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这个香港渣男在台湾杀害了女友,竟让香港陷入一场悲剧的大浩劫

44

这就是蝴蝶效应吧。

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公众号ID: collegedaily

10月23日,一个名叫陈同佳的青年走出香港西贡壁屋监狱,刑满释放重获自由。今年4月,香港律政司以洗黑钱罪起诉陈同佳涉嫌盗用其女友银行卡和其他物品。最终,陈被香港最高法判处入狱29个月。这就是关于陈同佳洗黑钱案的全部描述,再无其他。可这背后的故事和造成的影响,远不是两三句话就能说清的。甚至有人说,香港今年的乱局,其实都是因为这个叫陈同佳的青年。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前段时间,NBA总经理莫雷涉港言论的事儿引发了一场不小的连锁反应:先是中国篮协出面回应,接着各个明星和相关品牌及商家陆续宣布解约,还一度导致中国多家平台停播NBA相关赛事。这个时候,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一个香港渣男在台湾杀了自己的女友,最后导致中国内地看不了NBA… …”

很多人一开始都看不懂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NBA的事儿跟一个香港渣男杀了自己女友有什么关系?这件事还要从一年多前说起…2018年2月,故事的主人公,香港青年陈同佳带着女友潘晓颖去台湾游玩。据后来媒体披露,陈与潘因2017年一起做兼职认识,后来成为情侣。这对情侣和其他很多情侣一样,经常在社交平台晒照秀恩爱。在一起一段时间后,两人还一起去台湾玩。

据陈同佳后来供述,两人原本打算2月17日返回香港,但没想到在酒店收拾行李时发生争吵。随后,女友告诉他,她肚子里孩子的生父并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还给他看了一段她和别人的视频。这一系列的刺激让陈同佳怒火中烧,盛怒之下他抓起女友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撞,最终将其按在地上勒死。

杀死女友后,陈将尸体装到了身旁的行李箱中,将其他物品分装进了几个袋子。次日早上,他将装有物品的几个袋子扔进了酒店附近的垃圾桶,而他自己则拖着装有女友尸体的行李箱乘车十几站后将其丢弃在一个公园的草丛中。

做完这些后,陈同佳逃回了香港。回到香港后,陈同佳用女友潘晓颖的银行卡取了钱,还拿走了她的相机和手机。同在香港的潘家人因为长时间没有女儿的消息,焦急之下报了警。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潘晓颖人根本不在香港,出入境记录显示其离开香港前往台湾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很快,嫌疑人锁定在了陈同佳身上。2018年3月,陈同佳被香港警方以涉嫌谋杀的罪名拘捕。但是,因为案发地点在台湾,案件双方都是香港人,香港和台湾、内地之间没有引渡协议。所以即便拘捕了陈同佳,在后来的审判中,也不能以谋杀罪起诉他,也不能将其引渡至台湾接受杀人嫌疑的调查。

尽管他对自己的杀人行为供认不讳。最终,香港律政司只能根据其在案发后盗刷潘晓颖银行卡和盗拿其相机等财务,以盗窃罪将其拘捕关押。

2018年12月3日,台当局就陈同佳在台湾涉嫌杀人案向其发出通缉令,并于当时表示陈同佳所涉及罪行的追诉权时效为30年。2019年4月,陈同佳因涉嫌盗用女友银行卡和其他物品被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起诉洗黑钱罪,并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处入狱29个月。

根据香港现行的《逃犯条例》和其他相关法律,对于陈同佳涉嫌在台湾的犯罪行为,香港法庭并无管辖权。陈同佳在香港刑满后,香港执法机构也不可能将其续押或向其追诉涉嫌在台湾所犯的罪行。在陈同佳的刑事检控方面,香港律政司也并无足以控告陈同佳在台湾涉嫌杀人的证据。

陈刚入狱,有人就算过,扣减刑期后,这个在台湾杀害自己女友的渣男在10月23日就能刑满释放,恢复自由身。这样一来,法律不仅不能对杀害女友的陈同佳实施公义的制裁,给受害者家属带去一丝安慰,杀人犯也只需面对一个盗刷银行卡的洗黑钱罪名,几个月后便又能恢复自由。

所以,香港政府和民众就想到了——修例。但正是这样一个还未落地的想法,一份尚未成型的草案,却引发了后来香港持续长达几个月的乱局…

今年4月,香港特区政府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以下简称修例)。修例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处理有关陈同佳杀人案的移交审判问题,同时堵塞香港现有法律制度的漏洞。

修例登报后,香港各界人士发起联署活动表示支持,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参与网上联署的香港市民就达到了90万。但同时,修例也招致了很多人的不满…

香港反对派和很多激进分子,借着和平集会游行之名开始抗议示威,他们在立法会附近拦路占道、聚众闹事,暴力冲击警察防线…6月15日,香港政府宣布暂缓修例。但这并没能那些参与暴乱的暴徒停下来,甚至毫无缓和之势,将事态愈演愈烈。仿佛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只是为了反修例。

他们摘下国旗扔进海里:

弄脏国徽:

在游行中高举美国国旗:

到处喷涂带着错别字的标语:

昔日的港毒头目也再度“出山”,外国人也“热心”参与进来:

不过他们眼尖脚滑,看见事态不对就抛下并肩抗议的同伴,拿着名校offer逃窜出国。示威者在外国人的指挥下行事:

再后来,他们索性掩饰真面目,蒙面集结肆意妄为。朝警察扔燃烧瓶:

追打、围殴警察:

多名警员在维护秩序中受伤,有的被刀刺,有的连牙齿都被打掉:

在一旁看热闹的西方媒体,要么断章取义夸大其辞,往香港警方身上扣黑锅,要么歪曲事实带节奏,将事件往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向引导。

10月23日,香港立法会已经宣布撤回修例草案。但这场暴乱似乎从始至终,就不是向着修例来的。他们心中所谓的和平抗议,在别有用心之人的挑唆下,早已成了无知又愚蠢的无名火。只是这场无名火带来的破坏背后的责任,终究要有人承担。

10月23日,从香港监狱走出来的陈同佳对着等候在外的媒体鞠躬道歉:“因为我自己做了些无可挽救的错事,为他们(潘晓颖父母)带来好大的伤痛,我自己的内心受责,所以我愿意为自己的冲动,犯下的错事,返去台湾自首,服刑受审,希望她的家人释怀,晓颖安息。对于社会,对于香港人,我只能说对不起,希望各位原谅,希望各位可以给机会我重新做人,给机会我回报社会。”

说完这些,他便上车离开了。后续究竟会如何,还不得而知。从陈同佳杀人到香港修例,再到香港6月以来的乱局,有人说陈同佳一个人就掀动了整个香港,震动了世界。还有人说他应该被记入史册。但是,仔细回顾一下香港这个乱糟糟的夏天,真的是陈同佳一个人就能造成的吗?或者,换一个问题:

新闻 爆料
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