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7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体坛快讯 / 灵魂拷问:今天你“嗑药”了吗? 关于体坛兴奋剂丑闻……

灵魂拷问:今天你“嗑药”了吗? 关于体坛兴奋剂丑闻……

一个多月前,在光州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上,孙杨和霍顿的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不过因为飞行药检事件的公证会要到这个月才开,所以事件并未最终定性,到底有没有违规乃至到底有没有服用兴奋剂也没个准确的说法。如今快两个月过去了,听证会即将召开,这场大戏也要暂告一个段落,在结果揭晓之前,让我们来捋一捋来龙去脉,直面运动竞技领域的灵魂拷问——今天你“嗑药”了吗?

世间万物有因必有果,反之亦然,孙杨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跟中国游泳队以往给人留下的“不良印象”多少有些关系!

游泳队往事

中国游泳队首次爆发大规模的“嗑药”事件是在1986年的汉城奥运会上,当时游泳队请来了前东德的游泳教练——东德一直是兴奋剂的重灾区,臭名昭著的“Komplex 08计划”让东德颜面扫地,这个我们后面会详说。

当时这位东德教练主管游泳训练,不仅带来了先进的技术,也开始让队员大批量地服用兴奋剂,结果“成效显著”,1992年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中国游泳女队“一鸣惊人”获得了4枚金牌!两年后的世锦赛上成绩更为夸张,她们拿走了16个女子项目的12个金牌!

短时间内成绩突飞猛进,自然疑点重重。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共有11名中国女子游泳运动员被检测出二氢睾酮阳性,这届亚运会,中国游泳队一共获得23块金牌,其中有9块因为兴奋剂检测不合格,被退了回去!据说运动员房间里事先安装的窃听器表明,运动员在房间内注射吃药是家常便饭,甚至注射完的针头随处乱丢,一点也不在乎!

这件事也被称为“近代运动史上最大的药物丑闻”。很多运动员因此被终身禁赛,中国游泳队的声誉也一落千丈,之后针对中国游泳队“嗑药”的争议就没停过,以至于2001年全运会,罗雪娟创造亚洲纪录后发表了那段著名的言论:“我是清白的,但我身后游泳池里的水不干净!” 2000年至今,中国游泳队也有多名运动员被检测出阳性。比如2008年的欧阳鲲鹏,2016年的陈欣怡等。

泳坛一直是兴奋剂的重灾区,不仅中国游泳队爆出过禁药丑闻,美国以及土澳等游泳传统强国都曾爆出过“禁药”丑闻。

2013年土澳游泳队曾经召开过一个新闻发布会,承认在伦敦奥运会游泳比赛期间,在曼彻斯特训练营参加集训的4 x 100接力运动员们曾集体服用过“思诺思”。这是一种用于治疗失眠和脑科疾病的处方药物,属于镇静药物,它被澳大利亚奥委会列为禁药,但因为不在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禁药名单上,所以虽然受到了土澳的内部处罚,却没有造成太恶劣的国际影响……

LINK“嗑药”在体育界司空见惯

WADA官网上有2013年到2016年年度检测报告,会分析药检呈阳性的人群分布。2014年的报告中土澳和中国都有49名运动员没通过药检,然而到了2016年的报告中,土澳的人数上升到了75名,中国却退出了前十名单。

当然由于药检是抽查,样本数量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不过至少也可以从侧面说明“嗑药”这事在体育界并不少见,它是困扰体育界的一大难题。甚至关于兴奋剂到底该不该禁也一度激起过剧烈的争论,一方面运动员们追逐名利是兴奋剂泛滥主因,另外一方面商业化也是助长其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2014
2016

运动史上滥用药物的记录

近代最早在运动比赛中使用兴奋剂的记录是在1807年,在英国传统的耐力竞走比赛上一位名叫亚伯拉罕伍德(Abraham Wood)的参赛者声称自己是靠鸦片的支持才跑完全程并打败了其他选手的。消息传开,其他选手纷纷效仿,短时间内这项耐力赛的成绩得到了大幅提升。

