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父亲突然去世,澳妹子被困在国外无法回家奔丧!伤心欲绝:都怪澳洲政府限制人啊!

7 月 23 日
413

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疫情让整个世界的运转变得复杂,原本轻而易举、理所当然的事,却在疫情期间变得无比困难。有一位旅居国外的澳洲妹子,因为父亲突然离世,她想回家奔丧,不料一步一个坎,现在可能连葬礼都无法参加了。

(Daily Mail)

这位妹子名叫Jessica Sauer,今年26岁,现在旅居苏格兰。7月5日,她接到一个噩耗:她58岁的父亲在新州老家意外去世。悲痛欲绝的Jessica立刻着手准备,打算回家奔丧。她火速为男友申请澳洲签证,好让男友陪自己回家奔丧;男友名叫Connor McLeod,今年28岁,是苏格兰人。

尽管签证还没批下来,他俩仍然在7月12日买了6天后的机票,因为他们看到一条新闻:新州政府计划将返澳旅客的隔离费用,从政府买单,改为自费,自费的话,费用大约需要4000刀。可是,7月18日,当两人到达曼彻斯特机场,准备乘坐德国汉莎航空的航班时,却被告知-你们不能登机!但是,问题不是出在男友的签证上,而是转机出了问题!

他们要在日本转机,但是,日本目前的政策是,没有签证的非日本公民不能在日本转机。他们还被告知,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如果你想买便宜的经济舱机票回澳洲,那只能等到8月31日;你想早点回澳洲,只能买商务舱机票,但是价格就有点贵了,需要11000澳元!

Jessica后来接受采访时说:“我泪水一下就忍不住了,然后跑到卫生间。这是我人生最痛的时刻——不得不打电话给我母亲和妹妹,跟她们说我回不了家了。我们旁边就是一群十几岁的小孩,穿着短裤,准备飞去西班牙度假,可我只是想回家埋葬我的父亲。我感觉太无助了,我感觉对人类失去了希望。”

由于俩人以前从没碰到过转机签证的问题,所以这次也没有做这方面的准备,可是,他们在订机票时,是提交了自己护照信息的,他们以为航空公司会给出提醒。“那个时候我们设想的最糟的情况是,Connor不能登机,我一个人回国,我们从没想过,我一个澳洲公民居然不能登机。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你不必查看你要转机的国家,我们也完全没收到通知,完全不知道需要做这方面的准备。”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就算他们愿意花高价买商务舱,可是一票难求,他们还不一定能买到。7月10日,澳洲政府出台了一个新政策:将每周返澳旅客的数量限制从7000人,减少为4000人。

航空公司乘客数量进一步减少,为了降低损失,航空都优先卖商务舱的票,售出的票绝大部分是商务舱。“太恶心了,柜台小姐跟我说,有一天飞机上有42个乘客买的是商务舱,只有6个人坐的是经济舱。这些操作让我感觉恶心,航空公司只想着赚你的钱,却完全不关心你的利益,也对我的祖国感到恶心,一个有急事的澳洲公民竟然不能回家。”

Jessica还算了一笔账:为了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她花1500刀,为父亲遗体做了防腐;航空公司要退的8000刀还没到账;回到新州后,酒店隔离还要自费;这样算下来,她就没有钱再买机票了。

就算她能买到第二天回澳的机票,要想赶上父亲的葬礼,时间也非常紧张。“如果还要等6个星期才能到家,那简直不敢想。就算我接下来两三天能回到家,算上隔离的时间,我还是赶不上。如果再迟几天,我连父亲遗体的火化都赶不上了。这就相当于跟你说,你的父亲死了,你终于回家了,看到的却是一罐骨灰。你错过了父亲的后事,还要接受一个事实:你面前的骨灰盒是你的父亲。”

过去两个星期,Jessica联系了澳洲多个部门,联系了十几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等着。“我给澳洲内政部和全球服务中心打过电话,想看看有没有办法,电话接通了四五次,但总的来说,得到的答复只有一个——请耐心等待。我们去了澳洲驻英国大使馆,他们也没帮上忙,只跟我们说,注意他们网站上最新的旅行信息。内政部也是这个说法。”

Jessica本职工作是电信顾问,但是热爱滑雪,花了5年多时间满世界跑,只为赶上雪季,旅途中认识了同样热爱滑雪的男友Connor。2017年,他俩在苏格兰定居下来,贷款买了房子,所以现在还背着房贷。

Jessica说,如果当初7月18日的飞机顺利登机,她还能承担得起隔离费用,但是现在要她重新订票,那高昂的票价她真的吃不消。“我知道现在是疫情期间,世界一团糟,我们知道必须隔离,如果当时能上飞机,我自费隔离也没关系。”Jessica现在非常担心母亲和妹妹的情绪,母女俩都等着她回家,她说,母亲和妹妹都尽量坚强了,但她们已经独自撑了两个星期。

Jessica觉得,如果澳洲政府不限制返澳旅客数量,如果澳洲政府有个快速处理极端情况的机制,她都不会落到这个田地。

“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帮到情况特殊的人。零帮助,零指引,什么都没有,我们没有收到一丁点帮助,只会跟我们说‘你得等着’。两周前我们就提交了表格,申请豁免隔离,希望能直接回我妹妹的家里,可是至今没有收到回复。如果他们每周仍然接收4000个返澳旅客,那这4000人都是回家奔丧的吗?如果不是,那他们接收的都是些什么人?优先顺序是怎样的?我不敢相信,他们让自己的公民经历这样的处境。”

对于为何没有机制处理特殊情况,澳洲的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Regional Development and Communications部不予置评,不过,该部门表示,限制入境人数,是为了缓解各州面临的隔离压力,腾出资源应对维州的第二波疫情,对于Jessica这样有家回不了的旅客,部门发言人建议,和航空公司或旅行代理人联系,重新安排航班。

目前,Jessica仍在想办法回澳洲,不过正在一点点失去希望,但她依然幽默地向死去的父亲喊话说:“爸爸,如果你非要猝然离世,就不能再多等段时间?”小编觉得吧,这个2020年就根本不应该存在。

 

 

编辑:小隐,Melody(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4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