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研究所

宅在家里刷手机,来看看TAG里的抗疫时光:“我的城市病了,但它会好起来”

3 月 19 日
622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2020年,中国的春节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所有中国人的日常几乎都被改变。作家方方曾说:“时代的一粒尘,落到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如今,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让人对此有了更深的体会。然而,正是一个个普通人,用愚公移山的精神,与病毒做着抗争,永不下班的医护、“基建狂魔”、志愿者车队、逆行的外卖小哥、宅在家……这些词汇都是出现在网络中的TAG,共同书写着一本抗疫日记。

热闹被病毒藏起了

武汉城市宣传片截图

“热闹被病毒藏起了,每个人和每个人都隔开很远,还有多久,才能脱下口罩,面对面问一声,吃了吗?” 武汉城市宣传片《武汉莫慌,我们等你》中的一句旁白,成为了这座城市封城后的写照。今年1月23日,农历大年廿九,武汉宣布封城,不吵,不堵车,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疫情,从武汉到了全中国,但支援也从全中国到了武汉,这一刻,人们如此团结。一首热门歌曲《武汉伢》也引发了不少网友的评论:“这是我的家,在这里长大。我的城市生病了,但我依然爱她。”

拍一部《武汉日记2020》

视频拍摄者“蜘蛛”的视频截图。图片来自观察者网

武汉封城后,城里的人们怎么样了?一个人,一辆车,带着GoPro、BMPCC和一台无人机,37岁的武汉自由影视工作者“蜘蛛”,每天坚持拍摄“封城日记”Vlog。因为网上出现了不少关于疫情的谣言与断章取义的言论,所以“蜘蛛”想要记录真实的武汉。他的镜头下,处处流淌着温情。给医院运送物资的外国志愿者说,“我乐意这么做,因为我住在这里。” 免费为医院送早餐的爱心店主说,“没有为什么,这不是应该做的吗?”

“蜘蛛”还加入了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群体。临下车前,一位护士反复向他道谢,让他保重,并在车上放下一个她自己买的N95口罩。这些Vlog后来被命名为《武汉日记2020》,刷爆网络,甚至火到了国外。对此,“蜘蛛”在微博写道,“我的初衷只想消除大家的恐慌,积极面对这场疫情,我们都知道在镜头以外还有许多经历艰难的人和令人遗憾的事,但我们还是要保有希望。”

“漂流在外的您和家人辛苦了”

泰国普吉机场,很多泰国朋友拉起了横幅:“中国加油”。图片来自澎湃新闻网

疫情爆发后,不少散落在外的武汉以及湖北籍人无法顺利回家。外出旅游的刘琼一家滞留在湛江,但他们并没有因为武汉人的身份遭到歧视,酒店允许他们继续入住。在准备回武汉前,当地要求他们开一张健康证明,才可离开,拿到健康证明那天,酒店给他们送了小礼物,还手绘了一张令人感动的祝福贺卡,上面写道“漂流在外的您和家人辛苦了,希望您和家人多喜乐,长安宁”。

而那些困在国外的湖北人,也并不孤独。张穗和姐姐春节期间去泰国旅游,疫情爆发后,回湖北的航班被取消。随后张穗加了一个微信群,群里都是滞留泰国的湖北人。于是,负责人联系了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中国政府决定派民航包机接滞留海外的湖北特别是武汉公民回家。”1月31日中国外交部的这一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刷屏。

乘务长田静就是武汉人,“在疫情面前,所有人都应该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自己的努力,去做力所能及的事”。飞机起飞前,很多泰国朋友拉起了写着“中国加油”的横幅,表达他们的美好祝愿。有人说,疫情让人懂得:家,永远是最温暖的港湾;祖国,永远是最坚强的后盾。

逆行者的“请战书”

南方医院赴小汤山医疗队的“请战书”。《新京报》记者周小琪摄

面对袭来的疫情,1月23日,一封来自原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赴小汤山医疗队的“请战书”感动了全中国。“请战书”中写道:“当年为全国抗击‘非典’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同时做到了医务人员‘零感染’。17年后的今天……作为一支有丰富经验、战胜过‘非典’的英雄集体,我们更是责无旁贷!”最后印上24个红手印和签名。

