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深度剖析「澳洲移民」这些年的辛酸史:父母付费移民要涨钱?想要家庭团聚,不容易……

10 月 12 日
3249

父母移民澳洲到底应该向前看还是向「钱」看

从1788年首批英国移民在悉尼附近登陆后,澳洲的历史就成为了一部移民的历史。但澳洲在移民政策上却从不“马虎”,澳洲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近日发布的移民意见报告,将父母移民视为了一个不小的负担,进而提出应收紧该类签证。但对于澳洲移民来说,等待父母来澳团聚的路一直不那么好走。

“父母移民让澳洲承担最高代价”

“澳洲的移民政策是经济政策,不是福利政策,所有移民政策不是为了社会目的,而是经济目的。”2014年,在谈及移民对澳洲的经济效应时,澳洲时任移民部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曾如是说。

事实上,移民及其给澳洲带来的好处和负担一直是澳洲社会关注的焦点。9月12日,澳洲生产力委员会公布了最新的移民意见报告,在这份长达731页的“弹劾”报告中,生产力委员会建议澳洲移民部对包括父母移民在内的多项签证进行改革。他们认为,针对年长移民的永久居留签证应被废止,或应提高针对他们的签证费用,并呼吁联邦政府大幅上调付费父母移民签证(contributory parent visas)的签证费,同时建议将非付费父母移民(non-contributory parent visas)的申请资格仅限于那些“有非常值得令人同情的”理由的申请者。此外,他们还建议,新临时父母签证项目应要求子女或移民父母自己承担医疗及福利费用。

在报告中,生产力委员会指出,年迈的父母移民不太可能付税或工作,但对澳洲的医疗、高龄护理以及社会保障福利体系却有着巨大需求。政府每年接收约7,200名付费父母移民,他们所贡献的5万澳元仅占政府接收他们成本的一小部分。按照生产力委员会的估算,在2015年-2016年,一名持父母移民签证者的终身累积成本在33.5万-41万澳元之间;每年接收的8,700名父母移民一生所需的协助需求给澳洲社会造成的净负债估计高达26亿-32亿澳元。另外还有1,500名非付费父母移民贡献了很小一部分。

002uxrzxgy6lo1ok9km6e690

“考虑到每年都有新的父母移民涌入澳洲,未来澳洲纳税人累积的负担将非常大。这是一个高昂的费用。”生产力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

对此,联邦移民部长达顿(Peter Dutton)也表示,澳洲的签证系统过度复杂,必须采取措施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改革,“我们必须进一步简化和改革(签证)系统,这样才能使澳洲更好地应对不断增长的需求。”

他还表示,技术移民家属签证的花费非常“巨大”。澳洲每年向技术移民和其家属开放13万个永居名额,同时,还对澳洲公民的家属开放大约六万个永居名额。他认为,这一数量非常庞大,而且未来会对澳洲的劳动力市场和福利造成影响。与此同时,他暗示联邦政府可能会在未来对(该签证)实行进一步改革。

不过业内对澳洲生产力委员会的这份报告持不同的意见。澳洲移民委员会(Migration Council Australia)的首席执行官Carla Wilshire对这一报告表示欢迎,她说:“报告重新审视了移民给澳洲经济带来的一些优势。”不过,她对报告中提到的修改父母移民签证的建议表示担忧,“我们需要小心,并进行复杂的社区咨询。对于许多移民家庭来说,和父母分居两地非常困难。”

不过,澳洲联邦种族社区委员会(Federation of Ethnic Communities Councils of Australia)的主席Joseph Caputo则称报告的建议是“一派胡言”。他表示:“当父母来澳洲,他们通常会照看孙辈,这是对澳洲家庭的一大帮助,而且也多次证明了,家庭团聚对于澳洲社会利处很多。”他还指出,澳洲的父母移民签证制度已经非常严格了(highly regulated),“让我们失望的是,他们建议收紧原本已经非常严格的制度”。

