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研究所

深扒!赌王离世,5000亿家产如何分配?赶快搬好板凳拿好瓜,一起围观这出豪门宫斗剧!

7 月 23 日
459

豪门的那些事。

5月底,澳门一代“赌王”何鸿燊驾鹤西去,引发媒体关注。何鸿燊1921年生人,到今年,已历经99个寒暑,近百年的人生比电影还精彩——出身名门,经历过家道中落,也经历过富可敌国,娶了四房太太,坐享齐人之福,如今仙去算得上是寿终正寝,用老话说,是喜丧。相比老人的离去,大家更关心的是“赌王”留下的5,000亿港元家产,四房17个子女将如何分配?

虽说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但对我们这些看着TVB“狗血剧”长大的普通人来说,豪门恩怨具有天生的吸引力,“豪门分家”堪称当代“宫斗剧”。有研究表明,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24年,只有30%的家族企业延续到第二代,而能够成功传递至第三代的仅为10%,可见豪门想要成就百年伟业,在继承家业、如何分家上,大有讲究。本期话题我们就来八一八那些让人目瞪口呆的豪门分家事儿……

四房争权,TVB也演不出这么精彩的豪门恩怨

1992年,香港导演王晶拍摄过两部讲述澳门赌场风云的电影——《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和《赌城大亨之至尊无敌》。和前一年同样由刘德华主演的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一样,这两部电影也是有真实原型的“伪记录片”,影片中刘德华扮演的何新,原型正是“赌王”何鸿燊!

“赌王”何鸿燊。图片来自Macau Business网站

不过相比《雷洛传》的大获成功,《赌城大亨》口碑和票房都十分一般,究其原因,有人认为是碍于“赌王”的颜面,《赌城大亨》无法触碰何鸿燊的真实面,而使电影有点不痛不痒,无法引发共鸣,这也从侧面反应了“赌王”当时的影响力。

1992年,王晶拍摄了电影《赌城大亨》系列,由刘德华主演,主角原型正是何鸿燊。图片来自豆瓣网

何鸿燊出身大富之家,爷爷是香港第一任首富何东爵士的弟弟何启福,当时的华商五巨头之一。少年时代因父亲投资股票失败而家道中落,何鸿燊在一夜之间从富家子跌落到穷小子,一度连牙都补不起。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何鸿燊逃难到澳门,凭借出色的才能和风度翩翩的外表,赢得了富家小姐黎婉华的芳心,赚得人生第一桶金,从此穷小子翻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继而积累了大批财富。上世纪60年代,澳门赌场牌照重新开放,何鸿燊抓住机遇联合老同学霍英东和“赌王”叶汉等人一起拿下赌场牌照,从此成为垄断澳门赌业的新一代“赌王”。

何鸿燊庞大而复杂的家族成员。图片来自新浪娱乐

何鸿燊一生惹下无数风流债,曾感叹“女人追到手很容易,想甩掉却很难”。在原配黎婉华与结肠炎苦斗时,何鸿燊便根据大清遗律迎娶了年仅14岁的二房蓝琼缨;1985年,又娶了照顾黎婉华的私人护士陈婉珍;四太太梁安琪则是文工团舞蹈演员出身,在一次舞会上结识了“舞会达人”何鸿燊,从此麻雀变凤凰,变身豪门阔太。

何鸿燊与四太梁安琪参加香港赛马会冠军人马奖(2008/09年度)颁奖典礼。图片来自香港赛马会官网

一边是四房太太,一边是万贯家财,加上“赌王”一句“曾为我生过小孩子的,都是我老婆,我都会给予名份”,四房太太为了利益纷纷为“赌王”开枝散叶,“赌王”家族光子女就有17个,最小的女儿比“赌王”小79岁。家族大了,权力纷争就在所难免,四房之中大房黎婉华已经去世,长房长子早年车祸去世,长女则精神失常,剩下的两个女儿也难成气候,实际上早已远离权力核心。四房之争,其实是二、三、四房之间的争夺。

早在2009年,何鸿燊在梁安琪家跌伤头部后,何家财产争夺就进入了白热化。意外受伤加上年事已高,“赌王”自2010年开始着手分配家产,11月“赌王”将价值12.3亿港元的股权转给了以二房五名子女为主的公司,12月“赌王”再次大手笔将市值近48亿港元的股份转给了四太梁安琪,这让梁安琪一跃成为继何鸿燊之后的第二大股东。