到了1877年,夺冠选手花了138个小时不知疲倦地走了520公里,参加比赛的已经不是运动员而是一台台行走的机器!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其他运动领域的运动员们也就迅速get了新技能,到了19世纪末,美国自行车耐力赛的选手服用可卡因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著名的场地自行车赛冠军马绍尔·泰勒(Marshall Walter Taylor)在一次比赛中中途突然退赛,因为他觉得有一个歹徒一直拿着刀在追他,这显然是“嗑药”产生的幻觉!

1904年在美国举行的第三届现代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中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美国人劳茨(Fred Lorz)第一个冲过了线,不过随后他的成绩被取消了,因为他大部分赛程都坐在一辆汽车上,于是第二个冲线的运动员希克斯(Thomas J. Hicks)就获得了冠军。

然而现场报道显示希克斯的教练一直拿着注射器在跟着他,一旦希克斯跑不动,就赶紧给他打一针,还给他灌威士忌,运动员几近崩溃,靠药物和酒精才跑完全程!令人惊奇的是当时官方的论调都在高度赞扬药物对于长跑选手是多么重要!认为这是医学在帮助人类突破极限……

到了上世纪20年代,人们开始意识到兴奋剂的危害。1928年,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IAAF)率先宣布禁用兴奋剂,但那时候关于“兴奋剂”的讨论仍有争议,加上检测技术不成熟,实际上运动员在大型运动会中仍靠“嗑药”来提高成绩。特别是冷战时期,大家都在搞,美国军方甚至给军队的军人发“药”!前苏联和美国运动员都有过大规模服用“兴奋剂”的历史,但最著名的还是东德的“Komplex 08计划”。

从1972年到1988年,短短16年的时间,东德共取得了384块奥运金牌,同时还创下了数不清的世界记录,在东西德合并后,东德很多机密档案被解密,“Komplex08计划”也浮出水面。

在东德各大训练基地,教练们被安排系统性地给运动员“喂药”,表面上告诉他们这是维生素药丸,但实际上给他们的是类固醇,这种药物摄入后能产生更多的蛋白质,促进肌肉增长,提高力量,但是后遗症也很明显,男性会导致痤疮、高血压、秃顶,严重的还能会导致前列腺萎缩,少精甚至无精,患前列腺癌的风险会提高。女性摄入则可能会导致面部毛发增多,声音变粗,月经紊乱甚至停经。

有个名叫海蒂·克里格(Heidi Krieger)的前东德女运动员就是“Komplex08计划”最典型的受害者,她是一名铅球运动员,从16岁开始在教练的安排下服用加了避孕药的类固醇激素。

虽然成绩得到了提高并在1986年拿到了欧洲冠军,但类固醇激素让她变得越来越男性化,不仅皮肤变得粗糙,声音变得低沉,甚至还长了浓密的体毛,每天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让她痛不欲生,高强度的训练也让她的身体受到了永久的损伤。退役之后,光环和荣耀褪净,留给她的只有屈辱和伤害,情绪低落时,她尝试过自杀。在1997年,海蒂切除了自己的乳房,接受了子宫手术,变性成了一个男人,并改名安德里斯·克里格(Andreas Krieger)。

海蒂只是“Komplex08计划”的冰山一角,东德有一万多名运动员曾服用过这种“药丸”!随着越来越多的兴奋剂后遗症显现,运动界越来越重视兴奋剂检测。1968年,国际奥委会开始在第十九届夏季奥运会中开展兴奋剂检测,奥运药检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禁药的种类也越来越多,“嗑药”可耻也成了共识!

