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0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隔间》:咦,办公室竟然也有历史?

《隔间》:咦,办公室竟然也有历史?

从19世纪阴暗账房步入21世纪谷歌开放式办公空间,隔间,这一狭小天地,如何成为现代人工作的空间载体?自2004年起,美国作家尼基尔·萨瓦尔就开始研究办公室的起源,历时多年写下《隔间:办公室进化史》(简称《隔间》,下同)一书,在他看来,“隔间提供了某种心理上的家园,但也加强了办公室员工内心的狂乱和孤独”。

从美国小说家赫尔曼·梅尔维尔的《录事巴托比》,到美剧《办公室》(The Office),从传统的账房,到20世纪中期的“速记池”,再到如今谷歌式的开放办公空间,雇员阶层的工作场所不停转变。作者尼基尔·萨瓦尔借用大量通俗易懂的文献材料,用平实客观的文字记录了这一演变历程。另一方面,萨瓦尔详细叙述了自1860年代起,试图缔造办公室文化的设计师、社会学家,以及企业管理人等对“办公空间、办公工具与人关系”的不同理解和构想,以此来思考雇员阶层在动荡起伏的社会形势下,摇摆不定的命运。最后,萨瓦尔也对新兴的“知识阶层”的前途、办公室的未来做出了新的展望。

办公室成为逃离工厂的另一种可能

“每周有五天我都会坐很久的车通勤,来到某座大城市某个主要商业街区某栋摩天大楼里的某张办公桌前,然后坐下工作……在美国,大约有四千万人是在类似格子一样的狭小空间里谋生的。对此我们是否乐意呢?或许不乐意,这种不乐意的可能性,正是本书的中心主题。”对于《隔间》一书,《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如是评价道。

这可以说是一部犀利、有趣的办公室进化史。书中写道,人们最初是在 19 世纪中期注意到了办公室。最初这些地方被称作账房,跟几百年前意大利经贸商人的办公室没什么区别。这些地方很小,“斯克鲁奇账房的门总是开的,为了能随时监视办事员的工作。

可怜的办事员待在一个油箱似的阴暗小房间里,誊写着信件”。人们意气风发地来到这里工作,等到走出这油箱般的地方时,早已佝偻萎缩。在这油箱般的地方,那么多的劳动却好像只生产出了文件。不过最初的时候,人们并不觉得办公室是必需的。

图片来源:galaxyunite

在那个时代,商贸是高贵、惊险、刺激的,它能带领人们走向富贵繁荣。然而办公室却是虚弱空洞的,最重要的是,还很无聊。但无聊和令人乏味的办公室却成为 20 世纪一大不可或缺的话题基础,产生了各种关于中产阶级的美言,各种关于稳步向上爬升的职业承诺。

比如这个阴暗小房间里的小小办事员说不定有一天就登上了人生巅峰;这窝在杂乱账房里的小小会计,今天还在这里处理着各种数字,明天说不定就在勇气的带领下成了 CEO ;待在格子间的码农说不定就一路码进了董事会。不论出现怎样的变迁,办公室带给人们对于职业发展的持续希望,和对稳定体面生活的保证,是其他任何工作场所都无法企及的。

事实上,自 20 世纪初期,办公室就成了美国职业生活方面最具乌托邦精神的理念与情感的策源地之一。 20 世纪初期,办公室开始从最初的模样扩大成为镀金时代(Gilded Age)庞大的繁华生意的行政中心。彼时,办公室为人们提供了从另一个无聊乏味的代表场所——工厂——逃离的可能。

诸如路易斯·沙利文和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这样具有远见卓识的建筑师设计出了办公大楼。这些大楼内部规整高效,有如生产流水线,只不过少了身体上的危险和辛劳,也因此更能体现出社会威望。到了 1950 年代,职场新人已经可以在脑海中想象自己一步步攀爬职业阶梯的画面。在这画面中,他们手中的权力不断增大,底下供其使唤的部属不断增加。

图片来源:behance

20 世纪中期的美国,白领工人所获得的威望和象征的权力是其他所不能提供和赋予的。而一些白领工人身居的场所——诸如利华大厦和西格拉姆大厦——也成为 20 世纪最具标志性的建筑。

到了 1960 年代,管理学理论家们开始畅想一个新的办公室工作群体,即计算机科技发展下的“知识工作者”:这些白领受过良好教育,是具备创新能力的职业人,他们用“思考能力”来换取报酬。办公室设计理论家开始为这群“知识工作者”设计出了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办公室布局。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上帝怀中的羔羊》:一部拓荒者的生存实录

一群生活在美国佐治亚州的拓荒者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