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别了,澳产福特!澳洲曾经“满街跑”的福特时代,没能逃过曲终人散……

10 月 19 日
3828

澳洲的出租车都是福特,居然还能以亏损告终

10月7日的这一天,在福特汽车公司位于墨尔本Broadmeadows的工厂里,工人们都在道别,他们彼此拥抱,一起喝最后一杯咖啡,和工厂装配的最后一辆汽车合影……至此,福特公司结束了在澳洲的汽车制造业务,随之而来的是:工人失业、供应链转型……

澳洲汽车业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54岁的叉车(forklift)司机Daryl O’Connor已经在福特汽车公司位于维州Geelong的发动机工厂工作了32年,对于他来说,这个工厂不仅仅是由混凝土堆砌以及充满金属的工作地,那里还充满了欢乐的回忆,无数个星期五下班后,他都会和同事聚集在Geelong北部地区的Norlane酒吧,拿着刚发的薪水买醉。

那时,人们过得洒脱、安闲,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当时的Geelong还是一个繁荣的工业中心,全球各地的人都到这里找工作。

在Geelong出生和长大的O’Connor小时候就听过关于福特Geelong工厂的故事。和许多同事一样,福特是O’Connor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他相信这将是他永远的工作。“每个人在提到Geelong时,都是这么想的,成为它的一员是一件自豪的事情。这里能带给人安全感,这真的是你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O’Connor说。

10月7日,随着最后十辆汽车在组装线上组装完毕,福特自1925年起在澳洲建厂并运营91年的辉煌历史终结。有澳媒称,这将成为澳洲汽车业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1
10月7日,在福特汽车公司位于墨尔本Broadmeadows的装配厂,全体员工围绕在工厂生产的最后一台Falcon XR6周围合影。

福特澳洲生产线创立于1925年,主厂区设于维州墨尔本附近的Geelong市内,曾是澳洲第三大汽车工厂。1959年,福特汽车在墨尔本北部的Broadmeadows建立了它的装配中心。1960年,福特澳洲推出了第一代Falcon。1972年,Falcon系列正式开始在澳洲设计生产,第一款Falcon XA 完全由澳洲独立设计并制造,是当时澳洲汽车界当之无愧的骄傲。

然而,由于亏损严重,福特不得不停止其在澳洲的汽车生产业务。早在三年前(2013年5月23日),前福特澳洲公司的董事长Bob Graziano就宣布将关闭福特在Geelong和Broadmeadows的工厂,他表示,公司在过去一财年亏损了1.41亿澳元,并在过去五年亏损6亿澳元。

工厂关闭后,O’Connor失去的不仅是一份工作,还有他第二个家。“我在乎的不是能赚多少钱,而是在那里的记忆和朋友……那些自从我21岁那年起就一直朝夕相处的人。失去他们真的让我很心痛。”

“不管你喜不喜欢,和他们相处的时间甚至多过家人。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就像是一次毕业典礼。”O’Connor说。

工厂的倒闭意味着许多工人失业。O’Connor离退休还有十多年时间,他没有大学文凭,但他已经没有勇气再进入校园学习,“我会打零工,或者自己做一些买卖……到了我这个年纪再开启一份新的事业感觉很奇怪。虽然这并非我所愿,但是我会尝试做一切我从未接触过的事情。”

而当最后一次走出工作了22年之久的工厂时,Nick Doria开始哭泣。“我们必须继续向前走,一切都结束了,是时候向前看了。工厂里许多工人都在流泪。”

他表示,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份新工作,但是他担心许多同事的未来。“我是一名柴油机技工,希望我能找到新工作。但是我的许多同事不识字,也不会写文字,更不会使用电脑,他们未来的日子将会非常艰难。”Doria说。

e64a-1475799506

制造汽车,但不保护本土制造

在澳洲,除非特别有钱的家庭才能买得起昂贵的欧洲车,大部分家庭买车一般会选择福特或者霍顿(Holden)。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福特澳洲一天就能卖出220辆猎鹰轿车,而近年来它一个月卖出几百辆都很困难。《悉尼先驱晨报》9月3日援引澳洲联邦汽车工业商会(FCAI)发布的VFACTS销售数据称,今年,澳洲人购买的德国车(51,376辆)超过了本土生产的汽车(47,608辆)。如果这一趋势延续至今年结束,结果就是——2016年德国车的销量首次超过澳产汽车。

对于福特在澳洲的汽车制造业务的衰败,《澳洲人报》10月1日评论称,除了澳洲之外的所有发达国家都承认,想要发展汽车产业,必须要付出一定代价。然而,当危机来临时,澳洲政府却没能伸出援手。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澳洲政府在时任工业部长John Button的带领下实施了“Button car plan”计划,取消进口汽车配额限制,并逐步降低汽车进口关税,这项计划主要为了提升澳洲汽车行业效率,引入海外厂商,以期增加本土企业的竞争力。自此以后,澳洲的汽车关税从1987年的57.5%逐步下降至如今的5%。

