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环球旅行者高雪:远方即吾家,疫情下的四国与南极半岛之旅

5 月 20 日
351

故事依旧继续。

在全球新冠疫情大暴发之前,高雪一直在进行着自己的环球之旅,工作一阵旅行一阵,已经成为她这几年习以为常的生活模式。

今年春节,中国国内疫情严重,身在澳洲北领地的高雪对家人十分担忧,但看到疫情得到控制,她便踏上了计划中的下一段旅程。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尤其又是这种瞬息万变,让高雪的旅途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不过高雪并没有感到恐慌,她和我们分享了一些旅途中的见闻,跟着变化去变化,或许是更好的解决办法。

澳大利亚

中国疫情暴发期间,我在澳洲北领地Stuart Highway的一家房车露营地做前台接待,平时见到的中国人寥寥无几。除却对家里亲人的担忧与问候,50℃高温的日常生活中依旧每日party不断。当时营地的所有人还带着一丝丝侥幸:“这地儿偏僻到病毒都进不来。”二月底,我结束了自己两年多的澳洲生活,从悉尼出发前往阿根廷,准备开始八个月的美洲旅途。

阿根廷

美洲之旅的第一站便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英文叫做Buenos Aires,翻译过来就是“好空气”。这里到处呈现着欣欣向荣的景象,无人担心疫情会来到这里,广场上依旧有游客在贴面跳探戈。

色彩浓郁的博卡区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沿海地区,五彩斑斓的场景像极了每个人的心情。

作为全球最美的书店之一,恢弘的雅典人书店里依旧人声攒动。

2月27日,我乘飞机到达阿根廷火地岛的首府、世界最南端的小镇——乌斯怀亚。在世界的尽头,每个人都离疫情很远,游人在这里愉快合影,那时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天真地以为,即使全球大暴发怕是也殃及不到此处。而事实证明,几乎与世隔绝的火地岛却是阿根廷第一个大暴发的地方。

乌斯怀亚地标——“世界尽头的灯塔”,就在南极船停泊的码头旁边。有人说,这座灯塔可以收容人的眼泪,带走你的一切不快。

南极半岛

登船去南极那天,新闻传来意大利失守、疫情在欧洲全面暴发的消息。船上无网络,失去了了解世界的途径,但我反倒隐隐松了一口气,因为最近坏消息实在太多了。

被南极美景震撼的同时,我也时刻在担忧国内的亲人朋友。然中国已过了高峰期,但疫情是否会卷土重来呢?无人知道。

全球变暖导致南极达到历年最高温,全球变暖、物种变异、疫情全球暴发……我开始慢慢相信,大自然在惩罚人类这个“谣言”,说不定已经在变为现实。

智利

出南极后,我咬咬牙决心继续前行,纵穿美洲。“只要美国不失守,南美问题就不大。”我心下想。在智利百内国家公园徒步几天从山里出来后,发现世界早已经大变样,纽约大暴发,确诊人数激增,南美沦陷怕也是迟早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我继续北上至蒙特港,订了回国的机票。彼时离首都圣地亚哥已不算太远,我已经做好了随时离开美洲的准备。

到达圣地亚哥当天,坏消息传来,智利航空取消了我的前半程航班,导致后半程也无法成行。那时我已经被智利航空扣压了三张机票,不处理不退款,至今也没有任何举措赔偿。

我突然间意识到,从南美洲曲线回国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靠南美第一航空公司LATAM我怕是一辈子都走不出美洲。于是在圣地亚哥待了两天,考虑了多个地点后,当机立断买了去墨西哥的机票。先去北美,省去了转机的麻烦,是否一切会更顺利一些呢?

这是离开南美洲当晚的航班情况,在圣地亚哥的首都机场,百分之九十五的航班被取消。然而幸运的我在被延误之后,成为了那晚飞出机场的百分之五。

墨西哥

到了墨西哥后我松了一口气,至少表面看来,墨西哥机场依旧如往常一样,似乎没有受疫情半点影响。即使邻居美国正以日均一万的确诊人数增长,但墨西哥人民仍旧保持着原本的安居乐业,不慌不忙。虽说戴口罩的人寥寥无几,但测体温、勤洗手成了这边抗疫的常态。

与当地的几个朋友汇合后,在面临着航班大幅取消、回国必经过美国的情况下,大家做出了常驻墨西哥的决定,我们也做好了长期抗疫的准备。于是当天联系房子,去超市购物,并开始了自主隔离14天的生活,之后怎样,再另做打算吧。

故事依旧继续,如往常一样,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计划是否会再次发生改变。但保持良好心态,做好自我隔离与防护,才是最重要的。远方即吾家,留在哪里都是安全的,去到哪里都是危险的。

——高雪

 

 

撰文:高雪 责编:董秀兰 设计:Saffi Wong

专栏 休闲娱乐 小编推荐
3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