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CITYWALKER尚城》杂志专访演员龚蓓苾:多变的永恒

1 月 21 日
187

专访演员龚蓓苾。

跟龚蓓苾聊一聊,你就会发现,她真的很爱表演。和角色“死磕”,对戏剧的挖掘,似乎都在诉说着她对表演那种“永恒”的宠爱。但在这“永恒”中,她还想做个“多变”的人,演绎不同的角色,浸入不同的故事,享受不同的人生。

我看重的,就是剧本能不能打动我

前段时间的龚蓓苾真的有点忙,忙着去“金鸡”国际影展做评委,忙着为宣传电影《汉南夏日》接受各路采访,所以当我们聊到这部电影时,她立刻谈起了2019年那个夏天的武汉钢铁厂、闹市街头,以及在菜市场里慢走观察的那些普通人。

故事中的那个夏天,寄居姨妈家的女孩“杨果”,因目睹好友的一场意外陷入困局。在不断的逃离与挣扎中,女孩渐渐学会面对生活,面对自己。而龚蓓苾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在钢铁厂工作的朴素姨妈,一个是在都市闯荡的靓丽母亲。

姨妈这个角色其实对她来说是个挑战,因为要用武汉方言表演,她花了两个多月,天天在家里练习,练到儿子都会了一点武汉方言。通过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角色,观众也理解到了刚强与柔弱本是人性最真实的两面。龚蓓苾说,虽然相对于男性,女性的身体力量存在天然弱势,但她们精神力量尤为强大,“很多女性的工作能力都非常强,回家还要看小孩,其实她们的压力很大”。

或许就是这样与众不同的角色与故事内核吸引了龚蓓苾,而这也是她接戏时着重考虑的一点,“我现在选剧比较看重的,就是剧本能不能打动我,或者说这个角色我有没有演过。然后还会考虑导演、班底,以及一起合作的演员。”她说。

之所以慎重挑剧,也是想有更多好作品留给大家。在龚蓓苾心里,好作品的定义其实很简单,不管商业片还是艺术片,能让人笑,让人哭,或是让人觉得惊悚,让人有很深的感触就够了,“当然最好的,还是在多少年以后再回看一遍,仍然觉得那么精彩,”她说,她就是希望自己的每一个角色都是如此。

听龚蓓苾谈“金鸡”国际影展

  1. 《元首偷走了粉兔子》这部电影,讲的是一家三口在希特勒的统治下逃亡的故事,中间的情节既让人心酸,也展现了温馨家庭的爱。这个片子特别牛的地方,就在于不经意间把我的眼泪偷走了。看有些片子时,你能感受到它在催泪,可有时越是这样越让人哭不出来,但《元首偷走了粉兔子》不一样。
  2. 《盲琴师》的演员的表现力太好了,我觉得演盲人钢琴师的男演员应该拿个奥斯卡。
  3. 还有一个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200米》,电影讲述了一墙之隔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发生的故事,拍得非常漂亮。

演员像个杂学家,什么都要会一点

就像龚蓓苾说的那样,她挑剧本真的很有一套。在很多“80后”心中,她是中国最早的偶像剧女演员之一,《京港爱情线》《将爱情进行到底》等作品,让她成了一代人情窦初开的懵懂回忆,2005年的经典爱情电影《独自等待》更是她演艺生涯中的重要存在。

随着儿子的出生,龚蓓苾逐渐减少了接片数量。很多年轻观众认识她,大多是通过这几年热播的古装剧,比如《秦时明月》里的“雪女”、《幻城》里的“冰族王后”,而《烈火如歌》中,反派“暗夜绝”直击人心的凌厉眼神,更是让她惊艳“出圈”。