但是,尽管承认移民对澳洲的经济与预算有益处,同时也有包容的社会接受度,生产力委员会仍表示,澳洲的父母移民签证制度存在太多漏洞,使一些不具备充足技能及英语能力的人获得了永久居留权。报告称,移民在25岁左右抵达澳洲时,对澳做出的贡献最大。只要是在40岁前抵达澳洲的技术签证持有者,也能为澳洲财政预算做出贡献。但移民父母这一群体却使澳洲经济承担最高的代价。

%e6%8d%95%e8%8e%b7

按照生产力委员会的估算,在2015年-2016年,一名持父母移民签证者的终身累积成本在33.5万-41万澳元。

耗钱 OR 耗时

在现有的移民政策下,澳洲公民及永久居民的父母签证有两种:一种是非付费签证,审批时间长达18年-30年,费用为7,000澳元;一种是付费签证,这种签证需要支付5万澳元的费用(往往有利于富人),但审批时间则在两年左右。

对此,《悉尼先驱晨报》5月25日评论称,漫长的等待期对许多移民家庭来说,是一种“精神折磨”。

在澳洲,许多移民家庭都处在这一“痛苦”之中。Raj Sinai是一位来自悉尼北部海滩Manly Vale的厨师,他表示,自己有意将母亲从印度移民至澳洲,但承担不起约5万澳元的父母付费移民签证费,而申请费用较低、名额非常有限的非付费签证需要等待至多30年时间。

Sinai表示,他寡居的母亲已经55岁了,没有其他儿女,身边也没有亲人照顾。“有时,她生病了,没人照顾,我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我无法回到印度,我和我的家人在这里定居了。这种情况非常艰难。”

bkfktdvgdnbaspl-1600x900-nopad
今年5月,来自印度、现居住在墨尔本Glen Waverley的Monika Patel(右二)表示,由于肾病,她78岁的母亲(右三)的永久居留签证遭到澳洲移民部的拒绝。移民部表示,如果她的病情恶化,会给联邦政府和澳洲纳税人带来负担。

居住在悉尼西部Stanhope Gardens的一对夫妇Brett Hallen和Deborah Hallen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他们原本打算申请银行贷款来支付4.7万澳元的签证费,帮助Deborah住在英国的母亲Sue Hubery移民到澳洲。

然而,他们的签证申请遭到拒绝,Hallen表示:“在英国没人照顾Hubery。倘若她不小心在浴室滑倒,如果我们坐飞机从澳洲赶到英国去救她需要24个小时。”

面对这些难题,一些移民开始向政府发出自己的心声。于2008年从印度移民至阿德莱德的Arvind Duggal表示,希望政府能引入一种新的旅游签证,可以让家人待得久一些。根据澳洲当前的移民法,他的母亲可以经常来澳洲居住,“我母亲会来澳洲住一年,然后回到印度待上六个月。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艰难,因为她在印度没有经济来源。”

他表示,在印度,抚养父母是儿子的责任。而且这对于我的儿子来说也非常痛苦,“他们非常沮丧,会问:‘为什么奶奶要离开,她为什么不能和我们待在一起?’要知道,祖父母在帮助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从祖父母那里学到了很多,但是我们的孩子却丢失了这部分。”

Duggal表示,大部分支持他的建议的人都有小孩和年迈的父母,祖父母能够帮助工作的儿女照看孩子。Duggal还向联邦政府发起了请愿,收集到了2.7万个签名,还得到了一些政党的支持。其中包括南澳工党参议员Tung Ngo,他呼吁政府推出三年期的久留旅游签证,并为申请者提供强制性的私人医疗保险,他表示:“祖父母对于许多新移民来说非常重要,他们有责任将他们的文化价值传递给孙子们。

