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CITYWALKER尚城》杂志专访演员刘畅:不要拧巴,给自己松绑

10 月 12 日
213

专访演员刘畅。

#刘丧原型#、#刘丧气死我了# 这样的话题你可能在最近的微博热搜上没少看到,这也让“刘丧”的扮演者刘畅体验了一把“火了”的感觉。这个角色来自热播剧《重启之极海听雷》,是原著作者南派三叔为刘畅“私人订制”的,打磨角色时,他慢慢直面了一些被自己隐藏起来的“阴暗面”,与自己和解,“太过束缚自己,未必是件好事,所以我愿意多去试一试。”刘畅说。

以刘畅为原型,写了一个刘丧?

在原著系列小说中,刘丧这个角色是不存在的。简单来说,《重启之极海听雷》是张起灵、吴邪、胖子铁三角重聚盗墓的故事,而南派三叔似乎是以刘畅为原型,抓取了他的一个侧面放进角色,填填补补,写了一个刘丧出来。在这个故事里,刘丧是强势的闯入者,他身怀绝技,拥有一双异于常人、可听声辨位的耳朵,在下墓过程中会给吴邪使绊子,事后又装无辜,因此得了个“茶艺大师”的名号,是个在善与恶的博弈中找寻自我的人物。

“凡事特别悲观,所以叫做刘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南派三叔觉得刘畅一看就特别丧。两人的缘分似乎可以从2016年算起,那年7月,刚刚出道的刘畅便参演了南派三叔原著作品改编的3D奇幻舞台剧《藏海花》,之后又成为了电视剧《沙海》中的“小人物”汪灿。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特别丧,但刘畅承认,南派三叔对细节捕捉得细致,刘丧在某种程度上是自己的另一面,是被藏起来却被又捕捉到的另一个他,所以故事里多多少少都有他的影子。

而南派三叔创造出刘丧,并不是为了展现刘畅的“丧”,相反,他正是希望能借助这个角色,鼓励刘畅走出自己的囹圄,跟自己和解。刘畅对此也很感动,所以努力不让自己别扭的一部分出来作祟,“然后开始正面面对剧里的那部分回忆和情绪,一点点走入角色里。”他说,正如开机之前就先进行了武术训练,提前调整作息,积极加强有氧锻炼,为角色做足了准备。虽然听上去有点“强人所难”,“但也算是个进一步了解自己的过程吧。”他说。

Q&A

CITYWALKER: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盗墓笔记》小说的?那时你觉得这本书带你走进了一个怎样的世界?现在重新看这一系列小说,你对《盗墓笔记》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呢?

刘畅:我读高中时,《盗墓笔记》在学校里非常火,同学们都在看,我被安利之后就入坑了。那时候觉得书里那个世界对我有很大吸引力,那是个很接近真实,但又充满了未知的世界。《盗墓笔记》的故事不只讲述了探险,还借由人物传达了很多正面的人生态度,特别是吴邪,永远走在风雨里,永远没有想放弃,这些东西对我的现实生活有很大的影响和鼓励。现在重新看,觉得里面的很多思考历久弥新。

CITYWALKER:你曾经尝试过《盗墓笔记》系列小说《藏海花》的舞台剧,如何描述这种体验呢?第一次表演时紧张吗?

刘畅:舞台剧可太刺激了,第一场演出虽然没有什么台词,但是真的紧张到呼吸都比平常重很多。以后如果有机会,还是很想尝试舞台剧或者话剧,因为你和观众交流是会得到及时反馈的,和影视剧差别很大。

CITYWALKER:听说“刘丧”这个角色是南派三叔为你量身打造的,你知道这个消息时是怎样的心情?

刘畅:我其实是在网上冲浪看更新的时候,突然看到刘丧这个名字,感觉听起来很像我的名字,再细看,“90后”、西北人……我那时还没有三叔的微信,就在微博上问他这个角色是不是和我有关系,他回复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的表情。所以我到现在也不是完全确定,这个角色是不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但我觉得和我肯定脱不了干系。

CITYWALKER:在你的身上能够看到“刘丧”的影子吗?你觉得你和他有几分相似?

