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

大量没有行业资质的医生被推到澳洲“问诊一线”!非工作时间的澳洲上门问诊服务,来的会是“庸医”吗?

10 月 4 日
1468

“你可以试想朝九晚五工作后,还必须整夜待机接诊的感受”

如今,澳洲社会对于上门问诊有不少疑虑,但上门问诊的都是“庸医”吗?Chris Hazzard是国家家庭医生服务的一名上门问诊医生,自毕业后已经从医50年。他于今年3月在《悉尼先驱晨报》发表过一篇自述。在自述中,他提到,在医疗保险(当时名为Medibank)还没有覆盖病人问诊费时,病人只能依赖于他们的全科医生或者去公立医院看病。

Hazzard医生认为,现行的医疗服务体系对澳洲家庭带来的是积极影响。他表示,当联邦政府决定推行医疗保险的时候,有63%的澳洲人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决定,有79%的澳洲人认为上门问诊服务是医疗保险中重要的一部分。然而“目前对于上门问诊医生服务的诟病以及相关财政预算的讨论,将影响200万澳洲家庭的利益”。

医疗保险福利计划审查工作小组的主席Bruce Robinson表示,澳洲医学界认为,有必要削减医疗代理服务(Medical Deputising Services)在上门问诊服务上的资金。Robinson说:“我们必须确保病人每一次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正确的救治,而不是承受不必要的且不合理的治疗。”但是,医疗代理服务的国家协会表示,削减资金将导致不少社区服务机构的关闭。

此外,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澳洲于2015年4月曾发起医疗保险福利计划审查项目,调查“不必要的临床诊断服务”,并计划取消全科医生上门问诊服务。而今年6月,联邦政府的医疗保险检讨委员会也曾建议削减夜诊医生的报销额度。

网络图片

对此,Hazzard医生表示,这与1996年曾发生的“危机”非常类似。1996年的时候,非工作时间的上门问诊服务曾被取消。不过取消之后,面临的是病人无处就医的局面。1999年,政府曾在堪培拉召开过应对这一问题的紧急会议。Hazzard表示,他不想看到历史重演。

在Hazzard看来,一名在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的医生并不比普通的全科医生轻松,他们经常需要面临紧急情况甚至危重病人,挽救他们的生命。但是,人们对前者似乎存在着一种普遍的误解。

他表示:“上门问诊并不仅仅是为了给病人提供所谓的‘方便’,它也为数百万澳洲人提供着至关重要的医疗服务,而这些都是全科医生体系无法提供的。”

澳洲医疗代表服务协会主席Spiro Doukakis表示,大部分全科医生实际上都不愿意在正常营业时间以外上门问诊。不管是医生本人还是病患,上门问诊都可能存在安全问题。“你可以试想朝九晚五工作后还必须整夜待机接诊的感受。”

目前,总理特恩布尔已经关注到上门问诊服务质量的下降,并表示会及时跟进相关报告。而对于取消或削减上门问诊服务是否合理,Crescent Capital Partners的所有人之一 Doukakis表示,就目前的状况看,即便在上门问诊服务“红火”的情况下,到医院就医的人数也并没有减少。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项服务,医院急诊部门每年要多接诊100万人是多么可怕的场景。

 

翻译+责编|姚星湖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每日电讯报》 9月21日 Sharri Markson: Preying On Taxpayers Is Just A Sick Joke、《每日电讯报》 9月20日 Home Gp Services Using ‘Unqualified’ Doctors、《每日电讯报》 9月20日 Underqualified Gps Sent To House Calls Doing More Damage Than Good、《悉尼先驱晨报》 6月8日 After-Hours Home Doctor Services Deemed Poor Value For Money By Taskforce、The Conversation 5月31日 After-Hours Gp Home Visits Strain The Budget (And Don’t Help Emergency Departments)、《悉尼先驱晨报》 3月22日 Home Doctor Services Save Taxpayers Millions. It’s Foolhardy To Scrap Them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87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澳洲社会
14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