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弗里达·卡洛和迭戈·里维拉绘画作品展:艺术之花的爱与死亡

6 月 21 日
1645

一个天才艺术家、一段凄美爱情,酸甜苦辣

你或许见过这样一个形象: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映着深色的一字眉、凌厉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浓密的唇毛,头发上长出颜色繁杂的花朵,身着充满异域风情的服饰……她并非由男人假扮,而是心中住着一个男人的墨西哥著名女画家弗里达·卡洛(Frida Kahlo)。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弗里达带着自己的自画像,和她与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间的艺术之爱,从墨西哥走向了全世界。今年六月,弗里达与里维拉这对夫妻画家的画作和有关他们生平的摄影作品来到了新州美术馆(Art Gallery NSW),他们的传奇生涯将首次如此直观地进入澳洲民众的视野。

“我不画梦境,我画我的现实。我画所有出现在我脑海中的东西,不加任何考虑。”

弗里达·卡洛,1907年7月6日出生在墨西哥城。儿童时期的弗里达得了小儿麻痹,致使右腿萎缩,这也是她后来总是用传统墨西哥绣花长裙包裹自己的原因。

18岁那年,弗里达乘坐的公共汽车发生车祸,给她带来包括脊椎、盆骨、腿部在内的多处骨折,她的子宫也受到了严重的创伤。虽然弗里达因其对生命的渴望而活了下来,但这次事故给她带来了肉体上的巨大折磨,甚至丧失生育能力。弗里达不得不依靠酒精、麻醉品和烟草缓解痛苦,同时用绘画来转移注意力。她开始在病床上画自画像,当时的她或许并没有意识到,反射在画作中的身体之痛,成就了弗里达短暂却光芒四射的艺术人生。

SID55386##MSID59545##M

弗里达的想象力、坦诚又自由的笔触、大胆放纵的用色,都让人们认为她是一位超现实主义画家,然而只有弗里达自己清楚,她画的就是自己的现实。弗里达最不能忍受身体痛苦的时期创作了自画像《破碎的柱体》(The Broken Column):赤裸的身体上满是钢钉,坚硬的矫正衣不带任何温柔,一个破碎的柱子贯穿她全身,而弗里达脸上,是无尽的泪水。

“我的一生遇到过两次巨大的灾难,一次是那场车祸,一次是遇见我的丈夫。”

弗里达12岁那年,第一次遇到迭戈·里维拉,那个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男人。作为墨西哥最著名的壁画家,里维拉在创作时总能吸引人们的关注,而弗里达就是其中最痴迷的那一个。她对同伴说:“总有一天我要为这个胖子生一个孩子。”而当时的里维拉正与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生活在一起。

1928年,21岁的弗里达再次遇到了里维拉,他已经离婚,但身边却不乏女人。美丽又奔放的弗里达自然不会把这些女人放在眼里,成功地俘获了里维拉。1929年,弗里达与年长自己21岁的里维拉结婚了。里维拉是大腹便便的胖子,而弗里达却娇小瘦弱,所以他们的婚姻被形象地称为“大象与鸽子”。

SID59551##MSID59554##M

比起学院派的里维拉,弗里达认为自己的画风太过朴实笨拙,于是便开始模仿自己的丈夫;而里维拉则认为,弗里达绘画中采用的民间风格,正好掩饰了她技巧上的不足。里维拉是真正深刻理解弗里达艺术情感的人。从此,弗里达听从里维拉的建议,穿上了传统的墨西哥服饰,头上佩戴色彩艳丽的花朵,身上挂满各种珍奇的宝石,也不再继续模仿里维拉。弗里达在1954年去世后,里维拉把她所有的服饰全都封锁在衣橱里,直到2004年才被发现,里面近300件弗里达生前的衣物震撼了整个时尚界。

艺术家与艺术家结合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激情与自我迷恋常常冲垮道德的底线,里维拉是如此,弗里达也是如此。里维拉最严重的一次出轨发生在他们结婚的第五年,出轨的对象是弗里达的妹妹。这件事情的打击或许比那场严重的车祸更加撕扯弗里达的灵魂,此时她创作出了她绘画生涯中最血腥的作品——《少少掐个几小下》(A Few Small Nips)。从此以后,弗里达也开始和各种人发生肉体关系,有男人也有女人。里维拉对于弗里达的女性情人视而不见,而对于她的那些男性情人则拔枪相向。或许因为弗里达是双性恋,她更愿意在自画像中把自己塑造成拥有女人轮廓却镶嵌男性面孔的形象,无论画中有什么,她那坚定的眼神从未改变。

SID55342##M

对里维拉无尽的爱和彼此情感上的冒险也激发了弗里达创作上的灵感,她的名作《两个弗里达》(Two Fridas)正是她对里维拉爱的体现:右边手中握着丈夫照片的弗里达有着健康的心脏,而左边失去里维拉爱的弗里达用剪刀剪断了血管,心脏变得苍白又无力。

1939年弗里达和里维拉离婚了,然而里维拉太担忧弗里达的健康状况,二人于次年复婚,直到1954年弗里达去世为止。弗里达一生中接受过大大小小30多次手术,包括她生命最后时期的右腿截肢手术。然而有人认为,这些手术并非全都必要,有些只不过是她吸引里维拉注意的手段罢了。

SID55419##M

LINK 哪些作品来到了悉尼?

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私人当代墨西哥艺术品收藏机构,Gelman Collection将超过30件弗里达·卡洛和迭戈·里维拉的画作带到悉尼。与此同时,拍摄于1911至1950年间的49幅与两位艺术家相关的摄影作品也将一同被展出。展出的画作包括弗里达·卡洛的《我脑海中的迭戈》(Diego on My Mind)、《与猴子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Monkeys)、《我和我的玩偶》(Me and My Doll),以及迭戈·里维拉为Natasha Gelman画的肖像画

SID55378##MSID55334##M

“我没病,我是碎了。”

弗里达生命最后八个月的时间,是在酒精和毒品中度过的。即便是躺在病床上,她也会穿着漂亮的墨西哥长裙,在精致的头发上插满丝绸花朵,身体感受着无尽的痛楚,却和前来探望她的朋友谈笑风生。“如果我有勇气,我会把她杀了。看到她如此痛苦我真是受不了。”里维拉却像孩子一样哭了。

尽管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弗里达还是于1954年在墨西哥举办了个展。开始人们认为弗里达由于重病无法出席,最终她还是没有听从医生的劝告,躺在担架上被人抬进了展厅。在画展上,弗里达唱歌、喝酒、开玩笑,她告诉记者:“我没病,我是碎了。但是只要我能画画,我就是快乐的。”

1954年7月13日,弗里达在睡梦中死去。没人知道她是自然死亡还是自杀,只是她在最后的日记中写道:“我希望死亡是令人愉快的,而且我希望永不再来。”

SID55359##M

LINK 展览信息

时间:2016年6月25日-10月9日
悉尼地址: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网站:www.artgallery.nsw.gov.au/exhibitions/frida-kahlo-and-diego-rivera/
成人票:$18
优惠票:$16
会员票:$14
儿童票(5-17岁):$8
儿童票(五岁以下):免费
家庭票(两名成人+最多三名儿童):$44
多次进出票:$29/$26/$23
学生票(由学校团体预订):$7

 

撰文/董秀兰  设计/王京  Images Courtesy of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悉尼同城资讯 悉尼活动 艺术
16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