刘畅:其实有,阴郁也有,只是那个部分我不太会在外面展露出来。但是,三叔的感知力太敏锐了,相处几次,他就说我丧,即使我和他相处时总是说说笑笑的,他也觉得我是压抑的、下沉的。但这几年,脱离了原生环境,走进更开阔的世界以后,丧的比例在减小,不过依然存在,大概占20%?大概是。

CITYWALKER:拍摄《重启之极海听雷》的过程中有哪件事是让你觉得很难忘的吗?

刘畅:它算是第一部我真正意义上饰演了重要角色的大戏,戏份比以前多,角色也比以前的完整,所以整个过程都处在一个积极准备的状态,因为如果演砸了会被雪藏,哈哈哈。开玩笑的,三叔那么爱我,应该不会雪藏我的。但是这么好的机会来了,我实在不想因为自己做得不够好而浪费掉。参演这件事本身就足够难忘了,我应该会一直记得拍摄期间的种种。

CITYWALKER:走进这个角色和走出这个角色,哪一个对你来说更难?

刘畅:走进角色会比较难,演戏时有点像是在演我的一个侧面。首先,那个侧面是我不太喜欢拿到台面上讲的,因为涉及到很多负面的情绪和回忆,所以我本身是有点抗拒。我有问过三叔,他说希望我可以通过这个角色和自己的那一部分和解。走出来不太难,因为刘丧后期是慢慢上扬的,和我现在的人生状态很接近,也不太需要走出来。

CITYWALKER:那么你如何看待这种和解呢?生活中的你是否也有需要和自己和解的时候?

刘畅:每个人在生活中其实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心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难,有些事情就是没有办法靠自己解决。你如果一直陷在负面情绪里,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它无解。所以这时就要有和解的勇气,面对阴暗面,跟自己谈判,看看心中哪些标准可以降低,又不会让自己完全不能接受。

CITYWALKER:很多网友都想请刘丧“喝绿茶”,其实他也有一些成长和改变,包括对吴邪和胖子的态度,第二季中他会有哪些颠覆观众认知的表现呢?可以和我们稍稍透露一下吗?

刘畅:刘丧其实从小很缺爱,应该说,几乎没有被爱过,所以当一个不知道如何爱别人的人接收到了爱,他的转变其实会有点突兀和超出普通人的接受范围。剧透,这种会丢饭碗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哈哈哈。

“我的人生还是我在过,旁人也过好旁人的生活吧”

如果说饰演刘丧,是刘畅与自己和解的过程,那么在面对更多新挑战时,比如为了兑现承诺而穿女装,为了角色留长发,刘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适应去突破,又何尝不是一次次和解的尝试呢?面对收到的不友善的声音和目光,刘畅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他其实是个敏感的人,很容易被人、被事影响心情。后来他学会了很多调整心态的办法,比如听自己喜欢的歌,都会给他一些继续下去的动力。

高冷、帅气、话少是一些人对刘畅的定义,然而尝试做直播,和粉丝连麦却让人看到了他柔软的一面。渐渐地,他也放开了不少,“我不做违法乱纪的事,这点是基础原则很重要。在这个基础上,我希望人生尽可能有新鲜感,尽可能多去开拓一些有趣味的事情,”他说,作为一名演员,如果太过于束缚自己未必是件好事,所以他愿意多去试一试,比如挑战一些反派角色。

至于旁人的评价,刘畅坦言,没有人会不在乎,“但我的人生还是我在过的,旁人还是过好旁人的生活吧,如果你的人生都不值得你来骄傲,那你凭什么来评价我的呢,个中滋味自己清楚就好了。”他说。

Q&A

CITYWALKER:你的哔哩哔哩网站账号只有几千名粉丝时,你承诺如果粉丝数破十万就穿女装,当时有没有预想到自己会真的很快有十万粉丝?现在粉丝有三十多万了,你觉得自己未来会不会有百万粉、千万粉?