\其实刚开始演古装剧时,龚蓓苾还有点拿捏不准,她说,自己曾经很少演古装剧。当时,生完宝宝复出的她接拍了《秦时明月》,“现代戏比较自然,没有拿腔拿调或者起范儿。而古装戏不一样,有时会讲究一种气势或者一种气场”,找不到感觉的她很难受,于是便默默去“拉片”——看张曼玉或徐克的那些她喜欢的片子,包括《东邪西毒》《英雄》,体会演员的气场和表演方式。

观察与感受是龚蓓苾演绎角色时的独特方式,在她看来,表演不是一成不变的,“演员要像个杂学家,什么都要会一点。”她说,比如演一个大巴司机,就要亲自坐大巴车去了解、观察。如果正好遇到女司机,就可以跟她聊天,尽量挖掘她的心理活动,体会她的不易,拍戏时再尽量去把感受到的、知道的呈现出来。

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喜欢古装剧,或者只喜欢演现代戏,“古装戏演多了,我就希望能演点不一样的,所以某个阶段很想演现代戏”,比如电视剧《盛装》,就是龚蓓苾觉得很不一样的一部都市职场剧,“这部剧是疫情期间在上海拍的,3月时大家都在组里不能外出,生活在一起,碰撞出的对手戏都很有意思,演起来也比较轻松,大家可以在表演里加入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但说不定我现代戏演够了,就觉得应该回去演古装戏了,”她说,“我希望自己是多变的。”

CITYWALKER:饰演过这么多不同的角色,哪一个对你最特别?

龚蓓苾:《独自等待》里的“李静”吧。过了这么多年,每次出去都有人跟我说特别喜欢这个角色,所以觉得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比较有意义吧。

CITYWALKER:在影视剧中和年轻演员合作,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龚蓓苾:我觉得他们现在很幸运,最近十几年,市场给了很多新人演员机会,但他们能不能抓住这些机会也很关键。不管是表演还是唱歌跳舞,磨炼得越来越好,就能长远地走下去。相比我们那个时代,很多人都会说:“你慢慢熬吧,等到三十几岁,才真的有好作品来找你。”但好机会也是一种考验,别迷失了方向。

做好工作,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题材,龚蓓苾都能拿捏精准,而在演员之外,她还有其他“角色”需要拿捏。

结婚生子后,龚蓓苾将重心逐渐转到了家庭生活,但工作也没有被落下,因为有家人和她一起承担。“有了孩子以后,我还算比较幸运,跟老公有分工。”她说,前两三年自己一直照顾孩子,没出来工作,因为觉得前几年对孩子来说很重要。等到孩子上了幼儿园,她便又开始投入到表演中。

自己拍戏比较忙时,丈夫就会多陪孩子,反过来自己也会暂时停下工作照顾家里,“我们俩配合得还不错”。在龚蓓苾看来,自己和丈夫,男性和女性就像是一只鸟的左翼和右翼,只有两只翅膀一起用劲,一起飞,才能飞得更高,缺哪方面都不可以,“我们需要从平衡的角度去看待这个关系”。

所以她十分享受当下工作和生活的状态,从出演《你没有16岁》到现在,对表演的热爱贯穿了过去几十年,但她没什么“成为明星”的感觉,“不太在乎这些东西,那时没有像现在这样追星的粉丝。我也不想被太多粉丝围绕着,做好工作,也要有自己的生活,这两方面必须是共存的”。

如今的她遇到好本子就去演,碰到欣赏自己表演的人便为他签名,“这样的状态也很满足”。比如最近,龚蓓苾就有两部电影新作可以和大家分享,一部是和演员王砚辉合作的《起跑》,戏里的她是严厉的金牌马拉松教练,戏外的她也曾是短跑运动员,100米短跑纪录在福建石狮市保持了十年。另一部《一刀天堂》更是让人“搓手”期待,是她和老同学段奕宏的首次合作。在剧组里两人还调侃,上学时没合作过,现在终于可以一起合作,相信一定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龚蓓苾!

