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CITYWALKER尚城》杂志专访彭昱畅:以梦为马,驭风前行

8 月 10 日
430

专访演员彭昱畅。

就在很多人都觉得2020年“过了个寂寞”的时候,彭昱畅已经做好准备投身到新的角色中。和大家一样,上半年他的工作节奏也是相对轻松的,有更多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在《向往的生活》“蘑菇屋”里种种菜、听听前辈们的故事,亲近自然的生活让他体会到自给自足的乐趣,慢下来没什么不好,忙碌常有,闲适难得。

出道五年,彭昱畅身上鲜少被贴上“明星”的标签,“流量”的衡量标准也没有拘束他对不同角色的探索。在大部分观众和粉丝心里,他还是那个像邻家男孩一样的少年,仍是一位潜心打磨自己的演员。这也是彭昱畅内心所向往的。抬头望着远方,梦想在闪光,向着自己心中的方向,哪怕走得稍微慢一点,也要用实力说话,毕竟“运气时好时坏,实力常伴一生”。

找寻最简单的生活意义

都市生活忙碌而紧张的节奏,常常使我们忽略了生活最简单的意义,在加完班关上公司最后一盏灯时,在奔跑着冲进末班地铁时,或许我们的脑海里会突然冒出一个“逃离”的想法。这是近些年越来越多都市人“隐居”田园的原因。

常年“泡”在剧组里,和各种角色交手,是演员的最普通不过的日常,因此,录制《向往的生活》的时间,对彭昱畅来说是一个难得的、返璞归真的机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接触大自然,规律的生活”,这是彭昱畅对节目的描述,与他心中向往的生活状态不谋而合。

虽然从第二季到第四季,彭昱畅都是团队中的“苦力担当”,很多一闪而过的镜头中,都有他默默干活的身影,但他在辛苦的劳作中也体验到自给自足的快乐和满足,这是最简单、最原始的生活意义,“通过劳动种植或采摘的食物,吃起来格外香甜。”他说。

每一季,每一期的《向往的生活》都给彭昱畅带去了不一样的收获,味蕾的满足还是其次,更多的是欢声笑语中蕴含的一些故事和感悟,他说,“一到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聊天时,就觉得特别开心,因为可以听到每位老师、朋友身边的奇闻趣事,或者他们自己的经验之谈,大家都会彼此分享,你就会从中学到很多平常接触不到的东西。”这样一段平淡又温馨的生活像是长途旅行中的补给站,为彭昱畅的下一次出发注满了充足的能量。

“还不能让自己停下来”

CITYWALKER:“回归田园”是当下的一种流行趋势,很多年轻人都选择逃离都市,你有过“逃离”的想法吗?

彭昱畅:平时没工作时,我就会宅在家里,玩玩游戏、看看动漫或者健身,而且每年都能在《向往的生活》里体验和感受田园生活了,所以平常还真没有过这种想法。

CITYWALKER:你可以接受去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吗?你觉得你可以在那样的地方生活多久?

彭昱畅:无法想象,感觉大家现在生活已经每时每刻都离不开网络了。

CITYWALKER:你心中“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彭昱畅:等过了奋斗的年纪,在“蘑菇屋”里那样过一过“向往的生活”也挺好的,但是前提是有网络。当然现在还是拼搏的时候,暂时还不能让自己停下来。

终身的事业

接受采访时,彭昱畅很快就要投身到一段新的剧组生活中,上半年的很多工作都被搁置,接下来又会渐渐忙碌起来。彭昱畅说,一直以来自己的节奏都还算得上是劳逸结合,去年的行程安排也不算密集。他比较享受这种节奏,太慢了不符合年轻拼搏的状态,太快了又容易看不清脚下的路,这个节奏刚刚好,“我挺知足常乐的,谢谢各位前辈们给饭吃”。

对待每个角色,彭昱畅都怀着非常认真的态度,这一点从他交上来的“考卷”中可以看出,他对角色的理解和诠释都比刚入行时有了很大进步。从木偶表演专业转行成演员,是彭昱畅做过最疯狂的事情,这也使他平平无奇的青春时代,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尽管这个选择在现在看来仿佛顺理成章,但他在入行初期也曾遇到过“成长的迷茫”。

没有人是天生的演员。彭昱畅在拍戏的过程中时常会被焦虑感包围,这种焦虑源于他给自己的压力,“毕竟如果想快速进入角色,就必须把自己尽快放到一个认真、紧张的状态当中去”,这也源于他把演员这个职业看得很重,视为终身的事业。

彭昱畅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流量”的行列里,但他坦言,因为“流量”而得到了更多机遇让他心怀感激,能够得到粉丝的喜欢和认可,他也非常满足。可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现在还不是停下来的时候,他对未来的路看得很清楚,“关注与流量对我来说必然也意味着压力,我希望未来能够用更多更好的作品来证明自己,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重温老电影,收获新感悟

CITYWALKER:今年上半年很多工作都按下了“暂停键”,有更多可以自己安排的时间后,你都做了什么?

彭昱畅:会宅在家里,玩玩游戏、看看动漫或者健身运动,偶尔约几个朋友聊天、吃饭。

CITYWALKER:平时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彭昱畅:我喜欢的类型还挺多的,恐怖片、文艺片、喜剧片,或者一些类型片我都会看一看。

CITYWALKER:最近看的一部让你很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彭昱畅:最近刚刚重温了《春光乍泄》,导演对电影的配色、故事的讲述,以及两位前辈对于角色的诠释和演绎,我都非常喜欢,经典电影的魅力就在于让人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感悟。

胜负率各一半

彭昱畅成功塑造了很多令观众印象深刻的“少年”形象,在这些角色身上,观众或多或少地看到了自己年少时的影子,像《快把我哥带走》中哥哥“时分”的搞怪和暖心、《闪光少女》中“油渣”对音乐梦想的坚持,又或是像《风犬少年的天空》中“老狗”一样跌跌撞撞、义无反顾。

从拿到剧本的那一刻开始,彭昱畅的心就跟着“老狗”一起砰砰跳,虽然不曾有过一样自由又疯狂的青春,但躁动的心境是相似的,在“老狗”的故事里,他经历了一场更随心、更热血的青春。

“老狗”在学校里成绩一般,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但是为人仗义,为身边的人付出了很多,在这群如风一般的少年中,他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这个角色里有挫折、有陪伴、有成长的仪式感,是我没有体会过的另一种‘恰同学少年’”。 这部剧杀青有一段时间了,可现在谈起这个角色,彭昱畅还是能重温那时的激情。

如果把“老狗”的青春比作一阵不受拘束的风,那彭昱畅觉得自己的青春更像是“抽二条”游戏,这是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解释道:“玩的时候胜负率一半一半,总结就是‘运气时好时坏,实力常伴一生’。”

迷茫的时候,把评判权交给时间

CITYWALKER:《风犬少年的天空》这部戏有很多镜头都是在重庆取的景,这是你第一次在重庆待这么久吗?你觉得重庆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彭昱畅:之前路演的时候来过一次,这次陆陆续续拍了三个多月。重庆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火锅,当时总爱去吃,但是第二天醒来肠胃总会作怪。

CITYWALKER:澳洲也很多和你差不多年龄的“90后”,他们现在受到疫情的影响,也许正处于迷茫中,觉得未来充满未知,你有什么应对迷茫和纠结的好办法吗?

彭昱畅:我自己的年纪和阅历也还没到给别人建议和支招的程度,所以真不敢妄言。只能说迷茫的时候把评判权交给时间。

 

 

图片均来自被采访人

采访+撰文:Sarah Kong 设计:刘思浓

专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4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