刘畅:十万粉丝这事真的让我对于互联网以及社会有了新的认识。我承诺时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地这么快。但这件事算是教会了我在网上发言要谨慎吧。百万粉、千万粉这事可遇不可求,如果有当然好,如果没有,那也能少准备两个福利不是嘛,哈哈哈哈。

CITYWALKER:随着知名度的提高,一些不同的声音也会出现。你会在意那些对你不太友善的评价吗?

刘畅:一开始很在意,因为没怎么被骂过,但后来身边的人会很理智地跟我分析原因,我自己也有思考。首先,我并没有做错事,所以骂我这件事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这属于“黑粉”的情绪宣泄,对我并不会有实质上的影响,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没用的情绪要试着学会无视。再来,大家都说,“糊”是最好的保护色,如果有“黑粉”意味着有更多人在关注,我想了想也认同了,毕竟我之前“没姓名”时真的没人骂我。关于“黑粉”,我的态度是,希望他们放下键盘和手机,认真把自己的日子过好,睁开眼睛看看真实的世界,找找自己喜欢的事情,让自己也快乐点吧。

CITYWALKER:看到你经常做直播,还会和粉丝连麦,是如何从不知所措到现在可以熟练营业的呢?

刘畅:其实一开始也没有包袱,只是真的不熟练,觉得做什么都不对。现在就是慢慢放下脸皮,哈哈哈,开玩笑,其实就是熟能生巧吧。

CITYWALKER:看到你在直播里有很真实的情感表达,粉丝们虽然隔着屏幕,但是都可以感受到(也想给小哥哥加加油!无论做up主还是做演员,都有很多喜欢你的人在支持你!)。生活中的你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吗?

刘畅:我是敏感的,敏感对于演员来说肯定是好事,因为有更好的共情能力才能更好地理解和表达。但在生活里,我其实不想要自己那么敏感,很拧巴,不想有那么多情感包袱,因为会活得很累,所以之前自己会克制敏感,但为了职业还是在把握这个度,现在还没把握得很好,希望未来能更好地掌控。

CITYWALKER:直播会不会让你缺少了演员的神秘感?

刘畅:演员确实需要神秘感,但我作为演员面对大家的机会还不多,所以考虑这个有点为时尚早。这个行业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新媒体那么发达,即使你不和观众沟通,观众也会通过各种新闻和道听途说了解你,但那可能不是真实的“你”。所以,通过直播来了解我,我是接受的,因为这是生活,不是角色。如果你了解了我的生活状态,再在角色里看到我和生活里的相似点和不同点,这个过程不是会更有趣吗?

CITYWALKER:除了直播,有没有准备好做更多新的尝试?

刘畅:我其实看到过很多反派角色,作为演员会有点心动,想去尝试,越极致越吸引人。

CITYWALKER:音乐出身的你以后还想要往音乐领域发展吗?

刘畅:决定要做演员,就尽量把它做好。音乐是我最大的兴趣,但现在参与的方式就很平面,并没有进一步往音乐领域钻研的想法。

CITYWALKER:2020年只剩下四分之一了,有没有还想冲刺的目标?

刘畅:这个真的想过,想资金充裕地去想去的地方旅游。

新风快问

Q:你最喜欢喝的一款饮料是什么?

A:这个真的很难选,饮料诶,太多好喝的了。

Q:平时更喜欢甜系还是盐系的穿搭呢?

A:盐系。

Q:澳洲的夏季非常非常晒,听说你有很多防晒小妙招,给我们分享一下吧。

A:物理防晒的话,薄款宽松面料舒适的长裤长袖以及帽子口罩甚至面罩,再加防晒霜。但最好的方法就是,没事别出门:)

Q:作为条纹衫收集达人,你觉得如果只选择一款颜色的条纹衫,你会选择什么呢?

A:绿色和白色好像很少见到,但我有点想选这个。

Q:看到你还有参与广播剧的录制,所以你常在二次元圈子里玩吗?

A:会有涉猎吧,平时其实还挺爱看动画和漫画的。

 

 

图片均来自被采访人

采访:Sarah Kong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爆料
2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