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

深度:女权主义,澳洲从来不缺!看澳洲铁娘子们的十八般武艺

6 月 6 日
2351

由美国大码模特照片看发展中的“女权主义”

一起Facebook禁用大码模特照片事件似乎又让女权主义回到舆论漩涡的中心,而大码模特晒比基尼照片的想法正是由澳洲女权组织Cherchez La Femme发起的。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澳洲就是一个重视女权主义的国度,即便是在现代女权主义遭到“非议”的今天,也是如此。

一张大码模特照引发的“震怒”

身高164cm、衣服尺码为22号、体重217kg……美国模特Tess Holliday正以自己超大号的身材挑战大众传统的审美观,而这位大尺寸模特妹子在澳洲女权主义者眼中是最佳代言人。于是,澳洲女权组织Cherchez La Femme筹备于6月举行一项名为“女性主义与肥胖”(Feminism and Fat)的活动,以宣扬对不同体态的正面审美。该组织日前于 Facebook 开设活动页面,并以一张Tess Holliday 身穿比基尼的照片作为活动宣传照。但 Facebook 却以照片违反广告图片使用规则为由,拒绝了组织的广告申请。

5 月 17 日,在女权组织向 Facebook 申诉后,Facebook 的广告团队回复称,“广告不能将某种健康状态或者体重描述为是完美的,或者是极端令人不快的……我们不允许这样的广告,因为它们会让观众对自身感到不舒服。我们建议使用一张相关的活动照片来代替,比如跑步或者骑自行车。”具体而言,照片不能出现这样的画面:腹部赘肉的特写、穿过于紧身的衣服、捏赘肉的动作等。

1

事件很快引起了Cherchez La Femme的不满,也在网络上引发了轩然大波。Cherchez La Femme方面认为,Facebook 的举动似乎认定了Tess Holliday 的照片会引起观看者的不适,而这一点正与组织所举办活动的宗旨——打破坊间对肥胖、丰满女士的身体的传统审美眼光完全相反。活动的其中一名制作人 Jessamy Gleeson称,Facebook 的举动令她感到“震怒”。

BBC 5月23日报道称,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Facebook最终就此事道歉,并称公司广告部门每周处理数以百万计的广告照片,因而“不小心地”禁止了Tess Holliday的照片,现已重新批准该照片载于活动专页。

对此,Gleeson似乎并不买账,她希望 Facebook 重新检视相关政策和在女性照片上的双重立场,“如果这件事没有引起媒体关注会怎么样?我敢保证他们还会在其他成千上万个个案中‘犯错误’”。

除了与Facebook的唇枪舌战,澳洲女权主义者在墨尔本也面临一个挑战。近日,墨尔本大学(Melbourne University)学生会发起运动,提出不再把“woman” 或 “women” 拼写成象征女权的“wom*n”。事实上,使用“wom*n”一直是女权主义者几十年来的传统惯例,用来和男性相关的词汇区分开来。学生会称,“第二波”女权运动“极大地排斥了”变性女士,“这一改变将使现代女性研究机构变得更加开放和包容。”学生会还将投票对“woman”一词的定义进行“升级”。

longform-original-31918-1431640683-27-1024x684
大码模特Tess Holliday曾发起“另类审美标准运动”(#effyourbeautystandards),并在社交网络上用此标签分享自己的照片,因此获得人们关注。她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的粉丝数高达62.4万人。

不过这一举动遭到了一些澳洲女性的反对。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性别问题研究教授Caroline Norma表示,学生会其实是以歧视的态度来抵制女权运动,“学生会更应该关注女性学生运动的实际问题,比如维护那些来自贫困和乡村地区的女学生、遭受过虐待的女学生以及原住民女学生的权益。”

