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7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华人画家何子歌:在光之上,与万物同游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华人画家何子歌:在光之上,与万物同游

“光是什么?光照进现实才有色彩,照进内心才有希望。”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何子歌这样说道。6月28日,这位画家第一次来到悉尼,举办了名为“光之上”(Beyond The Light)的中国当代油画艺术展。这些“很东方”的抽象画,承载着何子歌的期望,“我想与观者同游”,希望他们看到中华文化之美,畅快思考如何在人生纷繁境遇之中,发掘内心的“光”。

图为何子歌创作的A Dream with Zen Flowers No.3

思念故乡的雨,用手在纸上作画

如坠落在玻璃上的雨滴般蜿蜒的线条,明媚的黄色和绿色与忧郁的蓝黑色对撞,在悉尼 541 亚洲艺术空间的“光之上”中国当代油画艺术展上,人们驻足在这幅名为《春夜未央》的油画前,静静凝视,似乎被何子歌带回了那个思念故乡的北京春夜。

这是一场于画布上探索生命与自然、东方与西方、哲学与信仰的展览。“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有终点。生命的厚度在于思考,思考赋予了短暂人生以神圣之光。”何子歌对我们说,他以“光之上”为主题,其实是想与人们展开一次精神上的对话。

“光之上就是精神之上,我始终想通过我的画,把别人带进生命、时间等层面的思考。”正如这幅备受关注的《春夜未央》,画布上的每一个线条,每一处色彩,都表达着何子歌对于逝去时间的思念。

《春夜未央》的诞生,发生在北京春天的一个夜晚,那座城市少雨、干燥,冬夏分明,对比何子歌生活了20多年的故乡安徽芜湖,显然是不同的。

“芜湖是一座美丽的小城,每年4月就进入多雨时节,总弥漫着一种清幽、动人的情愫。”一天夜里,何子歌在北京家中,听着雨声白噪音,啜着春茶,想起了即将进入梅雨季的皖南,便开始思念故乡的白墙黑瓦和山峦上的青苔。

这时,灵感突然涌入脑海,创作欲望“排山倒海”般袭来,让他来不及拿起画笔,便开始朝画布挤压颜料瓶。墨汁喷射而出,如雨水般在画布上自然滑落。“我还用手,在右下角画了一些扭曲的S型线条,因为我想到了触感温柔的苏州丝绸,”何子歌回忆,“这幅画几乎画了一整夜。”

特别的描绘方式成就了《春夜未央》,其实,“随性而为”地抓取工具画画,比如一个钢丝球,是何子歌的创作特点。他解释道,作画的器具是有随机性的,绘画有自己的规律和节奏感。“有时我画着画着,发现一处需要表现出绵密的肌理,而手边正好有一个钢丝球,我就把它用上了。”

不管是用手还是别的辅助工具,在何子歌看来,“道为心,器为外表”,器具永远为“心”,也就是情感服务。“如果某几天,我对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情感到了某个节点,便会自然而然、就地取材地抓取创作工具(作画)。”

何子歌毕业于中国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他热爱描绘自然和花草,并在创作中探索时间、自然与生命的关系。图为何子歌出席亚洲艺术空间“光之上”艺术展。

从“安静”到“子歌”

Q:你是如何喜欢上绘画的?

A:画画是我的天性,我从六岁起就开始学画,从小时候的涂鸦,一直到现在,随着每一阶段接受的文化、信息不同,创作的内容也不同。

Q:你的本名是何安静,为什么会取“何子歌”这个笔名呢?

A:“安静”这个名字我很喜欢,但以前闹过不少笑话。一次住酒店时,服务员看了我的名字,对我说“何小姐的东西备齐了”。我只好调侃说,“我是她老公。”

Q:“何子歌”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吗?

A:我记得孔子有一句名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个“子曰”其实有一种很悲沉的情感,是对时间的眷恋和不舍。孔子说:“哎呀,时间呀奔腾不息,像流水般,就这样飞走了,昼夜不停。”但在我看来,既然时光荏苒,穿腾如梭,更应该轻歌曼舞, 孔子也可以唱:“哎呀,来一小曲,时光虽然飞逝了,你看岁月多么美好”,我就想取这个意义,叫“子歌”。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Goldmate中联集团创始人、董事长Kim Ni:听第一代移民企业家讲述澳洲梦

听第一代移民企业家,讲述澳洲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