LINK槽点满满的运动界“嗑药”简史

服用兴奋剂在英语里用的是doping,这个词源于南非祖鲁族战士在原住舞蹈及祭祀仪式中为提高战斗力,所使用的酒精饮料dop。而早在北欧神话中就提到“狂战士(Berserkers)”,在战斗之前都会服用一种叫做“不头疼(butotens)”的饮料。

这玩意儿据说是用毒蝇伞蘑菇做出来的混合物,服用后可以将战斗力提升十几倍,但副作用也很明显,“不头疼”会让人产生幻觉甚至精神错乱!据说早在希腊古代奥运会中就出现了“嗑药”比赛的情况,当时运动员在战车比赛前狂喝草药,能增强体力!

兴奋剂检测的先天缺陷

“兴奋剂”之所以会被滥用,当然也和它的一些“先天缺陷”有关。

首先,在判断一种药物是否是兴奋剂之前,总是先有药,经过检测才能发现这种药是否属于兴奋剂,是否对运动员会有伤害,所以从理论上说,只要药物开发的速度够,快在被WADA列入禁药之前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嗑”!其次药物开发出来之后,能否被检测出来也是一个技术问题,有些新药开发出来之后,由于现有检测条件无法检测出药品中的兴奋剂成分,而让“磕”了这些药的运动员可以“逍遥法外”!

历史上这样“疑似嗑药”的事件并不鲜见!有“花蝴蝶”称号的美国短跑女运动员弗洛伦斯·格里菲斯·乔伊娜(Florence Griffith-Joyner)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创下了10秒49的女子百米世界记录,三十多年来这个记录连个接近的人都没有!

因此乔伊娜也成了“嗑药重点嫌疑对象”,然而由于乔伊娜通过了当时的兴奋剂检测,所以“疑罪从无”,乔伊娜仍是女子百米记录的保持者,然而关于她的争议也一直没有停止。1998年,年仅38岁的乔伊娜在睡梦中“猝死”,也让很多人坚信这是嗑药的副作用!

为了减少这种情况的出现,兴奋剂检测机构加强了药检的力度,比如现在的兴奋剂检测会分为A、B两瓶,而奥运会尿样则会保存8年,这意味着即使已经获得奖牌的选手如果事后被发现有问题,也会被取消成绩。

LINK现在的兴奋剂主要哪些?

鸦片和可卡因已成为历史,毒蘑菇和威士忌太low,现代体育运动中的“兴奋剂”主要包括“促蛋白合成类固醇(Anabolic Steroids)” “血液回输(Blood Doping)”和“生长激素(Human Growth)”等——

  • “类固醇”之前我们介绍过,主要作用是增肌,提高力量,在很多力量型运动中都很有“用”!因为能增肌所以很多搞健美的人也会服用类固醇,比如前健美先生施瓦辛格就曾公开表示服用过!
  • “血液回输”跟“中华传统养生术”——“打鸡血”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过他们打的不是“鸡血”而是自己的血!现代医学的研究表明肌肉获得的氧越多,持久力就越强,而给肌肉获得氧的方法就是输血或是注射血红球生成素。有些运动员会在平时定期抽取一定量的血液,在赛前重新注射回自己体内,以期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耐力。有研究表明,血液回输技术会增加34%的耐力!所以在一些远距离项目或是需要耐力的项目中“血液回输”效果明显。
  • “生长激素”比较好理解,就是刺激生长类的激素药物,通常用来增加肌肉,并增强冲刺能力!

 

 

撰文:摩鱼 编辑:董秀兰 设计:王星

本文原载于澳洲原创美食生活资讯杂志《CITYWALKER 乐城》9月刊,在线阅读链接:CITYWALKER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ALKER

CITYWALKER
《CITYWALKER 乐城》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澳洲生活资讯指南,其内容涵括悉尼美食、旅游、澳洲文化以及衣食住行等与华人生活息息相关的各个方面。

你也许感兴趣

大画体育之体坛二当家,看看那些体坛奇迹身边的得力助手吧~

体坛著名的二当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