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3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在你享受美味外卖的时候,幕后的他们正在经历着什么?原来,故事并不总是美的······

在你享受美味外卖的时候,幕后的他们正在经历着什么?原来,故事并不总是美的······

如今,外卖行业的触角几乎延伸到了每个人的生活中。只需动动手指,人们足不出户也能吃到心仪餐厅的美食。只不过澳洲外卖圈还面临着送餐“小哥”生存艰难,商家与外卖平台“断交”等难题。美味的外卖,背后的故事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

他们以安全换速度,为的就是准时送达

在SBS 2017年底独家获得的一份监控录像里,几位骑着自行车、摩托车的外卖送餐员正在高速隧道中行驶。隧道出口处,一名送餐员正推着自行车在车流中行走,而旁边的一名送餐员居然还上演了一幕绕道超车的“特技”。

要知道,高速隧道中的车速最高可达80千米/时。这些包括很多兼职留学生在内的外卖送餐员,正“以安全换速度”,为的就是准时将美食送达顾客手中。

图为外卖送餐员为了能够将美食准时送达,“高速”穿梭在大街小巷。图为澳洲广播公司网站报道截图

如今,Foodora、UberEATS以及Deliveroo等外卖平台在澳洲越来越流行,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外卖送餐员的行列。SBS报道称,外卖行业的一些招聘广告中明确提到,只要你有自行车(摩托车)、电话和工作许可证就可以来应聘这份工作。

由于送餐工作的准入门槛很低,所以很多留学生或者来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更容易从事这份工作,但他们往往对澳洲的道路和交规不甚了解,这就导致他们在工作中面临着“很大的风险”。

悉尼大学劳动关系研究学者Alex Veen曾调查过澳洲外卖圈,他发现送餐员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来自海外。Veen表示:“我们进行过一次调查,采访了50多名送餐员,其中至少有46人,要么是留学生,要么是在澳洲打工度假的人,他们做这份工作都是为了在短期内赚一些钱。”

图片来源:news

Mohammed是一位来自印度的留学生,目前在UberEATS平台做送餐员,他在接受SBS采访时表示,自己在悉尼Surry Hills送餐时会注意遵守交通规则,但并不是所有的送餐员都会如此,“有些留学生就不遵守交通规则,而且他们还有可能走错路。”

在Veen看来,这是由于不同的外卖平台进行的培训不同,其中有一些只是做一个简单的介绍,然后就让送餐员“从工作中学习”。

23岁的Andrew Rickert是悉尼大学的学生,他曾经是Deliveroo的一名送餐员,在正式开始送餐工作前,只接受了两个小时的培训。

对Rickert来说,如何在拥挤的悉尼街头快速穿行,同时还能保障自身安全,的确是个问题。他曾经听说有的送餐员在送餐过程中受伤,还有一名甚至被水泥卡车(cement truck)撞伤。

图为23岁的悉尼大学学生Andrew Rickert,他曾在外卖平台Deliveroo做兼职送餐员。最终迫于父母对其安全的担忧,辞掉了工作。图为澳洲广播公司网站报道截图

Rickert 1月31日在接受澳洲新闻集团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名全日制学生,他是用业余时间做兼职送餐员的,迫于父母的压力,他最终还是辞去了这份工作。

Rickert的父母曾对他说:“除了‘赌上’自己的安全,这份工作并不会让你得到很多。别再做下去了,学费我们会帮你付。”

但不论如何“危险”,还是有不少人前来应聘送餐员。Deliveroo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很多人选择这一职业是因为它时间上的灵活性,而且全澳送餐员的平均收入是高于最低薪资标准的。

不过,《悉尼先驱晨报》2月1日援引的一项在悉尼和墨尔本展开的调查却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60名送餐员中,有四分之三表示自己的薪资低于法定最低标准。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受访送餐员为全职工,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0小时。然而,他们却没有保险(工伤)或病假。

图为餐厅员工准备外卖订单。图为Goodfood网站报道截图

澳洲运输工会秘书长Tony Sheldon称,工会也已经搜集到一些关于外卖送餐公司“剥削”送餐员的证据。证据显示,有50%到80%的外卖送餐员,薪水都低于澳洲的最低标准。

在墨尔本,Foodora的送餐员每单可以赚8澳元,Deliveroo每单可以赚9-10澳元。然而在澳洲,他们的最低工资标准应当是每小时24.21澳元,周日则是每小时43.58澳元。

对此,悉尼大学法学院劳动法教授兼教务长Joellen Riley表示,虽然该调查结果只是基于一小部分样本,但反映“薪酬低”的受访者比例很高,仅这一点就已经值得引起行业内的注意。“送餐员在公平工作体系(Fair Work system)中没有受到相应保护,是因为他们被定义为合同工(contractors)而不是雇员。”

27岁的Josh Klooger来自墨尔本,已经在Foodora工作23个月了,他发现新入行送餐员的待遇每况愈下。“如今越来越多的送餐员甚至都没有签署合同了。”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它们被割开喉管做实验,黑暗背后竟是世界巨头在支持!这起史上最大的造假丑闻,终于揭露了…

大众公司惨无人道的尾气试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