郭亚兵是此次南方医院赴武汉医疗队队长,也是17年前赴小汤山医疗队的队长。他回忆道,“当年去小汤山之前,每个带队的队长都要签军令状,保证队员一个都不感染。而这次,我的任务就是把大家平平安安地带到武汉,再平平安安地带回来。”

这支医疗队只是一个开始,随后,上万医护支援力量纷纷抵达武汉。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钟鸣就是其中之一,他经历过“非典”,如今接手了武汉金银潭医院的重症病区。“这次真的很难。”他说,疫情过后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平常地上一天班,重新体味过去没有意识到的、这么珍贵的平凡生活,还要再回到武汉,脱掉口罩,自由地呼吸武汉新鲜的空气”。

“钟南山说动我再动”

钟南山在赶往武汉的高铁餐车上。图片来自《广州日报》苏越明摄

在驰援武汉的医护大军中,还有一位84岁的“战士”。他就是在17年前“非典”一役中,说了一句“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面对疫情,他早早提醒,“没什么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然而他自己却坐上去武汉的高铁,没有座位,挤在餐厅一角,疲惫地睡着了。

由于钟南山的专业和坦诚,大到疫情最新进展,小到戴摘口罩的方法,人们把他的话奉为“铁律”。“看到钟南山,我心里就踏实了”“钟南山说动我再动”也成为了网络流行语。面对态势严峻的疫情,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一度哽咽:“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

“万一中了,我的同事会救我的”

为了舒缓沉闷的气氛,武汉方舱医院的医护在防护服上写昵称标记自己,其中一人写“胡歌老婆”。图片来自@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一线作战的医护工作者们也用他们的行动证明着,“我们一定能够过关”。“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这是一位网友看了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某科室女医护人员们集体剪发的视频后写下的话。

为了方便穿防护服,这些姑娘们自发决定剪去长发。穿上防护服的她们,每次都会被闷得浑身湿透。“平常喝水和上厕所要尽量克服,减少不必要的外出,以免把病毒带出去。”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护士杨珊珊说,有时夜班要上十个小时,她只喝一次水,上一次厕所。

长时间佩戴护目镜和口罩,他们的脸颊上往往会留下深深的勒痕,有时还会过敏红肿。然而在救人面前,他们似乎忘记了一切。在问及是否想过被感染的风险时,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护士胡勋炜说:“我身强体壮没事的,万一中了,我相信我的同事肯定会救我的。”说完他自己也笑了。

我不想哭,哭花了护目镜没法做事

广东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科ICU护士 朱海秀。图片来自《 广州日报》

“你多大了?”“97年的。”“过来害怕不?”“刚来的时候害怕,过来看到这种局面,反而不害怕了。” 这是广东驰援武汉的护士朱海秀的回答。她是瞒着父母过来的,但最后还是被他们知道了。“那是我22年以来第一次看到我爸哭。”面对记者的镜头,她有点哽咽,但又不想对着镜头向爸妈报平安。“我不想哭,哭花了护目镜没法做事。” 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摆了摆手,说了句对不起,转身离开了……

一群“基建狂魔”?

火神山工地的刘师傅。湖北经视视频截图

随着确诊病例的增长,一座座小汤山模式的医院在武汉拔地而起,1月23日开建,2月2日正式交付——武汉火神山医院从开建到开始收治患者用了短短十个昼夜,连同紧随其后的雷神山医院,被网友称为“基建狂魔”的中国速度。

所谓的“基建狂魔”也不过是一群日以继夜的普通工人。河南籍工友刘师傅在武汉过年,得知火神山医院要建的消息后,一个人打车赶到工地,自愿支援医院建设。自愿参与医院建设的还有向锋,“治病救人做不来,我来当个工地尖兵。”他说,报名时没考虑那么多,“林则徐说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愿意先来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助力国家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

我们正在与病毒赛跑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在实验室进行样本咽拭子核酸提取。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供图 图片来自《 广州日报》

“什么时候这场战疫能结束呢?”每一天,中国人恐怕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从去年年底至今,病毒溯源、病原检测、药物筛选 …… 武汉P4实验室一刻也不停歇。在实验室里,张化俊和同事们很多天都忙到凌晨3点才离开。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实验室究竟待了多长时间,只记得最多一天洗了五次澡。因为实验室对安全要求极高,离开前必须对防护服消毒,洗澡后才能换上个人的衣服。

