常大,以至于关于社会阶层的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可能不再适用了。

澳洲的房地产繁荣模糊了高中低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界限,这些界限原本适用于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一代以及更早的数代。新的社会阶层界限和形态正在形成。这并不意味着,和父辈相比,年轻一代,作为一个集体,社会地位更低。相反,这些年轻一辈中又将细分成几个阶层,而且更加不平等。

在工业化时期,城市“工人阶级”指那些从事制造业工作的低收入工人。然而,在后工业化时代的今天,在澳洲的城市里,讨论“租房一代”更有意义。并非所有租客都贫穷,也并非所有贫穷的房主都是租客。但是,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而且越来越重要。澳洲租客在总人口中的比重一直在增长,虽然比较缓慢,1981年,这一比例为20.3%,到2011年,这一比例增至23.4%。同时,政府廉租房——曾经象征着工人阶级——也在发生巨变。

租房者自谋生计,得不到政府的补助和制度保障,面临着租金不断上涨的残酷压力。1981年,租客平均将收入的19%支付租金,到了2011年,这一比例增至26.9%。2014年,约40%的低收入租客都面临着租金可担负性压力,他们将三分之一以上的收入用于支付租金。由于缴完房租后没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来满足基本生活标准,低收入租客几乎不可能有退休储蓄。因为没有财富来资助其子女买房,租客子女的社会地位很可能不会改变。

居者有其屋不仅仅是社会地位的象征,而且住宅也渐渐成为大部分澳洲人积累财富越来越重要的手段。住宅的价值相当于自住业主约一半的财富。每经历一次房地产繁荣期,自住业主都能通过免税的资本利得税让其住宅增值,变得更加富有。

房地产繁荣同样也为建筑行业创造了就业机会。建筑行业的从业人数超过了100万,是澳洲第三大雇主。如今,建筑行业提供的不再是工薪职位,大部分是技术类工作,平均周薪将近1,500澳元。因此,可以说,自住业主这一群体是每次建筑繁荣的最大受益者。

房地产繁荣导致的一个结果是,逐渐壮大的中等收入家庭如今被挤出了房地产市场。倘若他们早出生一代,他们本可以买得起房。不幸的是,现在的房价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担负能力。过去几年,随着租金上涨,收入停止增长,租客和业主自住者之间将出现财富鸿沟。他们退休后的生活将截然不同。

 

翻译+责编|吴士己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The Conversation(本版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41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澳洲房产 澳洲财富
4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