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 星期一
首页 / 同城资讯 / 悉尼演出及影讯 / 《我不是药神》:面对生命刺眼的无助,我只想救人…

《我不是药神》:面对生命刺眼的无助,我只想救人…

一部直击看病难、看病贵这一沉重而残酷话题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近日在中国掀起观影热潮,一名纯粹的药贩子,一个轰动一时的“药侠”原型,这部被称为难得回归现实的中国影片,上半场喜,下半场悲,正如它的海报显示的那样,角色越是笑得开心,电影里越是哭到崩溃。

《我不是药神》的成功在于走“现实主义路线”,不仅描写了民众真实生活,而且直击看病难、看病贵等痛点。

“他只是想活,他有什么罪?”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这是《我不是药神》里,一位身患慢粒白血病的婆婆流露出的无助。“病了三年,4万元(人民币,下同)的药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她抓着警察的手,说到最后声音已经颤抖。

这部现实主义电影在中国上映短短数日就已经积攒了相当高的人气与口碑。从故事层面,《我不是药神》并不复杂,徐峥扮演的落魄中年男人程勇正处于人生窘境之中,父亲重病,离婚的妻子要来争夺儿子的抚养权,在风光现代的上海滩,他经营着一家没人光顾的印度神油店。

这时候,他遇到了年轻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饰),据吕受益说,中国卖4万多元的进口特效药“格列宁”,印度也有,不过是仿制药物,其价格是正版的1/20,而药效却基本无异。

电影中,程勇(中)带着几名患者创建了公司,贩卖仿制药。

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程勇成为了一名“药贩子”,并拿到了“印度格列宁”的独家代理权,在中国售价5,000元一瓶。对程勇而言,他靠倒卖药品发家致富;对广大慢粒白血病人而言,他们有了便宜的救命药,拥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于是,病友们纷纷给程勇送锦旗,称其为“药神”。但随着与病人接触越深,生命的无助就越刺眼。程勇不想当救世主,但也无法忍受因贫穷而被挡在“求生”门外的绝症患者。

终于,警察开始查封这个在中国境内禁止销售的“印度格列宁”了,担心坐牢的程勇决定不再继续代理仿制药,病患们的命路也随之被切断,吕受益因为断药而病情转危选择自杀。影片后半段,程勇走上救赎之路,印度仿药他只卖500元,即便后来印度药厂关门,要按市场价收购,他依然只卖500元,自己贴钱卖。

徐峥曾说:“这个角色最打动我的就是他内心的转变,一开始是想自救、想赚钱,在过程中见证到了生命的脆弱,触动了作为人的悲悯之心,主动站了出来。”

该片没有过多地展示白血病病人凄苦的生活,而是讲述他们像普通人一样在活着、在挣扎。但病人脸上厚厚的口罩和蜗居在医院周边各种小旅馆里的镜头让人震撼。

图片来源:duote

其中有一段,程勇让所有人摘下口罩,患者们都有些迟疑,他们始终认为自己与别人不一样。同为患者的吕受益在这个倒卖药品的“小团伙”中感受到人生的快乐,他摘下了口罩,这是他第一次觉得病人也可以正常的生活,他也可以做一个“正常人”。

《我不是药神》努力地发掘现实中的爱与善良,当警察调查贩卖假药时,没有一个人供出程勇。而在程勇被判刑时,前来送他的患者排起了长队,所有人摘下了口罩,用无声的方式向尊重自己生命价值的人表达敬意。

电影中还有一幕令人触动,病患黄毛(章宇饰)去拿药时为躲避警察而出车祸死去,程勇追问警察:“他只有20岁,他只是想活,他有什么罪?”法庭审判上,程勇没有煽情的自辩,只是简单地说:“这些人买不起药,就会死,我难道就看着他们去死?”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本周演出&影讯:无敌破坏王大闹互联网;忠于内心的玛丽女王

悉尼即将上映《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玛丽女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