“我们正在与病毒赛跑,希望尽早筛选出治疗药物,研发出疫苗,找到疫病源头,挽救更多生命。”武汉P4实验室副主任童骁说,“这是一种新病毒,对它的了解早一分钟,也许就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目前,疫苗的研制还在路上,但全中国首个潜在治疗新冠肺炎药物“法维拉韦”已经获批上市,而新冠肺炎康复者捐出的血浆也被认为能够救治重症患者,于是,一个个康复者再次回到医院捐血。“这是我表达感恩最好、最直接的方式。”新冠肺炎康复者马先生这样说道。

在方舱医院跳广场舞

方舱医院患者跳舞的视频截图。图片来自澎湃新闻网

火神山医院十天建成,而方舱医院更牛,只用十个多小时建成。目前,武汉已有十多座“方舱医院”,这里收治的是轻症病人。“希望大家都能少一点抱怨,多一点理解。” 何女士说,就是她为病友拍下了一则跳广场舞的视频,并发到网上。视频中,一名戴着帽子和口罩、身穿黄色亮眼棉裤的女子伴随广场舞音乐,在病床前起舞。

阿布也经常发布方舱医院的跳舞视频,视频中,一位年轻的护士向护士长申请:放一点音乐,让大家集体跳个舞。接着,音乐《火红的萨日朗》响起,穿着厚重防护服的护士带着大家跳了起来。“音乐响起,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阿布说,她也希望更多人能看到这些医疗工作者们无私的付出。”她始终记得,一位护士在劝不配合治疗的病友时说,“你要相信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

我为你带来了口罩

图片来自@陆勇个人微博

医院之外,在全民抗击疫情的当下,很多平凡的人化身天使,将温暖带给这个世界,包括那群为需要的人送口罩的人。28岁的汪林林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春节过完,自己会被称为“药神”。他是一家苏宁小店的店长。“每天都有人问我还有没有口罩,实在没有这种话我真的说不出口。”于是,他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自掏腰包购买口罩,然后免费发放。由他送出的口罩,目前已达4,000个。

送口罩的还有一位“药神”,他就是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原型陆勇。春节期间,他再次前往印度,运的不是药品,而是口罩,几经周折,终于将部分物资运送回中国,其中包括3,000个护目镜和3,000个N95口罩。网友在他的微博留言:“你不是药神,但胜过药神!”

在国外筹措口罩的还有杨鸿悦,他是某人寿公司一名普通的客户经理。春节期间他身处越南,得知武汉疫情严重,于是放弃所有行程,每天奔波在越南的大街小巷购买口罩,跑遍了能打听到的所有药店,凭一己之力筹集到3,855只口罩。“我每天还厚着脸皮去酒店前台拿免费口罩,医用口罩资源太紧缺,每一只都很珍贵,我想把每一只都带回去给最需要的人”。

一首《平凡天使》

扫描二维码看MV

香港歌手邓紫棋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一位小伙子到派出所送上500个口罩后匆匆“逃跑”,民警没追上,遥远地朝他敬礼,随后写了这首歌。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HSK事务局捐赠的物资以及箱子上另外贴上的加油信息。图片来自新京报网站

日本、俄罗斯、巴基斯坦和白俄罗斯等国家也纷纷向中国送来了口罩等防疫物资。从日本运到中国的物资箱上还写着一句古诗词“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留下这句话的是HSK日本实施委员会理事林隆树,他表示,过去的旅行中遇到过很多中国人,回想起来,这些人的面容都会一一浮现,激起当时的美好回忆。

有心人不难查到,“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典出《唐大和尚东征传》,是鉴真和尚前往日本传戒律时,与众弟子谈话的内容。林隆树觉得,这句唐代鉴真东渡时的偈语是中日交流的象征,“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希望武汉早一点走出困境”。

你们守护世界,我来接你们下班

李洁(右一)和其他志愿者司机的合影。图片来自《经济观察报》

除了捐献物资,正如香港歌手邓紫棋的那首歌的名字《平凡天使》,更多平凡人正做着不平凡的事。早上7点,室外温度只有7度,呵气成雾。李洁(化名)简单吃完了早饭,收拾好东西,启动她的“医护专车”。这是她第一次做网约车司机,她的乘客很特殊,是一群奋战在武汉抗击新冠肺炎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我们每个人都是社会上的人,抗疫也是我们该做的”。

