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大量没有行业资质的医生被推到澳洲“问诊一线”!非工作时间的澳洲上门问诊服务,来的会是“庸医”吗?

大量没有行业资质的医生被推到澳洲“问诊一线”!非工作时间的澳洲上门问诊服务,来的会是“庸医”吗?

近年来,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服务由于私人机构的介入在澳洲“大行其道”。一方面,患者理应认为这是社会医疗体系提供的“方便”;而另一方面,大量没有行业资质的医生被推到“问诊一线”又给这个“方便”蒙上了灰尘。

他们几乎没有耐心看病,甚至连最基本的事情都不会

《每日电讯报》9月21日的一项特别调查发现,在公共论坛中,有230条帖子都在抱怨非工作时间全科医生上门问诊服务(after-hours GP home visits service)。而这也在全澳各地的全科医生系统(GPs)中引发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就是为了解决那些未经良好训练就上门问诊的医生们在问诊后留下的“烂摊子”。

这项特别调查发现,2015-2016财年,在提供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服务的186万医生中,有70%是没有行业资质的全科医生或实习生。这些不合格的医生不仅服务质量差,还会导致误诊、引起病人其他并发症等“可怕”后果。

网络上大量的投诉让这些提供上门问诊服务的医生几乎名誉扫地,成百上千的病人对他们的评价是“很糟糕”。

《每日电讯报》采访了一些使用过该项服务的病人或病人家属,他们称前来问诊的医生几乎没有耐心看病,做个检查、下个类似于“没什么事”的结论,很快就走了。而有的医生甚至连测量体温这种最基本的事情都不会。

来自西悉尼的Javier Borello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在一次噩梦般的经历后,他表示自己再也不会使用上门问诊服务了。今年8月,Borello曾拨打电话寻求上门问诊服务,因为他两岁的儿子Samuel和三岁的女儿Olivia都在发高烧。但是来问诊的医生看起来并没有耐心治疗两个孩子的病情,医生显得非常着急,好像要赶着去下一个预约。

Borello说:“他急匆匆地赶来,而且我能感觉到他为我的孩子们所做的检查,没有一件是合适的。医生跟我说,孩子们没事,留意照看就好。”但是当第二天Borello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去医院看全科医生时,才发现两个孩子实际上得了扁桃体炎。

由于两个孩子发高烧,西悉尼的Javier Borello曾在8月拨打电话寻求上门问诊服务。但上门的医生不但没有耐心看病,还表示两个孩子没有什么大碍。实际上,当第二天他们去医院就诊时,才知道孩子们得了扁桃体炎。《每日电讯报》

来自维州Lara的Judith Young也有过这样的糟糕体验。她曾迫切地等待上门问诊的医生来为她四岁的儿子看病。9月15日晚上七点半,她被告知四个小时之内就会有医生前来,因为前面只有两个病人在“排队”。然而,在等待了漫长的七个小时以后,凌晨两点半,她收到一条信息称上门问诊的医生不会来了。

Young表示,等她接到上门医生来不了的消息时,再带儿子Ollie去当地的急诊室已经很晚了。她说:“我当时很害怕,我担心儿子可能得了脑膜炎。”幸运的是,Ollie只是得了病毒性感冒,但Young表示,如果Ollie当时得的是什么紧急或严重的病,后果将不堪设想。

关于上门问诊医生误诊的抱怨“数不胜数”。今年9月,一位女士在论坛上表示她患上了传染性甲型流感和肺炎,而上门问诊的医生却告诉她“可以去上班,没问题的”。此外,一名70岁的老人表示,上门问诊的全科医生告诉她,她患有膀胱炎。

然而最后,老人因肾脏发炎而住院治疗了三天。还有一位来自墨尔本的母亲告诉《每日电讯报》,她三岁的儿子患有支气管炎,而上门问诊的医生急匆匆地赶来之后,很快地做了检查,就告诉她:“你儿子没问题。”也是直到第二天她带儿子去医院就诊时,才知道真实的情况。

《每日电讯报》的调查显示,总部位于悉尼的私营公司(private equity firms)Crescent Capital Partners提供的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服务,派遣的全科医生多为无资质的实习生和年轻医生,而这项服务每年约花掉纳税人2.5亿澳元。这家私营公司正利用这一服务从医疗保险基金(Medicare funds)中赚取数百万澳元。

Spiro Doukakis 医生与Umberto Russo医生二人共同经营着这家公司,监管并为行业标准提出自己的建议。他们还以私人名义投资了国家家庭医生服务(National Home Doctor Service),并成为最大股东。目前,国家家庭医生服务是澳洲上门问诊服务行业内最大的供应商。

对于一些质疑,Doukakis说:“每一个提供非工作时间上门问诊服务的医生都有资质,并已向澳洲卫生执业监管机构注册。他们是受过充分训练的医生,其中还包括在急诊部门工作的医生。”

但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事实并非如此。国家家庭医生服务中就有一位名叫Keith Kolodzej的“医生”。

他曾是一位美国医生,但因错误使用酒精和可卡因而在美国被吊销了医疗执照,随后他便来到了澳洲。即便Kolodzej在美国没有完成应有的培训,在澳洲,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合格的医生”。目前,Kolodzej在Darlinghurst拥有一家去除文身店,此外,他一周有五天晚上作为国家家庭医生服务的一名医生出诊。

由于目前,上门问诊服务大部分归私营公司Crescent Capital Partners所有。卫生部长Greg Hunt表示,已经向该公司下达调查通知,并将通过联邦卫生医疗保健部门对这个行业展开全面调查。

网络图片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房价连续三个月下滑!11月跌幅最大!独立房屋风头不再,悉尼公寓房才最抢手!

悉尼公寓房受卖家青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