2012年11月25日,何鸿燊与家人一起庆祝91岁生日。图片来自The Telegraph

2011年1月24日,“赌王”旗下的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澳博)又突发声明,由三太陈婉珍和二太蓝琼缨的五名子女共同控制的公司Lanceford将获得何鸿燊在澳门旅游娱乐(澳娱)31.66%的股权,而澳娱则以55.7%的持股量控股澳博,这就意味着澳博的控制权将转到二房三房,这一变更完成后,何鸿燊将只保留澳博100股的普通股,从此不再是澳博的股东。

看似大局已定,二房三房大获全胜,不料第二天,“赌王”的代表律师高国骏突然表示那个声明是“赌王”在二房和三房胁迫下作出的,不作数。1月26日中午,“赌王”在二房三房核心成员的陪同下发表了电视声明,确认股权转让给二房和三房,并解除了高国骏的代表律师职务,不过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在这次电视声明中,“赌王”是对着摄像机后面的一张写好字的纸读的。

果然,当天下午“赌王”被四太接回住处后当即变脸,指派高国骏律师状告二房及三房成员。然而第二天,剧情又迎来了神反转,法院收到了何鸿燊撤销控告的亲笔签名文件。这还没完,四天之后,“赌王”又通过高国骏发布了一个视频,表示被二房三房骗了,她们本来答应把股份还给他的,但等他撤销控诉之后并没有归还。

这场争家产大戏一直进行到9月,“赌王”将自己500万股票转给四太梁安琪才算告一段落。“赌王”住院期间,各房子女忙着结婚添丁,被认为是奔着家产去的,不过大局其实在2011年基本已定,这也是四房之子何猷君回怼网友“家产早就分完了”的原因。不过,“赌王”去世之后,家产风波也未平息,大房女儿何超雄向法院提交了“知会备忘”,被视为参与家产争夺的信号。

“手足相残”,霍英东家产纷争就像个帝王故事

香港霍氏家族的创始人霍英东。图片来自新华社
2012年,霍英东的长房孙子霍启刚(右)与郭晶晶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婚礼。图片来自中国网络电视台

与“赌王”家同样“狗血”的还有霍英东家族,其在香港的影响力非常之大。霍英东早年靠运输和房地产起家,在香港工商界享有盛誉,长期担任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由于霍家的企业未上市,霍氏家族财产到底有多少,外界一直靠猜测,2008年福布斯估计霍氏家族财产不少于45亿美元。虽然娶了三房太太,但霍英东一早就立了家规,二房和三房的子女不得从商,从而断绝了二三房子女争夺家族企业经营权的念头。

霍英东的事业分为三块,体育事业由长房长子霍震霆(也就是霍启刚的爸爸,郭晶晶的公公)继承,集团事务则交给了长房二子霍震寰,长房三子霍震宇则继承了霍英东晚年颇为看重的南沙开发事业。为了避免遗产纷争,霍英东去世前还曾立下遗嘱,表示去世后20年,霍家子女不得分配剩余的资产,家族成员每月领取固定的生活费。

本以为一切安排妥当,没承想五年之后,霍震宇便以维护家族公共资产为由向法院提请了诉讼,状告二哥霍震寰在内的16人,指控霍震寰擅自分配遗产并强迫家族其他成员同意分配,私吞64亿港元资产及现金。官司打了八个月,最终达成和解,长房三子平分200亿,二房和三房平分100亿,总算是有个结果,饶是精明如霍英东也未曾料想有这样的局面吧!

红颜祸水?郭家大公子因一个女人被踢出局

郭氏家族第二代郭炳联、郭炳湘、郭炳江(从左至右)。图片来自CFP

郭得胜家族的家产纷争同样精彩。作为香港四大家族之一,郭得胜凭借新鸿基有限公司成为了地产大亨,家族财产也高达千亿港元。

郭得胜是四大家族里年纪最大,也是去世最早的一个,早在1990年就因脑溢血去世。其膝下有三个儿子,长子郭炳湘、二哥郭炳江、三弟郭炳联。去世前,郭老爷子立了一个遗产计划,三个儿子才能相当,职权拆分,共同管理公司,但其生前持有的香港新地集团股权尽数放入家族信托基金,管理人是郭得胜的妻子邝肖卿,任何一方不得擅自分割。这一番苦心是想把三兄弟团结在一起,也确实收到过效果,三兄弟一度亲密无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一路把郭家的事业搞得风生水起。