成冬也是一名“医护专车”志愿者司机。他的孩子才出生,为了安全,他准备了专业的手术用手套,每次回家都会把外套、裤子,甚至帽子、围巾换掉或放在通风的地方,即便如此,以前每天都会抱孩子玩的成冬,自从参加志愿车队,再也没有到过宝宝的房间,“我不会抱他,即便他要抱抱,我也不能”。

而38 岁的黄晓民则自己组建了一支车队,11 天里,他召集了 174 位司机,接送 200 余位医护人员上下班。“我不能去一线治病,也不能去工地建医院,所以我就想做一点小事:开车。”一天早上 7 点钟,黄晓民接一位护士下班,“她上车直接就倒在后座睡着了,幸好我知道她住哪。我想,这是有多累?能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车上放心地睡觉?感觉很心酸……”

回去后,黄晓民就在司机群里公布了一条规定:所有司机必须把三证(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一单(保险单)拍给他,否则踢群。黄晓民说,“我没有像大家说的那么伟大、勇敢,我就是想证明一点:武汉人不是逃兵。”

宅在家“闷”死病毒

网友@泽菌做的病毒肉丸。图片来自@ 泽菌个人微博

那些不出门宅在家的人,也并非没有贡献。“每个人都是‘战士’,你在家里不是隔离,是在战斗啊!你觉得很闷吗?病毒也要被你‘闷死’了!” 上海医疗救治组组长张文宏说。于是,无数“闷”在家的民间高手们各显神通,@泽菌说,自己每天会做各种吃的。在网上刷屏的一种冠状病毒肉丸就是她做的。@孜臻是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实在耐不住心里的渴望,他索性在家里打了40个洞,让装备上墙,然后固定了帐篷,假装在家完成攀登徒步等运动。@成明则说,十多年都没跟妈妈待过这么长时间,在这样的大灾大难面前,一个普通人其实做不了什么,不给社会添乱,就是最大的责任和贡献。

而不能停工的工作族也开始了云办公。这种模式开启后,穿着睡衣坐在电脑前,一边严肃的电话会议一边被爸妈投喂唠叨,精英和懒宅秒速切换。不过,一部分曾对“灵活办公”满怀憧憬的人,在经过三天试用后,突然觉得这事儿没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平时抱怨工位的椅子太硬、桌子太小,但直到在家办公之后,才发现还是挤着地铁,去公司和同事一起办公的好。

这时候谁不怕啊?但还是“送”

特别时期穿梭在街头的还有一个个外卖员,他们成了商家和居民的连接点。三十多岁的老计每天戴着口罩,骑着自行消毒的餐车,穿行在武汉的大街小巷。他用一台“破烂工作手机”,记录下看到的一切。“每户房、每扇窗背后,都有人。”老计说,武汉封城后,许多市民见到他都会诧异:“这时候还有外卖吗,哪里还能点?”他回答:“对啊,我们一直都能送,一直都能点。”

疫情发生后,老计有种特别奇妙的感觉。“说实话,骑手这行,本来就是个蛮低级的工作,不需要多少学识多少技术。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好像也在为这个城市贡献着力量,尽管非常微小。只要大街上还能看见外卖小哥,就证明这个社会还在良好运转。”

像老计这样仍在坚持送外卖的小哥有很多,他们是疫情下的“逆行者”。央视新闻的记者就曾采访到一名正送外卖的小哥:“你现在送这个害怕吗?”“怕啊,谁不怕啊,这是玩命呢。”“那要是送医院你去吗?”“医生的话我就去!”小哥答道。

澳洲华人,非常时期的非常援助

对于澳洲华人来说,一些春节期间去中国探亲的华人回到澳洲后,即便他们中不少人没去过湖北,也选择了自我隔离。Tracy Chen曾到广州探亲,返回墨尔本后,她开始闭门不出。她的隔离生活就是在后院打扫打扫、给植物浇浇水。她说,“不想给周围邻居造成恐惧。”从深圳返回墨尔本的Leo Liu也觉得,“如果华人在澳洲(把病毒)传染给别人,给别人带来麻烦,也会给华人带来负面的影响。”