目前,澳洲是全球汽车关税最低的国家之一。而从全球来看,印度的汽车关税非常高,在60%-100%之间,泰国、巴西和中国分别为80%、35%和25%,均远高于澳洲,低关税使得澳洲汽车生产商无法和其他国家竞争。

23907316_640

2005年,澳洲和泰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同意降低从泰国进口汽车的关税。从那以后,澳洲从泰国进口了1,877,446辆汽车,其中包括福特、霍顿、丰田等品牌。而2012年,澳洲出口至泰国的汽车仅为100辆。对此,澳洲新闻集团10月1日评论称,澳洲是全球唯一一个制造汽车,但不对本土汽车制造业采取保护措施的国家。

事实上,澳洲政府在发展汽车产业方面一直遭到质疑。澳洲制造工人工会(Australian Manufacturing Workers Union)的全国汽车分部秘书Dave Smith表示:“他们热衷于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对汽车行业却撒手不管,任凭市场吞噬像福特在Geelong这样的制造厂。”他还指责特恩布尔(Malculm Turnbull)政府从一项原本用来帮助汽车行业供应商转型的计划中削减了7亿澳元,“他们拒绝为受影响的汽车行业工人尽举手之劳。对于澳洲汽车制造上来说,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时候了”。

制造工人工会的全国秘书Steve Dargavel也表示,政党领袖没有重视本土制造业的经济和社会价值,他们实际上已经抛弃了汽车产业,“所有有汽车产业的发达国家都积极扶持这一产业,因为它符合国家的利益。和这些国家相比,澳洲的扶持力度最小。相反,澳洲却有着最开放的汽车市场。”

此外,澳洲高昂的劳动力成本也导致福特公司将其汽车生产业务转移至其他国家。澳洲汽车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年薪是6.9万澳元。而在泰国,汽车制造行业的最低工资不到2澳元/小时。

0

2012年5月,福特公司在泰国建立了一个新的工厂,生产Ford Focus小汽车。不过早在2007年,福特公司本来打算将这家工厂建在维州Broadmeadows,但最终因为成本问题放弃了最初的计划。

如今,福特在泰国的两家汽车制造厂每年共生产50万辆汽车,雇佣的员工超过6,000名,汽车出口至130个国家。然而2015年,福特在Broadmeadows的汽车装配厂生产了不到两万辆汽车,其工人也缩减至约800名,仅出口至新西兰。

在福特泰国(Ford Thailand)工作了五年的汽车装配工人Ai表示:“我觉得,澳洲汽车工厂的倒闭很正常,那里的生产成本太高了。”今年9月,Ai曾在Broadmeadows汽车装配厂接受了两周的培训。

与此同时,由于澳元升值,进口汽车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比本土产的汽车更受澳洲市场青睐。澳洲消费者越来越喜欢更实用的SUV,而不是传统的四门汽车。不过,汽车行业分析师、Button的顾问Richard Johns表示,福特澳洲公司对市场需求的反应太慢了,它一直着迷于生产传统的家庭用车,“他们的汽车没能迎合市场需求,将重点过多地集中在和霍顿的竞争上,并未关注全球汽车的发展趋势。他们一直生产笨重同时高耗能的汽车,而现代的汽车更注重车内的有效空间,同时降低能耗。”

不过,更让人疑惑的是,尽管受到进口车的威胁,但福特还在一直抬高其汽车的价格。《澳洲人报》10月1日援引汽车咨询公司Australian Automotive Intelligence发布的数据称,2000年-2010年,猎鹰和Commodore普通款(base model)均价上涨了31%,而同期,进口车的价格几乎未增长。其影响是巨大的,福特澳产汽车的需求量在2004年接近10.3万辆,而到了2010年已经下降了一半还多。

094923j69qj9l017fq7qr1

汽车业转型,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事实上,福特并不是近期关闭澳洲制造厂的唯一一家车企。同一天(10月7日),在阿德莱德,美国汽车巨头通用的分公司霍顿也停止在Elizabeth工厂生产Cruze车型的汽车。此外,日本汽车巨头丰田(Toyota)也表示将于2017年终止澳洲工厂的生产。早在2008年,三菱汽车就已经关闭了其阿德莱德工厂。

伴随各大汽车品牌关闭在澳制造厂,大量汽车工人也在失去饭碗。《悉尼先驱晨报》10月7日援引维州政府最新的数据称,福特汽车制造厂的关闭将危及维州6,500个就业岗位。2014年年初,澳洲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估计,澳洲汽车制造业的终结会让澳洲失去四万个工作岗位。

汽车工人往往学历低,而且为同一名雇主服务的时间长,这意味着他们很难找到新的工作。

《悉尼先驱晨报》10月7日援引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对400名汽车行业失业工人进行的研究称,他们中将近90%尚未开始在汽车行业外寻找新工作,他们的平均年龄为50岁,平均为一名雇主服务的时间为19年。