有媒体称,和新西兰一样,澳洲是一个女权主义似乎从来不会缺席的国度,无论是在校园、网络还是地铁,女权主义者都在为争取平等地位而发声。哪怕政客给出了一些“甜头”,女权主义者也绝不松懈。比如今年4月,澳洲铁路轻轨巴士工会全国秘书Bob Nanva提出,晚上8点以后在悉尼的火车上设立女性车厢试点,可以保护女性免受“暴徒、坏人和性变态者”的袭击。然而当地女权主义者Eva Cox却认为,与其设立女性车厢,不如为那些对女性有潜在威胁的乘客专门设置车厢,她认为女性专用车厢将会给潜在的犯罪者提供一个更好的选择,“我认为如果男人们喝醉了,他们应该被困在一个单独的车厢,而不是将女人们限制在一个特定的车厢。”

但女权主义者并非认为女性应该打倒男性掌握权力,有媒体总结,真正的女权主义者在澳洲是这样的:她/他十分关心性别问题,尤其是女性所面临的种种困境;认为女性与男性应该在各方面受到平等的对待;认为女性和男性享有同样的权利,包括受教育权、就业权、财产继承权等;希望女婴不会被父母抛弃甚至杀害;希望女性不会仅因为性别原因被学校或者用人单位拒绝;认为温柔、勇敢、理性、感性、被动、主动等等性格特质不应该用性别来划分;认为全职妈妈/家庭主妇应该受到社会的尊重,且应该在法律上得到有效的保护;认为差别更多的体现在个体之间,而非两性之间……

从建国开始,澳洲就有女权主义了

2--Vida-Goldstein
Vida Goldstein是澳洲早期为女性选举权和社会改革进行活动的女权主义者。

女权主义在澳洲的发展有着不短的历史。The Conversation 2月10日报道称,从建国的那一刻开始,澳洲就在女权主义方面成了全球的领先者。1902年,刚成立不久的澳洲联邦成为当时全球唯一一个白人女性拥有和白人男性同等投票权和竞选权的国家。

1902年2月,一位来自维州Portland、身材高挑、纤细的女人站在美国华盛顿的椭圆形办公室门外,等待着时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传唤。她就是澳洲早期著名的女政治家、女权主义者Vida Goldstein。

当椭圆形办公室的门打开时,坐在办公桌上的罗斯福总统疾步走向Goldstein,握住她的手,上下摇动着,大声说道:“很高兴见到你,我听说你来自澳洲,我太高兴了。”

至此,Goldstein成为了第一位在白宫和美国总统会面的澳洲人。当时她作为澳洲和新西兰的唯一代表前往华盛顿参加国际妇女选举权会议(International Woman Suffrage Conference)。会上,她就女性选举权的问题向众多美国观众发表了演讲。

Goldstein将争取女性选举权的运动称为“集中政策”(the policy of concentration),并认为选举权涉及到其他所有权利,在没有争取到选举权的情况下,其他解放女性的努力都是徒劳。只有选举权才能保护女性,阻止歧视女性,为全球女性在司法、经济和社会等方面争取利益。此外,Goldstein还认为,女性应该进入议会(澳洲是当时全球唯一女性有权进入议会的国家),“一直以来,我认为任何女性可以争取的权利,都应该争取。”

Goldstein在美国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巡回演讲,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美国各地的日报纷纷对此进行了报道,并称Goldstein为“从政的澳洲女性”(The Australian Woman in Politics)。

为什么堂堂的美国总统会接见一位来自遥远南半球的活动家呢?答案很简单,因为罗斯福本人是一位改革论者,而Goldstein是当时他所希望见到的被赋予最充分选举权的女性。Goldstein对她所进行的事业深信不疑,她从未怀疑过选举权在国际社会上的重要性和利害关系以及澳洲在这方面的优越性。

Goldstein所处的时代正值全球女性解放运动的第一次浪潮(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一时期通常被称为“第一波女权主义”(the first-wave feminism),当时女权主义争论的焦点是争取选举权、进入大学学习、能够进入法律和医药行业工作以及获得经济独立等。Goldstein无疑是这一时期女权运动的最典型代表。

专栏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23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