在家隔离,肯定会有很多不便,比如日常采购。这时,华人社区涌现出很多互助群和志愿者组织。Lili Yuan就接受了这些组织的帮助,“蔬菜、生活用品,全部都有。我需要什么列清单,发给区域管理员,他们就会采购好放在我家门口”。Jason是墨尔本爱心送菜小分队的发起人,“我觉得有灾难来临时,与其说很多,不如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此外,澳洲华人也向祖(籍)国伸出了援手。昆州华人共同组成了“昆士兰华人社区新冠肺炎应急互助委员会”。从得知疫情消息,仅仅三天的时间,委员会便紧急订购了首批两万件医用防护隔离衣。

2月18日,澳洲晋商总会秘书长、山西省侨联青年委员会海外委员兰谦在忙着对接物资的运送情况。这批于19日凌晨抵达北京的物资是兰谦在澳洲发起筹集的第四批物资——10,800件医用隔离衣。“连续两周以来,我每天都只睡三四个小时。”兰谦说,只有听到物资运回祖(籍)国,安全落地的那一刻,心里才踏实。

“我参加过当年‘非典’的防控工作,我知道疫情升级意味着什么。”谈及此次助力新冠疫情的感受,兰谦哽咽了,“我觉得最可爱的人是那些白衣战士,他们冲在最前线,包括许多我的老师、同学、朋友。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正如中国人所说,“春天终将到来”

这段时间,有些澳洲人并没有离开中国。来自维州的Kelley Grimsley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十多年,而且还经历过“非典”。她说自己没有考虑过因为新冠肺炎离开中国,“因为我不觉得有任何危险。”而且她相信情况会好转。

来自悉尼的珍妮现在在上海做影视制片人。疫情发生后,她和很多中国人一样,宅在家中。她说,现在一天要洗手十次以上,“因为这是预防新冠病毒最常见的方法”。如今,在社交媒体,包括Facebook上有很多关于这次疫情的谣言和假新闻,对此,珍妮认为“这些负面消息比病毒本身更具毒性和危险性”。不过,对于战胜疫情,她很有信心。“虽然疫情还在持续,但正如中国人所说,‘春天终将到来’ ”。

I Am China

德国小伙Tobi用“#I Am China”标签发布视频,为中国加油。图片来自中新网

面对一些国际社交媒体上因为疫情对中国的不实攻击甚至歧视,德国小伙Tobi感到非常愤慨。于是,他用“#I Am China”(我是中国)的标签发布视频,在不同的国际社交媒体上传递对中国抗击疫情的声援。

Tobi曾在清华大学留学,现在是一位中国女婿,她的太太来自山西,他们有两个可爱的宝宝。Tobi有自己的自媒体账号,通过拍视频发视频,给中国人介绍德国,也让德国人看到真实的中国。疫情发生后,Tobi和其他12位身份各异的德国人共同录制了一段视频,他们大声喊出“I Am China”,为中国加油。Tobi说,他们大都和中国有或多或少的关系,每个人都是联系中国和德国的纽带。“有的人像我一样和中国人组成了家庭,有的人喜欢学习中文,有的人爱吃中国菜,有的人去过中国旅游……”

“我们不能改变中国和德国两个国家之间地理上的距离,但是我们可以拉近人们心与心的距离。” Tobi说。当2015年的《查理周刊》恐袭事件发生后,全世界用“我是查理”的口号表达了震惊与同情,而在今天,一部分海外中国人却不得不用“我不是病毒”的口号去抗争因疫情而起的排外情绪和种族歧视。“让我们一起对抗病毒,不要对抗人!”

疫情结束后,我要……

一位马来西亚司机Mohd Syahrikeen曾在见到中国记者后说,“希望疫情快点过去,中国朋友再来玩。”随后又补了一句“我只去过中国的上海和广州,下次我想去武汉看看”。

而对于中国人来说,也已经开始在网上讨论起“疫情结束后,第一件事要做什么”。@果粒橙想好好洗一洗油了的头发,化淡妆出门,去草地上逗土狗,等大爷煎饼,听他吆喝一声:“孩子们,开饭啦!”@着白袍的布洛芬显然是一名医务人员,Ta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白大褂,脱下防护服,“请个假,去见我喜欢的人,拥抱他,对他说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 还有一位匿名的网友说,老公是警察,现在不能回家不能跟家人接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疫情过去之后,就想跟他一起牵手去医院做产检。

