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

大量没有行业资质的医生被推到澳洲“问诊一线”!非工作时间的澳洲上门问诊服务,来的会是“庸医”吗?

10 月 4 日
1468

这个行业正试图通过紧急上门问诊发财

虽然患者对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的服务怨声载道,但使用这一服务的人数却在近五年内海量增长。据《每日电讯报》报道,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服务自1984年起,就已经成为国家医疗保险福利计划的一部分。这项服务让民众可以在夜间、周末或公众节假日电话呼叫医生免费上门问诊,而联邦政府承担100%的费用。

上门问诊一次的费用为130澳元(紧急情况下),病人直接使用医保卡转账付费。之后医生可以报销(reimbursement)一部分款项,以补偿他们在非工作时间提供的医疗服务。

The Conversation称,上门问诊的医生可以报销上门服务项目中的一项,至于能报销哪一项以及可以报销多少钱,则取决于他们提供的服务是否紧急、在哪里提供的服务以及服务时长。

随着私营公司的介入,近五年,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服务的使用率提高了150%。2010-2011财年,每年有73万人在使用这项服务,而到2015-2016财年,使用这一服务的人数猛增到180万。这一增长自然影响到医疗保险的支出。在2010-2011财年之前的五年内,该项支出从每年5,500万澳元增加到每年7,200万澳元,涨幅为29%。但在近五年里,这项支出增加到1.97亿澳元,增长了136%。

根据医疗保险规定第597条,只有那些“紧急”的上门问诊服务才能收取130澳元,“但许多夜间上门问诊都不是紧急的,应该收取74澳元。” 澳洲皇家学院(The Royal Australian College)的全科医生主席Bastian Seidel说。

“我们最担心的是,这个系统存在一个漏洞,允许那些不合格的医生进行夜间上门问诊,并收取了130澳元的费用。但事实是,他们可能在五分钟内就完成了他们的工作。这个行业正试图通过紧急上门问诊发财。”Seidel说。

以前,如果你在非工作时间给全科医生打电话,可能优先听到一段录音,告诉你相应的服务电话,或者视情况建议你去当地的急诊就医。然而,从五年前开始,私营公司进入了这个市场,使得这个行业大规模兴起。

今年6月,医疗保险福利计划审查工作小组(Medicare Benefits Schedule Review Taskforce)表示,自2014年以来,上门问诊医生服务的增长速度是标准全科医生服务的五倍。而这并非出于临床需求的增加,而仅仅是因为私营机构试图从这种有利可图的“服务”中谋求利润。

来自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的Barbara de Graaff表示,有的医疗服务机构已经认识到,非工作时间的上门问诊服务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机会。

于2013年10月注册的Crescent Capital Partners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Crescent Capital Partners预见到在老龄化社会里,老年人对电话问诊或上门问诊的需求将会是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于是他们成立了全国听力护理集团(National Hearing Care Group),这是一家主要为老年人提供听力护理的公司,通过电话的方式与顾客联系,从开始的39家诊所扩展到215家,覆盖澳洲、新西兰和印度新德里。

2010年,他们以4.6亿澳元的价格将公司卖掉。Paul Mirabelle曾是这家全国听力护理集团的首席执行官,现在,他是国家家庭医生服务的首席执行官。他这样介绍他们的商业模式及唯一的利润来源——都来自于纳税人。

“随着这些公司在更多的社区发布广告或使用一些诱导手段,人们便开启了对这种服务的需求。因为人们需要在家里获得医疗服务。” Graaff说。《悉尼先驱晨报》称,对于现代人来说,电召医生上门问诊的确被视为一个明智的做法。比如许多病人无法承受“舟车劳顿”,而也有一些突发状况需要在非工作时间寻医问诊。

不过,让这项服务“变味”的是,这些上门问诊服务通常是由私营公司提供的“资历浅”的医生来完成,而且病人接受的可能是“不必要且不合理的治疗”。

网络图片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澳洲社会
14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