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华人故事| 专访王人及、周爱珍夫妇:艺术之路,始于坚持!

6 月 17 日
2174

艺术源于坚持和那颗赤诚之心

“我和她还是同学”,如果不是亲耳所闻,笔者很难想象这句话会出自一位八十二岁高龄的老先生之口,而这句话中的“她”也不是旁人,正是与老先生王人及相识于十九岁且执手共白头的夫人周爱珍。他们的爱情算不得惊天动地,一路走来却也少不了相濡以沫,这样的平淡和睦,足以羡煞旁人。

王人及与周爱珍在大学期间因画结缘,一生都致力于艺术创作,退休后依然没有间断,耄耄之年的二老仍抱着一颗求学的心从名家名作中汲取养分,不断改进自己的绘画风格,寻找新的展现方式。

本期华人故事,让我们一同走进王人及和周爱珍的私人画室,聆听两位艺术家的生活与爱情。

藝術家-王人及-周愛珍3

艺术路上的苦行僧

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实行院系调整,合并上海美术专科学院、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和山东大学艺术系为华东艺术专科学校,并将校址设于无锡。来自苏州美院的王人及和来自上海美院的周爱珍的第一次相遇就是这座温婉精致的城市。周爱珍回忆起第一次在班级里见到王人及,往事仿佛历历在目,“在我们上海美术学院学生的眼中,苏州美院的学生画画都特别精细,画画前都要把铅笔削得很细才可以,而他(王人及)却不一样。”就读于苏州美校的王人及从小就喜欢绘画,但是大学前并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都是自己临摹学习的。他习惯用碳笔作画,画风偏于粗旷豪放,寥寥几笔便能描绘出所画之物的大概。

这种不拘小节的绘画方式让同样喜欢豪放风格绘画的周爱珍对王人及印象深刻,更何况当年的王人及是班里画画最好的学生,就连那时的校长兼老师、著名画家颜文梁都十分器重他,知名电影演员王人美的哥哥王人艺还点名让他作画,并将画作珍藏于家中。

Lake-Dwellers-水上人家--Renji-Wang王人及

为了练习不同景物的绘画,王人及经常骑着单车前往周边的乡镇写生。画架和颜料的重量加起来可能要有四五公斤,在长途跋涉中更是压得肩膀生疼,可是王人及一心只念着抵达目的地、支起画板时创作的喜悦,全然忘却了路途中的辛苦。“有一次他一个人去桂林写生,太阳很毒很晒,可是他画得太投入了丝毫感觉不到,等他画完之后才发现手腕都已经晒暴皮了。”

当然写生的艰苦可不仅于此,天气、地形、环境等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写生的效果。周爱珍在陪伴王人及写生的时候就曾遇到过一次意外,“有一次我陪他到江边写生,一开始特别顺利,一幅油画眼看着就要完成了,这时突然就起风了,一下子把整个画架刮到江中,我们赶忙问老乡借了竹竿,也顾不得弄不弄湿衣服和鞋子,费了好大劲才把画板打捞上岸。”

就这样,在难以计数的栉风沐雨和风餐露宿中,江南水乡的烟雨朦胧终于被王人及和周爱珍收纳进一幅幅的精美的油画里,而那时共同经历的疼痛与狼狈如今也都一并化作岁月中最甜的蜜糖,闲暇时回忆起来足以暖心。

一位匠人 一位艺术家

从华东艺专毕业后,王人及被分配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担任西方绘画的责任编辑,而周爱珍却没能争取到上海的工作机会,只能留在苏州工艺美专任教。 “那个时候从上海调回苏州容易,但是从苏州调到上海特别难”,为了不分隔两地,王人及旁人眼中的“金饭碗”申请调回到苏州陪伴妻子。当被问及做出这个决定是否经过深思熟虑的时候,王人及立即回答说:“当时没有犹豫,那个时候的想法很简单,她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王人及回到苏州后,和周爱珍一起在苏州工艺美专任教,与学生们共同探讨美术,还时常一起出游写生,在学校授课的时光让他们收获了很多快乐。后来,周爱珍被调到苏州刺绣研究所设计室担任创作设计,且一做就是三十二个年头。刚开始的时候,周爱珍舍不得离开校园和可爱的学生们,可后来不得不忍痛割爱,积极地投入到刺绣所的工作中。“我慢慢地也想明白了,都是艺术创作没有高低之分,在刺绣所我能以针代笔将绘画艺术与刺绣相结合也很好,看到刺绣师傅听取我的配色建议后将绣品做得更加漂亮,我心里也特别高兴。”周爱珍十年如一日,深入感悟生活,与同事交流设计的心得体会,用心设计绣稿,因此出自她手的“双面绣金鱼”、“双面绣油画白鹭夜景”等多部作品都曾荣获国际性金奖,乱针绣《刘海粟像》还被中国工艺美术珍宝馆收藏展览。