然而1997年的一场意外打断了郭家和谐的局面。这一年,“一代悍匪”张子强绑架了郭家老大郭炳湘,和同样遭到张子强绑架的李泽钜不同,由于郭炳江和郭炳联一直在和绑匪讨价还价,导致恼羞成怒的绑匪折磨了郭炳湘好几天,最后还是郭炳湘的太太拿出了6亿港元赎人,这才救回郭炳湘一命。从此之后,郭炳湘对两个弟弟一直心存芥蒂,还因此患上了“躁狂抑郁症”。

郭炳湘的“红颜知己”唐锦馨。图片来自《星岛日报》

对家人失去信任后,郭炳湘转而从“红颜知己” 唐锦馨那里寻求安慰,甚至安排她进入公司,导致兄弟阋墙。2008年初,郭炳联和郭炳江以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需要休假为由,接管了他的职务。同年5月董事局大换血,邝肖卿出任集团主席,彻底将郭炳湘踢出了权利中心。

从一代天骄到“废太子”,郭炳湘自然也不甘心,2012年新地集团陷入巨额行贿贪污案,郭炳联入狱五年,据传幕后举报人正是郭炳湘。这场家族争权大戏,在2014年达成和解,三兄弟均分权益,条件是郭炳湘退出公司。2018年郭炳湘去世时,三弟郭炳联尚在狱中服刑,二弟为其治丧,家族纷争也渐渐消散,而曾经的“红颜知己”唐锦馨甚至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设立家族基金、雇佣职业经理人,是沃尔顿家族长盛不衰的秘诀

1962年,山姆·沃尔顿(左三)创建了沃尔玛超市,仅用三代便打造了庞大的沃尔玛帝国。图片来自Business Insider

和华人企业期待子孙“传宗接代”不同,欧美大部分豪门家族都是以设立家族基金的方式,雇佣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子孙后辈大多远离运营中心,只管拿钱享福就行。

美国沃尔顿家族无疑是当今最富有的家族,创始人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1992年去世时为子女留下了735家沃尔玛分店,年营业额达438亿美元,他将这些财产分给每个子女20%,剩下的留给了妻子。第二代继承人是山姆的长子罗伯森·沃尔顿,2015年,70岁的罗伯森又将家族的接力棒交给了女婿雷格·彭纳。

早在山姆时代,沃尔顿家族就引入了职业经理人制度,严禁家族擅权干政,成功地将一个家族经营性企业,转变为充满活力的现代企业,家族继承的更多是财富,而不是企业管理。

豪门独子,平静背后依然风起云涌

澳洲媒体巨头弗兰克·帕克。图片来自The Australian

相比其他子嗣众多的豪门,澳洲的帕克家族人员相对简单,小帕克(James Packer)只有一个姐姐,而且对管理公司也无太大的兴趣,因此小帕克从一出生起,就肩负着家族的荣耀和未来。

虽然含着金汤勺出生,但小帕克过的也不轻松,从他的爷爷弗兰克·帕克(Frank Packer)爵士那一辈起,家族“阴影”就无所不在。弗兰克脾气暴躁,对两个儿子更是异常严苛,即便儿子已经三十多岁,老爹还是当着外人的面像训狗一样训斥他。

弗兰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克莱德·帕克(Clyde Packer),早年曾创立唱片公司,发行过许多大热单曲,包括The Bee Gees的Spicks and Specks等,曾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但在1972年,克莱德跟父亲大吵了一架,愤而退出公司,之后更是远赴美国发展。

大哥的意外出走,把弟弟克里(Kerry Packer)推到了继承人的位置。克里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导致半边脸无法做表情,一度令他非常自卑,以“象人”自嘲,而弗兰克对这个小儿子的态度也谈不上多友善,经常嘲笑他是“白痴”和“笨蛋”。克里一直试图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直到父亲去世。

2004年11月,克里·帕克(左)和儿子小帕克一起出席澳大利亚出版及广播公司股东大会。图片来自The Financial Review

克里继承家业之后,一直努力成为比父亲更成功的商人,此外他还迷恋赌博。和弗兰克相比,克里要温和一些,对待儿子小帕克也没有像其父亲那样粗暴,但在小帕克成年之后,克里还是聘请了专业人士训练小帕克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接班人。

此后的十多年里,父子也曾发生过数次争吵,当年小帕克和默多克的儿子一起做生意,投资失败后默多克给儿子平账,克里却不留情面地批评小帕克,也令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可见成年人的世界里就没有容易的事,即便出身豪门、家财万贯,也有自己的烦恼。这么一想,做个普通人也不错,至少不用为太有钱而发愁,对吧?

 

 

撰文:摩鱼 设计:王星

专栏 休闲娱乐
45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