很多人说,这注定是我们最难忘的一次春节,也经历着一场凝视自己的“悠长假期”。但就像英国诗人丁尼生《尤利西斯》中所写:“虽然我们不是每件事都懂,但还是相信,等到每一个冬天变成春天,一切都会走向美善。”

“我们看一眼这场肺炎的主角,这个直径在0.1微米左右的畸形圆球。可怕吗?……其实也没那么吓人。如果我们被这个吓到,吓到要锁死来自武汉的邻居,吓到要攻击陌生的求助者,吓到要以谣言的名义让大家不敢说话,那才是真的吓人。”在被评论为“值得亿转”的那条题为《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的视频中,回形针团队配了这样一段话,并表示:“我们之所以赞颂勇气,是因为我们人类总是在明知风险的时候,仍然选择做我们该做的事情。”春天总会来的,等到春暖花开,心里的那些愿望一定要记得做,不要再拖延了。

在澳洲如何防范新冠肺炎,这份抗疫攻略请收好!

1.新冠肺炎有以下症状,华人快自查

当人感染了新冠肺炎,通常会有以下症状:发烧、咳嗽、呼吸短促、冷战、身体酸痛、咽痛、头痛、流鼻涕、肌肉疼痛、腹泻等其他早期症状。

如果出现了以上症状,并且在出现症状前的14天内曾到中国大陆旅行,请给你的医生打电话,或联系当地医疗机构急诊科,或致电健康热线1800 022 222。需要注意的是,打电话时告诉接线人员你去过中国大陆。

2.如果疑似感染,华人如何求医

  • 如病情十分严重,则属于紧急情况,需立即拨打000。
  • 尽可能远离他人(例如,避免同处一室),如果有口罩,请戴好。
  • 联系当地公共卫生机构,电话:1300 066 055。
  • 公共卫生工作组将评估你的情况,并建议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
  • 如果你无法联系公共卫生机构,则请尽快就医,最好是前往医院的急诊科。
  • 前往急诊科就医之前,请先致电通知,让医护人员提前做好防护安排,防止病毒传染他人。
  • 请勿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也不要去公共场所。

3.没有澳洲的医疗保险Medicare怎么办?

大多数没有澳洲国民健康保险(Medicare)的人都有健康或旅行保险。那些没有充裕保险的人,新州卫生厅将承担医疗费用。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的新冠肺炎患者或疑似病例,就医时不会收取治疗费用:没有澳洲国民健康保险的人。已经前来新州医疗机构进行冠状病毒检查的人。

4.从中国大陆回到澳洲,怎样自我隔离

  • 自我隔离:自我隔离期间不应去上班、上学或去公共场所,也不应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出租车或使用共享乘车服务。
  • 合住隔离:如果你与他人合住一所房屋,应尽可能与其他人分处不同房间。
  • 洗手:经常用肥皂和水彻底洗手至少20秒钟。如果你的手不太脏,则可以使用含有酒精的手部消毒剂。在进入某个区域或触摸他人使用的物品之前,请先洗手或使用手部消毒剂。
  • 咳嗽和打喷嚏请遮挡:咳嗽或打喷嚏时,应用纸巾或者袖子遮住口鼻。用过的纸巾应放在垃圾桶中,并立即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钟。
  • 清洁家庭用品表面:每天都要戴一次性手套,清洁所有“接触频率高的”物体表面。
  • 保持心情放松,减少在家中隔离时的无聊感:如果可能,和你的雇主商量在家办公,让你孩子的学校通过邮寄或电子邮件的方式提供学习资料和家庭作业,不要过于依赖电视和其他电子产品,可以做一些你平时从未尝试过的事情,如玩棋类游戏、做工艺品、绘画、阅读等。

内容整理自NSW Health官方网站

 

 

资料来源:腾讯网、《文汇报》、人民日报海外网、荔枝新闻、观察者网、《新京报》、每日经济新闻、北晚新视觉网、新华网、《中国科学报》、全景财经、人民网、央视频、同花顺财经、澎湃新闻网、新浪财经、《天下网商》、纵相新闻、界面新闻、《经济观察报》、每日人物公号、网易看客、SBS、澳洲网、中新社、中国侨网、青团子公号、《新周刊》

撰文:刘涛 设计:刘思浓

专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生活方式
6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