The-Fruit-World-水果世界--Aizhen-Zhou-周愛珍
水果世界 周爱珍

而这三十多年间,王人及在为人师表的同时,也不忘创作油画,还出版了《王人及油画选》,并被苏州图书馆收藏。《水阁》、《渔船》、《苏绣女》等多幅油画作品曾参加中国、日本、美国等地的油画展,将中国锦绣山川的秀丽风光通过油画作品展示给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

白发婆娑 初心未变

1997年王人及和周爱珍跟着女儿移居至悉尼之后,本地的多元文化令他们对绘画产生了很多新颖的想法和体会。他们就地取材,以澳洲的标志性建筑、风景和人文为创作背景,在真实的画面中添加自己的创作和想象,构造出似真似幻的油画画作。悉尼的邦迪海滩、北领地的乌鲁鲁巨石、堪培拉澳洲国立美术馆门前的铁梨,澳洲的风土人情都调配着油彩绘制在画布上,出神入化,却又独具风韵,给观赏者充分的想象空间。

Aboriginal-Musician-土著音樂家--RenjiWang-王人及Manly-Beach--曼利海灘--Aizhen-Zhou-周愛珍

“绘画最难拿捏的就是似与不似,太像了就会缺少想象力,太不像便缺乏真实感。”这是王人及总结出来的绘画心得。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王人及和周爱珍不再是为了单纯的爱好而绘画,他们在画笔与画布的每一次摩擦中感悟出绘画的真谛。

七十岁之后,王人及做出了一个令家人意外的决定——放下画笔。他一方面是想休息和放松,做些绘画之外的事,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现代元素涌入绘画行业,让始终坚持传统绘画手法的王人及有些不知所措,究竟是应该继续坚持传统还是将画风与时代结合呢?这个问题困扰了王人及很久。停下思考的那段时间,他开始研究各国的名人画作,跳出自己固守的条条框框来寻找问题的答案。终于十年之后,王人及又重拾画笔,一改往日的风格,将传统与现代结合,大胆使用绚丽明艳的色彩,在创作中追求新意,他说,“我现在就是想画出来的每一幅画都要不一样,我要改变过去。”

DSC00031Vivid-Sydney-活力悉尼(悉尼燈光節)--Renji-Wang-王人及

今年82岁高龄王人及和周爱珍仍保持着每天都绘画的习惯。“我们一般上午画三小时,下午花两小时,画画的时候各自在各自的房间,然后时不时地交流,还和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我和她还是同学。”有了年轻时写生的经验累积,王人及和周爱珍纵使现在少有机会外出写生,也不会将油画创作得如同相片一样单薄。“如果画出来的油画和相片一样,那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在周爱珍眼中,油画最大的魅力就在于画面的厚重感,这也是油画比照片更加瑰丽传神的原因,而这种厚重感并非来自于颜料的堆积而是通过画面的空间和结构打造出来的,这就要求画家有一定的功底,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后记:

在王人及和周爱珍对艺术的热爱与坚持面前,所有的词汇都变成了赘述,也许没有人可以在事情一开始就预知几十年后结果如何,但是艺术之路皆是由坚持开始的。然而,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俗人,整个故事里最触动我的还是他们长达五十八年的婚姻,以及他们言谈举止间的默契与恩爱。当周爱珍在为新作品添色,王人及站在她身后安静地看着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他们初遇的情形。时过境迁,深爱不渝,这或许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采访/撰文:Sarah Kong

华人故事 艺术
217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