他还表示,这项签证提议不是为了让获得这种签证的父母可以在将来取得永久居住权,而且提供私人医疗保险可以减轻澳洲纳税人的负担。

2
Brett Hallen和Deborah Hallen夫妇曾向澳洲移民部长Peter Dutton请愿,希望能让Deborah在英国的母亲Sue Hubery(后排左二)获得澳洲永久居留权,但遭到拒绝。他们表示,Hubery不能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让他们的两个儿子非常伤心。他们目前准备搬回英国。

移民政策不能只是“向钱看”

在2003年7月前,澳洲移民的父母都是以排队的方式依次等待移民澳洲,而当时在队伍中等待的人数已经有上万人,如果按一年500个名额计算,新申请人至少要等上数十年,这使大多数父母望而却步。

为了照顾越来越多的父母希望移民澳洲的心愿,从2003年7月澳洲移民部出台新政策,允许父母以付费的方式移民澳洲。

此后,澳洲几乎每年都会对父母移民签证政策做出一定的调整。比如,2014年9月,澳洲移民部宣布,当年6月2日中止的非付费父母移民和家庭成员团聚签证于9月25日重新放开。但这一政策对许多华人家庭来说,却并非利好消息,原因是签证等候期从中止前的13年,延长到30年。

不少华人表示,按照澳洲对担保人资格的规定,这漫长的等候期,意味着要等到父母80、90岁以上才可以移民,重开与中止并无区别,根本不具可操作性。当时居住悉尼北区的罗女士在当年6月政府宣布关闭非付费父母移民签证之后,马上着手给自己的父母办理付费移民签证。虽然时隔三个月非付费形式又重新开放,但罗女士表示非常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一点也不后悔。“试问有多少父母能够等得起30年。”罗女士说。

160412fl0in9fioloinxid

不过,移民业界则认为,澳洲移民政策不能只是盯着钱,还应关注社会效益。澳洲移民学会(MIA)全国主席Angela Chan认为,在澳洲生活工作的移民,与自己年迈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彼此有所照应,比如父母可以在澳洲家庭中提供照料年幼孩子的服务,降低家庭中儿童保育的成本,让儿女更加无后顾之忧工作,这也营造了良好的家庭气氛和社会气氛,同时也会进一步促进经济效应。

此外,父母移民方面存在障碍可能会导致技术移民的外流。澳洲国立大学法学院助理讲师Khanh Hoang提到,对一些技术移民来说,与家人共同生活仍然是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一些已经在澳生活的技术移民,因为难以支付高额的移民费用,也有可能决定离澳回乡去照顾年迈的父母,这导致技术移民外流,也可能降低澳洲的竞争力。

1435744610564999

不过,澳洲联邦政府并未对移民界提到的这些社会效应视而不见。在澳洲生产力委员会发布了报告后,今年9月23日,澳洲联邦助理移民部长Alex Hawke宣布,就向澳洲移民的年长父母签发五年临时居留签证一事,开始向社会征求意见,鼓励民众在10月31日前提交意见和建议。按照政府的计划,五年期父母签证将于2017年7月1日起生效。

Hawke指出,一家三代团圆具有巨大的社会利益,这就是为什么联盟党政府要宣布这种五年临时居留签证。他表示,政府意识到许多澳洲移民家庭承受子女与父母、孙辈与祖父母分离的压力,政府希望通过这种新签证找到一种新办法,既帮助更多澳洲家庭团聚,又避免对澳洲医疗系统造成负担。

6655-16042q53p4405

 

责编/吴士己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澳洲广播电台9月13日Migrants Bringing Pparents To Australia Should Wear Cost,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Says、《悉尼先驱晨报》5月25日’Mental Torture’: Australians Who Want To Be With Their Family Must Pay $50,000 Or Wait Decades、SBS 6月16日’Why Is Grandma Leaving?’ Support Grows For New Parent Visa、SBS 9月14日Call To Increase Visa Cost For Parents Of Immigrants Slammed、中国新闻网2014年10月27日《澳洲非付费父母移民签证重开 华人多“两手准备”》、新华社9月24日《澳大利亚将于2017年推出父母长期探亲签证》(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38期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澳洲移民
32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