此外,2006年,在日本三菱汽车公司关闭了其在阿德莱德的发动机制造厂两年后,Flinders University对失业的工人进行的一项调查也发现,有三分之一的工人依然处于失业状态,还有三分之一做着兼职工作。

对此,澳洲制造业工人工会表示,大部分曾在汽车制造厂工作过的工人在找到一份非正式工作前(待遇更低、工作时间不规律),通常会经历六个月的失业期,这会降低澳洲工人的生活水平。

2
在福特公司Geelong发动机制造厂工作了35年的Darko Kraljevic展示他的福特身份证和新的保安工作执照(security licence)。福特澳洲推出了工作转型项目(Ford Transition Project),为员工提供一对一的职业咨询。Kraljevic表示,他接受了三个月的集体培训后,在三个公司找到了兼职保安工作。

Geelong的一家财务顾问公司Diversitat,由于大量汽车工人前来寻求解决财务压力,首次将预约需等待的时间从原来的两周增加至六周。财务顾问Rene Ploegmakers表示,他的许多客户是蓝领工人,他们曾经的待遇非常好,但是现在缺少了可靠的收入来源。

对于福特澳洲的失业人员,Smith已经表示,福特的工人都非常优秀,有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希望他们能在其他行业找到新工作。虽然现在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来吸收如此大规模的失业群体。

不过,为了解决这些失业工人的就业问题,澳洲联邦政府、维州政府将拨款1.3亿澳元,为他们提供再培训和再就业机会。同时,福特澳洲的董事长Graeme Whickman表示,公司已经投入了许多资金来帮助Broadmeadows和Geelong两个工厂的员工再就业,并试图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就业机会”。

Whickman表示,50%以上的失业员工已经在接受再培训。“一些人准备退休,一些在接受再培训,还有一部分正在接受工作的重新安排。我们已经为160多名员工重新安排了工作。接受再培训的人中,有的会成为牧师,有的会成为佩戴水肺的潜水指导员。”

除了对工人生计造成影响,汽车停产还影响着供应链上的企业,许多汽车零件供应商正在寻求转型。位于墨尔本Heidelberg West的汽车零件供应商Dolphin Products就是其中之一,它原来主要生产安全带、车门把手、饮料架等汽车零件,并雇佣了36名员工。

现在,除了生产这些汽车零件,它还生产饮料瓶、食品包装袋、医疗器材、甚至军用催泪弹弹盒等。工厂总经理Mario Turcarelli表示:“我们的业务板块从原来的四个变成了大约20个。”

1305230653361732-600x400

工厂最近和澳洲采矿公司Orica签订了一个助力器壳生产大单。到明年,这将使得矿业成为Dolphin Products最大的一个业务板块,并填补汽车行业留下的缺口。“随着公司逐渐减少生产汽车产品,与大型采矿和建筑企业发展业务成了重要一步。明年,我们将会实施三班制排班,进行一天24小时运作,这将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Turcarelli说。

但并非所有企业都能像Dolphin Products这样幸运。《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在维州137个汽车零件供应商中,一半以上目前没能实现转型,进行多种经营,这意味着许多供应商将被迫裁员,甚至倒闭。

不过,虽然各大汽车厂商纷纷停止了在澳洲的制造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汽车产业在澳洲的终结。福特澳洲公司表示,它依旧会保留Broadmeadows生产线的研发、工程和设计中心,以及在Geelong的研发中心和在Lara的试验场地,并雇佣1,500名员工。随着澳洲汽车行业经历转型,福特在2018年依然可能成为澳洲汽车行业的最大雇主。

对此,联邦工业部长Greg Hunt表示:“10月7日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但同样也标志着澳洲汽车行业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在这一阶段,汽车厂商主要提供先进的汽车设计、工程和制造技术。10月底,我将前往美国和日本,向福特、通用和丰田的全球总部发出明确的信号,澳洲将致力于发展汽车产业,我们拥有他们需要的工人和技术。我们保证,澳洲未来仍将拥有极具竞争力的汽车产业。”

pic_1475805630_49635

 

责编/吴士己 设计/王京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10月7日Ford Is Officially Finished As 600 Workers Are Left Unemployed、《先驱太阳报》9月12日Ford Workers Reveal Uncertain Futures As The Geelong Plant’s Final Days Loom、《悉尼先驱晨报》9月3日Holden Moves To Reinvent The Wheels As A Lifestyle Brand、《悉尼先驱晨报》10月1日Ford Shutdown: Auto Manufacturing Workers Fear For Their Futures、澳洲新闻集团10月1日Meet The Factory Workers In Thailand That Will Take Our Jobs Cnce Australia’s Car Manufacturing Industry Closes、《澳洲人报》10月1日Ford Australia’s Failure: From Lower Tariffs To Detroit Issue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39期

澳洲新闻 澳洲财富
38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