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梵蒂冈教廷“第三号人物”、澳洲天主教会最高领袖乔治·佩尔涉嫌性侵!“丑陋”的神父,你的信仰还在吗?

梵蒂冈教廷“第三号人物”、澳洲天主教会最高领袖乔治·佩尔涉嫌性侵!“丑陋”的神父,你的信仰还在吗?

在澳洲,神职人员被曝出性侵丑闻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当丑闻的主角换成了梵蒂冈教廷“第三号人物”、澳洲天主教会的最高领袖乔治·佩尔(George Pell)时,这件足以让澳洲视为“国耻”的事件几乎瞬间传遍了全球各个角落。

性侵丑闻首次波及澳洲教会领导人

“我是清白的,他们在捏造事实。”在遭到性侵指控时,现年76岁的澳洲“元老级”红衣主教(Catholic cardinal)佩尔作出了这样的回应。但似乎没有多少人相信。红衣主教这样的职务足以引发关注,其是枢机的别称,在罗马天主教中仅次于教皇的职位,由教皇亲自册封,协助教皇管理教会事务。

6月29日,维州警方正式对佩尔提出多项性侵指控。诉状被同时送至佩尔在墨尔本的法律代表和墨尔本地方法院,警方要求佩尔于7月18日出庭听审。有媒体称,这是天主教会的性侵丑闻第一次波及澳洲教会领导人本人,此前舆论大多认为佩尔只是涉嫌在下属神职人员违法时采取隐瞒或包庇行为。

面对指控,身在罗马的佩尔当天发表声明称:“我的立场自始至终都非常明确,我完全拒绝接受这些指控。看到有关这些指控的新闻报道更坚定了我的决心。现在法院诉讼给了我证明清白的机会,(证明我是无辜的后)我会回到罗马继续工作。”

对此,维州警局副局长Shane Patton表示,这些针对佩尔的指控的确还“从未在法庭上得到检验”,跟其他被告一样,佩尔“有权遵守正当程序”。他还指出,对佩尔本人的调查程序和对涉案的其他神职人员的调查程序是相同的,并没有特殊对待。

2016年,澳洲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就曾因为性侵指控对佩尔展开过调查。当时佩尔以健康状况不理想,无法进行长途飞行为由,拒绝亲自回到澳洲证明自己的清白。去年10月,他在罗马接受了到访的维州警员的讯问。

对此,澳洲幸存者权益保护组织(Care Leavers Australasia Network)的联合创始人Leonie Sheedy质疑道:“如果他可以从罗马飞往伦敦(工作),那么他也可以飞回澳洲,哪怕在澳洲中转也行。”

图片来源:show and tell

佩尔涉嫌性侵一事在澳洲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澳洲副总理乔伊斯(Barnaby Joyce)就佩尔被指控一事表示“很难过”,因为他本人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澳洲天主教论坛Catholica的编辑和出版商Brian Coyne也表示:“这对于澳洲天主教会,乃至国际天主教会、罗马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的影响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受害者权益拥护者Chrissie Foster表示她已经对佩尔失去了信心,“佩尔拒绝回澳洲直面这些指控,我对此一点也不意外。他曾说过会向皇家调查委员会递交文件,但结果没有,他还说过会回澳洲向皇家调查委员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也没有做到”。1980年代,Foster还在上小学的两个女儿Emma和Katie曾被墨尔本神父Kevin O’Donnell性侵。

事实上,澳洲天主教会多名神职人员涉嫌对儿童进行性侵的丑闻此前早已被曝出。

澳洲政府于2016年2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从1950年到2015年,有多达4,440名受害者遭到过天主教神职人员的性侵,其中男性受害者的平均年龄为11.5岁,女性受害者的平均年龄为10.5岁。涉案的神职人员数量高达1,880人,相当于每14个澳洲天主教神职人员中就有一人涉嫌性侵。而受害者的申诉之路却极为漫长而艰难,平均申诉时间长达33年。

正如佩尔此前承认的那样,澳洲教会在处理相关案件时的表现“一团糟”,受害者的申诉和指控经常以“令人发指的可耻方式”遭到驳回。

图片来源:Daily Mail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树木覆盖率将达40%! 新州政府计划种树百万棵,先砍后种遭吐槽!

”绿色“新政能否有效增加悉尼城市植被覆盖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