CITYWALKER: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其实孩子的一举一动也影响着父母,有了宝宝之后,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龚蓓苾:我觉得耐心更强了一点,因为和小孩相处时,你需要引导他,有时候着急想发脾气,也得忍着,换个方式和他沟通。其实我觉得这也是自我成长的一个阶段,和自己的脾气对抗,锻炼自己的忍耐力。孩子确实会从你身上学,比如看到你发脾气,他就会学。所以我一直控制自己,这是好事,想发脾气时忍一下,然后寻找另一方式去沟通是很好的。

CITYWALKER:那么你觉得生活中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

龚蓓苾:可能是因为疫情,我觉得只要跟我老公和儿子在一起,就很幸福,能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逛逛街,吃吃饭,或者自由地在大自然里散散步,和孩子一起玩,我就觉得很幸福。

CITYWALKER:很多人都觉得2020年是意难平的一年,许多计划都没有实现,在2021年伊始,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些成长心得,鼓励一下大家吗?

龚蓓苾:我觉得,如果一辈子都一帆风顺,你就不会感受到什么是幸福,当你遇到一些挫折和困境,再通过努力慢慢变好,幸福感会更强烈。今年对很多人来说都比较难,就连最基本的看电影、旅行、吃饭都变得挺难的,这时更觉得能自由地出门,和朋友在一起,就是很幸福的生活了。大家一定要牢记这种感觉,懂得感恩和珍惜。

下面是“路人”提问时间!

Q:龚老师,我刚刚大学毕业,是设计和动画专业的。我自己想去外地闯一闯,但家里人希望我能在老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哪怕不是专业相关的也可以,我很纠结,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A:如果是大学刚毕业,还年轻的话,一定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做选择,因为等你再大一点就更难了。人这一辈子要过好自己的人生,先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个时候父母也应该多给予支持,尝试后发现真的不行,再老老实实找份稳定工作什么的。但如果不试的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Q:龚老师,2021年我就30岁了,自己在澳洲生活,父母几乎每天都在催我找对象,我其实不太着急,想顺其自然,和父母也沟通过,可他们不能理解我的想法,还是忙着让我相亲,我应该怎么办啊?

A:这两方面我都可以理解。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跟一个你不喜欢或者不怎样的人在一起,就算结婚了也不能长久,还是得找到真爱。但另一方面,说直白点,如果女生很想要小孩的话,我建议就不要错过身边还不错的对象了,把结婚这个事尽早提上日程,这个很现实。

Q: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觉得一个人也很好,结婚太麻烦,您是怎么看待婚姻这件事的呢?

A:我可能思想比较传统,觉得还是应该找一个相爱的人一起走完一生。因为这个社会确实有很多不容易,不管工作还是生存都有很多压力,这时家里如果有个人可以倾诉,两个人一起成长,我觉得挺好的。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我变化蛮大的,以前发生一点小事都会有“天塌了”的感觉,现在不管在外面遇到多烦心的事,回到家看见孩子就会开心,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孩子健康成长,其他的都不是事儿。

Q:龚老师,我家宝宝一岁多了,一直是我在家里照顾。他一岁之后我想出去找工作,可面试官一听到我有孩子,而且年龄不大,虽然嘴上不说,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几次之后我感到很焦虑,是不是有了宝宝就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呢?

A:我觉得有了宝宝,生活才真正开始。确实,有了孩子以后,你得花时间时间陪他、照顾他,但那不代表你什么事都不能做了。我生完宝宝在家陪了他两三年,复工时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因为大家会觉得你好像不怎么拍戏了,所以得慢慢来。

刚开始我也会接一些不是很合心意的角色,但是我要先做起来才能让大家知道我还在。所以我觉得要看是什么职业,有些工作确实需要完全投入,会占用很多时间,如果是这样的工作你可能就要考虑一下了,是不是应该找一份可以兼顾家庭、稍微轻松一点的工作?我知道的有些人,会在家开网店或者开拓另外一个职业。

 

 

图片均由被访人提供

采访:Sarah Kong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专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1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